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极底下有什么 > 第238章 一夜
    本来同样昏沉的人,看到眼前的场景,听到耳边的尖锐时候,精神在一刹那清醒了过来。
  
      方卫东一下子跳了起来,拼命的用袖子在脸上蹭来蹭去,宗汉直接抓起了当时插烤肉的那根枯枝,如临大敌的模样,“谁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应该是无脊椎动物某一类别”,听陈河的口气,同样是没什么头绪,不过也难怪,本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世界,这几天见到的生物也是五花八门,用白天陈妍的话说,估计都能开一个奇异生物博物馆了,“虽然样子有些夸张,不过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攻击性”,陈河简单判断说。
  
      大家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希望它加快速度,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不过宗汉今天的观点却是有些出乎意料,“你们说这东西能不能吃的,也不知道后面的路还能不能找到食物,不如依旧烤熟了,放背包里,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
  
      “怎么现在每个人的口味都这么重的”,方卫东一脸嫌弃的看着宗汉,“就算这东西真的能吃,可是你有勇气把它的肉放进嘴巴里吗,打住打住,这个问题就此停止,再说一会我都要吐了”,他一手扶着石壁,抚着肚子说道。
  
      这时候整顿好的杨石也关注起场中局势来,当看到方卫东窘迫的样子时候,就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
  
      这杨石今天行为怎么有些反常,平时早就冷嘲热讽了,现在看他的表情怎么好像事先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当看到杨石时不时的拿手在周身不停拍打的时候,还有裤脚湿乎乎的样子,方卫东似乎想到了什么,“杨石!是不是你搞的鬼”。
  
      而杨石听完他的话,故作镇定的说了一句,“它喜欢谁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过却是越描越黑,说到最后自己都没底气了。
  
      “杨石果然是你!”,方卫东肺都快气炸了,要在之前早就采取行动了,到现在,看着大大软体虫意犹未尽的模样,生怕把它注意力重新吸引过来,那真是想死的心都会有。
  
      不过好在它对人类的兴致并不大,探头探脑的观察了一会,一缩一缩的爬到了石缝处。
  
      陈河有注意到,它行进方向的尽头,有一块圆形的阴暗区域,难道是洞口?而接下来大虫的举动也证实了他的想法,果然就一头扎了进去。
  
      “被我猜中了,果然是穴居生物,宗汉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赶快把它堵上啊”,虽然杨石是带着命令的口气,但宗汉却并没有反驳什么,转身真的搬了一块挺大的石头过来,狠狠的砸在了它消失的地方。
  
      回过神来的方卫东直接对杨石怒目而视,“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我刚刚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又不能改变它的思想”,杨石根本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
  
      “好了好了,精力都很旺盛是吧,该干什么干什么,睡不着的就去远一点的地方,别打扰到我们”,莫北说完又重新回到了刚刚休息的地方,双手交叉放在脑后,闭目养神了。
  
      莫北都开口了,也不会有人冒大不违,方卫东恶狠狠的瞪着杨石,“明天再跟你算账!”,一甩头气呼呼的又坐下了。
  
      杨石还跟没事人一样,做着鬼脸。
  
      一场风波过后,大家也都各就各位,虽说相安无事,却也是惊魂未定,时间还早,除了身边的手电的光线,周围依旧是漆黑一片,不过恐怕经此一闹,即便还困,也不太可能安心入梦,指不定什么时候又钻出来个什么难以接受的生物来。
  
      渐黄的光线在眼角抖动,陈河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皮,低头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第二天了,顶名是睡了一个晚上,可是感觉状态调整的并不佳,主要原因还是由于不知名生物的来访,他轻轻敲了敲后脑勺,转头看去的事物自然是那个可明可暗的巨大花朵。
  
      没想到这个世上还真的有这么奇妙的生物,竟然能完美的复制太阳的升起落下,还能同样的散播一方水土所需的一部分养分。
  
      本来宗汉提议天色还早,要不要再休息一会,但借着光亮,看到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几个手臂粗细深不见底的孔洞,大家都是头皮发麻的状态,唯一想做的就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一路,方卫东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盯着走在前面的杨石,如果他的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杨石已经去地府报道了不知道几次了。
  
      食物的话,途中也是遇到过几次,不过都是一些心生疑惑的果子,比如红色长条的跟香蕉有些像的,再比如还有拳头那么大绿油油带着尖刺的,更夸张的是,竟然还有扁扁的带着红绿黄三种颜色的果实,被陈妍形象的戏称为,指示灯果,不过却没有人敢为天下先,尝试那第一口,包括莫北,因为这种色差明显的食物,总让人感觉有些不对劲。
  
      抱着总有奇迹的想法,大家也就没有浪费时间在要不要吃有风险的水果这个问题上,前面既然能发现可以入口的而且智商还不怎么高的动物,相信还是有机会的,毕竟这里看起来并不小,走走看再说。
  
      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大半天,除了依旧复杂记忆里不存在的植物外,就没有其他什么了,这个时候宗汉却突然来了底气,“看吧,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不管好不好吃,先把那东西烤了再说,作为存粮总是没错的,就怕出现这样的情况,饿肚子是小事,最后可别学革命先烈,吃吃树皮什么的”。
  
      “那东西,就算饿死,摆在我面前也永远都不会心动的!”,宗汉这一嘴,好像又戳到方卫东的伤心处了,不停斜视着那个可恨的身影,要不是有莫北压阵,他早就冲上去扁杨石了。
  
      不过,自从踏上这片白茫茫的大陆之后,似乎就预示了意外不断,惊喜同样连连,看着杂草丛中三枚脑袋一般的巨蛋,早已疲惫的心灵,再次起了波澜,还伴随了巨浪。(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