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极底下有什么 > 第七十五章 一条大鱼

  不知不觉人影已经近在咫尺,但这一会又像是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借着月色的陪衬,依稀可以看见那个不速之客的影子,高大挺拔,没看错的话应该背后应该还有一根长长的什么东西在。
  “怎么这种场景那么的似曾相识”,两道不同的音色先后浮响于大家的耳边,内容却是惊人的一致!
  因为实在是太熟悉,陈河即便不用眼睛看都知道,不是肖杰跟宗汉还会有谁,只是他们两个话语里似乎透露出来什么信息。
  也难怪两人会有这样的感慨,回想刚过去没多久的那个夜晚,那个同样惊心动魄的夜晚,就是因为把莫北误判成坏人,所以他们每人都挨了重重的一拳,现在回想起来都似乎感觉胸口隐隐作痛,说是故技重施应该不甚合理,情景再现也许更为贴切。
  本来还兴致勃勃蠢蠢欲动,但想到此前遭遇的肖杰跟宗汉,一下子犹豫了下来,他们可不想再被当成试验品,或者是某人的沙包。
  虽然陈河也有同样的疑虑在,但是在是想不通,如果真的是莫北的话,那么他又怎么会从这个方向出现呢。
  陈河的眼神里虽有紧张,但并不慌乱。
  人影更近了,借着月光的明亮,似乎都已经能够勉强的辨认出面容的轮廓,还不待陈河有进一步的分析,让人意外的是,一声好似凭空而来的疑问,已经从他的口中传出,“咦?人都去哪里了。”,声音自安静的夜里格外突兀,不过更让人意外的是,这讲话的感觉好像越想越感觉熟悉。
  而陈河,已经在那人讲话的瞬间,缓慢站起身子来了。
  于此同时,那个被夜色包裹的身影也已完全的暴露在大家面前!
  “我去,莫北你一个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搞什么!”,因为一路都是半蹲着走过来的,方卫东起身之后不停的揉着酸痛的脚踝。
  再看那人,可不就是那莫北!
  “我还想问你们在搞什么呢,一眨眼人全都没了!”。
  在分辨清楚眼前出现的人是莫北之后,大家也都陆续的站了起来,杨石也是把刚刚拿在手里的石头重新扔回了地面。
  “那个。。”,肖杰嘟囔了半天,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也没有说出个什么所以然。
  “还是我来讲吧”,陈河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思绪,“很简单,又一次的把你当成不明生物了”。
  听到这个‘又’字,莫北的表情也是说不出的奇怪,还搞出一个什么不明生物来,不就是才出去一会,这阵仗就这么大,不过转念想想,大家防卫心这么强在这种环境下未必不是什么好事,在面对随时都有可能存在风险的密林,毕竟活命才有更大的话语权,再看看陈河,那眼神里不多见的清澈,这个人成长的的速度还有有点出乎他的预料的。
  不过莫北毕竟是莫北,又怎么会放下身段来给他们好果子吃,“下次做事之前先在脑子里考虑清楚了,还好你们没有跟上次一样鲁莽的出手,不然上次吃的是拳头,下次可不敢保证是什么了”,一边说着,还不忘一边顺手摸了摸背后那根带着尖头的木棍,那冷冷的眼神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肖杰听完莫北的话,不由暗叹了一声,还好自己明智没有冲动,不然此时身上多了几个洞都不知道。
  “不过你是怎么做到从这边消失,又从那边出现的”,陈河用手指了指那两个方位,能够这么悄无声息的在水中就变换方位,先不说他不会游泳,估计就是这方面能力不错的方卫东也是望尘莫及吧。
  “这有什么难想通的,一个猛子扎的太深,然后在水下游着游着就到另一侧的岸边了,然后自然就从现在这条路走了过来”,莫北风轻云淡的说道。
  虽然莫北说起来是鬼畜无害,但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可就是另外一番感触了,“游着游着就到另一边了?而且还是在水下?真的假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可是消失了十几二十分钟吧,你们大家有谁能告诉我目前的憋气世界纪录是什么成绩?”,只因莫北的信息实在过于骇然,大脑一时转不过来的方卫东不停的揉着太阳穴。
  “我早就说过,北哥乃神人也,果然不出所料!”“杨石,你也是哪里都能插上话!”
  “其实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夸张了,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食物,我中间是有浮出水面换过一次气的”,看着大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莫北也只好尽量解释一番了。
  “我说莫北你就不要再来打击我们了,别说换气一次,就是换气十次估计也到不了你说的那个地点,更不用说体力都还未必跟的上”,既然方卫东都以专业角度进行点评了,大家自然也就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难度了。
  不过大家注意力的重点,却由于刚刚莫北的话而进行了转移,那就是他提到的食物!
  陈河此时才注意到,莫北虽然用手拿着木棍,但手臂肌肉的松紧程度来看,似乎重力并不止眼前所见,还是说他的手上其实另有什么东西,“你手里拿的是?”,从隐约地面上传来的水滴声来看,应该是没猜错,或许真的被那个杨石给说中了。
  这时大家已经跟随陈河的声音一起看了过去,而在莫北同侧的方卫东看的最是清楚,“哇!”,就蹦出这么一个感慨的语调,然后就直勾勾的盯着莫北的身后,陈河有种错觉,似乎方卫东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莫北说完就把背在身后的木棍解下扔到了大家的面前,插在半截的东西让每个人眼中神采飞扬!
  “这么大一条鱼都被你搞上来了?北哥我对你的佩服简直了”,就只见一条二三十斤的鱼被棍子从肚子中间直接穿过,虽有些残忍,但毕竟物竞天择,而且也要分清主次,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陈河认得这种鱼,南方水库里很常见,草鱼,但诸如眼前这般身型的,菜场也是不多见的。
  鱼儿在沙子上最后扑腾了两下,然后就再也没了动静,看着一圈人火辣的眼神,鱼的内心肯定是崩溃的,不过它没法讲话,也不能流泪。
  

Ps:书友们,我是云长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