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极底下有什么 > 第八十四章 南极猜想
    “其实我这个想法的由来,完全只是因为一个人,一个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人”,陈河的眼神依旧遥看着天际,而思绪却在试图勾勒着一个轮廓。
  
      “他是我的父亲,一个伟大的探险家”,陈河对他父亲的描述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但几人却从他的神色里嗅出了一抹忧伤。
  
      他本想再一次试图回忆有关儿时的记忆,却发现依旧只是徒劳,真的说不出为什么,自从上面摔下来,而且又在湖里灌了几口水之后,对那时候的记忆就出现了模糊,再次尝试无果之后也只好暂时放弃。
  
      对于家庭琐事,陈河倒是没有过多的提及,毕竟涉及私生活的东西还在埋在自己的心里最好,“他当时同样的组织了一个探险队,去往南极考察,具体的诱因却是无从知晓,最后我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的头脑已经没有那么清晰了,对于所经历的一切记忆也已混乱不堪,回去后没过多久,便永久的沉睡了下去”,看着陈河的表情,自然能够猜到沉睡二字代表的意思。
  
      大家依稀能记得当时陈河还说过,同行活着回来的人,也只有他的父亲,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切,陈河没有过多的解释,也或许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
  
      陈河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但有一次他的头脑似乎恢复了清明,并且试图想表达些什么,奈何嘴巴不是很灵敏,说话也是时断时续,不过经过了一番辨认,我大概能猜到他想跟我说什么”,陈河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某些片段在重新打开的时候,是那么的压抑,“他想说,那里,存在了一个世界”,虽然是第二次听到陈河口中关于南极之下的猜测,此刻听起来还是觉得那么的难以置信,仿佛整个世界观被瞬间碾压,但想到,自己有可能是接近那个秘密的人,感觉一切犹如梦幻。
  
      “而且我本身也做过相关的研究与推论,发现这个观点并非荒谬,而且从其他研究小组带回来的样本来看,南极大陆的地质构造相对于其他几块大陆则更为古老,而且众所周知冈瓦纳大陆理论”,不过在说到这个词汇的时候,陈河看到几个人茫然的眼神,最后还是决定简单的解释一下,“这个理论大致是讲,在若干亿年前,地球上只有南方唯一一片无穷无尽的大陆,而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导致了这块巨大的大陆分崩离析,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其余几块大洲”。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居住的大洲,在很多年前其实是位于南极的一片大陆脱离下来的一部分?”,早已赶过来的方卫东恰巧听到陈河关于冈瓦纳大陆概念的讲解,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么骇人的理论。
  
      “不过这在业界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数百年来多少的学者前赴后继,想要试图推翻这个观点,但最后无一不是叹着气妥协,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了不争的事实了”,因为他们几个人在学术上也没什么造诣,更对相关领域没有什么概念,所以感到震惊很正常,就在大家还在试图消化这些信息的时候,陈河的话又再次飘荡在平静的湖面上,“当然,这只是他们的理论,却不是我的,而我却觉得板块重叠不过是时光里的巧合罢了,我们周边的几个大陆,本来就是在这里,南极大陆也始终是那个南极大陆”,这也是他本次南极之行的其中一个目的,他要找到证据来证实自己的论断。
  
      “陈河,我不得不打断你了,先让我们捋一捋,感觉现在思绪混乱的很”,杨石揉了揉太阳穴,仿佛刚刚的信息量有些大,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也就是说你要去推翻数百年来建立起来的理论?重点是我们几个竟然是这么伟大时刻的见证人!”。
  
      “听起来很让人兴奋,不过你的所有推断不过是建立在理论跟猜想的基础上,况且你本身更是从未踏上过南极大陆半步”,宗汉的思绪渐渐冷静了下来,马上就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不错,虽然是理论,但我相信它是事实”,陈河的目光中透露着坚定还有果断,不知为何,看着陈河的执着,大家最后竟然还是尝试说服自己去慢慢的接受,单单就是因为陈河的那句我相信。
  
      “那按照你的理论来判断,那岂不是说南极大陆才是最古老的一块大陆,而且,那里竟然可能会是地球生物方发源地!”,陈河转头看去,这句话是出自陈妍之口,原来一时没注意,她也已经悄然靠近了过来。
  
      “没错,这就是我要找的一个答案”,水光折射着日光在陈河的眼眶中翻动,他极目远望,视线似乎穿过了丛林,穿过了疆域,甚至穿过了大陆,浮现的眼前的,是那一片白茫茫的大陆,一片透着神秘的大陆。
  
      “那岂不是说,我们应该称呼自己为南极人,则更为贴切?”,肖杰挠头说道。
  
      且不论的陈河理论的真实性,单单他这个特殊的大脑,和那些千奇百怪的想法,就已经让人目不暇接,也或许,只有这样视野开阔的人,才能更有机会触碰到那一张神秘的面纱。
  
      陈河没有急于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仿佛思路在这个时候,由于某些特殊的点,而变得豁然开朗了,神色里更是神采奕奕,难以掩饰的兴奋跃然脸上,随后激动的说道,“我又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如果说南极是物种的起源地,那么按照南极目前的环境状况反推似乎说不通,那么有没有可能南极的冰川是后来由于某种原因而出现的!”,感觉自己似乎又找到了一个惊人的推论,陈河一时激动,用手猛烈的拍打了两下水面,水花四起,落在了他的头上打在了他们的脸上。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兴奋”,方卫东一边蹭着脸上的水一边说道,他看得出来,陈河这里应该是有了新的发现,当然也确实替他高兴,但是毕竟他们几人不是什么搞研究的,这些所以的科学发现对他们吸引力并不大,他们真正在意的,其实就是一个执念,他们想亲手推开那扇未知的大门,至于过程是否精彩又是否艰辛,反而并没有那么的重要。
  
      而陈河,正是那个可以把他们带到那扇大门的人。
  
      “不好意思,刚刚有些失态”,看到大家被水花溅的湿漉漉的头发,陈河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刚刚哪里是失态,简直就是变态好吧,跟那个莫北一模一样!”,方卫东假装生气,不过是想开他一个玩笑,而且语气也没有顾忌的放大。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我的一部分猜想”,陈河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前面的都是铺垫,而接下来的才是他谈话的重点所在,陈河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似乎有什么大事就要宣布,“我甚至怀疑。。”。
  
      “是谁在哪里讨论我呢!”,这个熟悉的声音是?不好,莫北回来了!

Ps:书友们,我是云长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