笔趣阁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7890章 我不服我再挑

          
  
      第九层的塔檐没有亮起,说明刘子瑜还没有通过,而前面八层的塔檐没有熄灭,又说明刘子瑜还没有被淘汰!
  
      五分钟过去了,第九层依然没有反应。
  
      十分钟过去了,前八层依然亮着光芒!
  
      而这个时候,排在第二位的人才刚刚进入第六层,然后瞬间被淘汰!
  
      代表他的前五层塔檐同时熄灭,倒是让精神一直紧绷着的众人心情激荡了一下。
  
      “擦!什么垃圾玩意儿,才第六层就被淘汰了!害本公子错以为刘子瑜的塔檐灭了!”
  
      一个书生打扮的贵公子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算是骂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刘子瑜身上,甚至都没人发现,这是从开始以来,第一个在第六层就被淘汰的人!
  
      这倒霉蛋一路上来,都承受了翻倍的压力,消耗之大,和前面几批人完全不同!
  
      前边那些人虽然速度也有差距,但第二个上去的时候,第一个基本还没离开。
  
      然后第三个又会及时跟上,可以说没有一个人遇到过这人现在这种情况!
  
      所以被淘汰,也是情理之中!
  
      他完蛋了,后边的人就更倒霉了,第三个一到第六层,就要面对翻倍再翻倍的攻击,同样被秒杀!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遭遇的攻击一个比一个强!
  
      原本是保底的第六层,硬是被他们玩出了第八层甚至第九层的感觉。
  
      而他们全都淘汰完了,所有塔檐都熄灭之后,代表刘子瑜的八层塔檐依然亮着!
  
      没有人关心从塔中出来的这五个失败者,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第九层上,猜测着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万众瞩目之中,第九层的塔顶——亮了!
  
      塔尖绽放出一缕乳白色的光芒,然后轻柔的挥洒而下,将整座阵法塔都包裹在其中。
  
      安然端坐在太师椅中的老宦官猛然跳起来,扯着尖锐的嗓音大喊起来:“通关!通关了!”
  
      西门流颜进入第九层的时候,他一点表情都没有。
  
      毕竟,是瞬间被淘汰了的。
  
      而刘子瑜进入第九层甚至在第九层停留的时候,他也没太在意。
  
      左右都是会被淘汰的命,有什么可在意的?
  
      然而结果是刘子瑜竟然通关了阵法塔,所以老宦官瞬间就失态了!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出现。
  
      阵法塔是用来训练禁军中的精锐没错,但整个禁军包括统领在内,就没有人能通过第九层!
  
      说的更确切一些,是这个阵法塔自从建成以来,压根没人通过第九层,刘子瑜是第一个!
  
      当然,那些辟地期之上的高手,是不会吃饱了撑着来闯这种阵法塔的,而阵法塔也有一些相应的限制。
  
      如果说龙邦封号王国的人是震惊莫名,那参加公子会的人,就完全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通关第九层代表了什么?代表刘子瑜这一把狂揽了五千一百多积分!
  
      加上原先的一千五百多积分,这差距,实在太过恐怖了!
  
      西门流颜灰溜溜的钻入人堆,再也不敢想什么嘲讽刘子瑜的念头。
  
      本来,他靠着特殊手段进入第九层,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
  
      于是,西门流颜就跑过来在刘子瑜面前嘚瑟,还大言不惭的大放厥词。
  
      可现在好了,脸被打的啪啪响啊!
  
      还是自己送脸上门给人打,那真叫一个清脆响亮!
  
      亏得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阵法塔上,没人注意他。
  
      要不然西门流颜觉得自己可以改名叫西门无颜了!
  
      “子瑜公子!恭喜子瑜公子成功通关!”
  
      老宦官看到刘子瑜从塔中出来,亲自上前抱拳祝贺:“老奴从来没想到过,居然能在今天亲眼看到有人通关阵法塔!实在是可喜可贺!”
  
      之前老宦官一直都很高冷傲气,现在却把姿态放的极低,连老奴这种话都说出口了。
  
      “多谢总管大人!只是运气而已,侥幸通过,算不得什么!”
  
      刘子瑜不敢托大,赶紧躬身回礼。
  
      这可是龙邦封号王国的大内总管,即便是司马正心来了,也得恭恭敬敬的对待,刘子瑜可不敢怠慢。
  
      若是不小心得罪了这老宦官,为红尚郡国招来祸端,他刘子瑜担待不起!
  
      何况对方放低姿态以礼相待,他也做不出冷傲的样子。
  
      “子瑜公子太谦虚了,阵法塔可不是靠运气和侥幸就能通过的地方!没有实力的人,自然会早早淘汰!”
  
      老宦官脸上带着笑,亲热的拉着刘子瑜的手臂:“能否和老奴说说,是如何通过第九层的呢?以前可从来没人成功过!”
  
      这单纯是想要满足好奇心,顺便也可以拉近一些双方的关系。
  
      “呵呵……总管大人问在下如何通过……在下也说不上来啊,就是那么随随便便自然而然的过去了!”
  
      刘子瑜憨憨一笑。
  
      他不可能把林逸传音的事情说出来,只能含糊其辞。
  
      因为,在林逸的指挥下,他确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然而然的就闯过了第九层。
  
      可在别人眼中,刘子瑜这根本就是在无形装逼!简直人神共愤啊!
  
      大家拼死拼活,绝大多数人连第八层都过不去,你随随便便自然而然的过了第九层?
  
      来来来,你倒是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个随便法?
  
      “哈哈哈,是老奴孟浪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老宦官以为刘子瑜是想要保护自己的秘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不可能随便亮出来给别人知道。
  
      若是换了别人,老宦官肯定会生气,但刘子瑜不同!
  
      这小家伙已经是有八成机会成为驸马爷了,事先交好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生气?
  
      “总管,是否可以继续了?”
  
      当裁判的禁军军官适时过来岔开话题,免得老宦官尴尬。
  
      后边还有一部分人没有去阵法塔中闯关,因为刘子瑜和老宦官说话的关系,后面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
  
      “嗯,继续吧!”
  
      老宦官不在意的挥挥手,随即微笑向刘子瑜发出邀请:“子瑜公子,不如一起在擂台上就坐如何?我们可以喝喝茶聊聊天,看的也更加的清楚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