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手机 > 第五百二十章 下山
    在高飞醒来之后,风寒好转的令人不可思议,这简直不像是一个体弱的书生可以拥有的体质,不过因为韩菱纱和云天河都不是郎中,倒也没有察觉什么不对。

    在他养病的这两天之中,高飞算是见识到了云天河的欢脱,也许是被憋闷的太久,让他在高飞和韩菱纱的面前一刻都闲不下来,完全就是真正的人猿泰山,在丛林之中来去自如,比猴子还要灵活百倍。

    更是为了给高飞补身体,打猎了一只黑熊回来,那一个人轻松扛着一只黑熊的场面,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对云天河这一位丛林野人刮目相看。

    因为高飞亲自动手的关系,将四只熊掌炮制的美味无比,也让云天河第一次知道原来熊肉也可以比烤野猪还好吃。

    让本来就肚量极大的云天河,更是多吃了一倍的分量,一个人足足将一只熊腿给啃了个精光,简直让韩菱纱感觉到,如果这个小子生在外面,恐怕寻常人间根本就养活不了。

    至于保存肉类,对于云天河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直接将望舒剑插在熊肉的中间,以望舒剑的寒气,冰冻一点肉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两天绝对是云天河生活的最快乐的时候,有很凶但是会照顾人的韩菱纱,有很温和但是烤肉美味无比的高飞,至于山脚下的种种见闻,更是让他目眩神驰。

    但是在即将下山的时刻,云天河忽然有些舍不得自己待了十几年的地方了,前路的未知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天河,你爹爹当年可想让你讨个媳妇,给云家传宗接代?”看着云天河那依依不舍,以及仅仅怀抱着手中的牌位,仿佛生怕自己的爹爹忽然跳将出来,将他好好的教训一顿似的,于是说出了这个无法推脱的理由。

    “不知道,他没说过。”云天河被高飞问的不知所措。他之前连女人都没有见过,只知道女人的胸很大,很软,但就是不能摸。

    高飞知道。云天青当年对于云天河的态度一定非常复杂,毕竟夙玉的身死,与云天河吸收了太多阴阳紫阙有着绝对无法脱离的关系。这个关节,恐怕当云天河表现出了不畏寒暑的体质,云天青就明白了。

    对于夙玉的感情。云天青可以为她叛逃琼花,可以为她寻找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阴阳紫阙,可以为了她雕琢出一个玲珑冰宫,可以为了她断然身死。

    但是导致夙玉死去的不是其他,而是自己的孩儿的时候,相信以云天青的理智都极难接受,这也是为什么在云天河的心中,自己的爹爹居然是如此的可怕,比厉鬼都可怕百倍。

    那种怨与爱的纠结,才会交织出如此复杂的态度。也许当云天青在鬼界没有遇到夙玉,才会直面对云天河的喜爱,才会如此的释然,完全不见了过去的严厉。

    “无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就算是你的爹爹也绝对不会愿意看着你一个人在深山之中孤独终老。”

    “相信,等你遇到了一个可以陪伴终生的伴侣,那么你的爹爹一定会很开心,原谅你的一切过错。”

    高飞的话,让云天河终于放开了对于青鸾峰的眷恋。也找到了一个下山的真正理由。

    “没错,等到我大喜的那一天,一定会将这个消息给他烧下去,相信爹爹一定不会怪我的。”云天河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这个理由。他不理解什么叫做伴侣,但是现在他以找到一个伴侣为目标了。

    “喂,野人,大喜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说,多令人害羞啊!”韩菱纱对于高飞和云天河的交谈,有些害羞。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尤其是一个在古代的女孩子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可害羞的,反正总会有大喜的那一天,你不也是一样?”云天河不清楚什么礼法,自然百无禁忌。

    可是当听到云天河的反问,韩菱纱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迷茫,她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看到韩菱纱的沉默,高飞就知道云天河的反问,揭露了韩菱纱身上最大的伤疤,那就是寿命。当明知自己短寿,那么大喜的意义就被无限的削减,因为这只会给爱人留下无尽的悲伤。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天河,你只要知道,这个话题不可以在女孩子面前随便乱说就可以了。”高飞叮嘱了云天河一声,打住了这个话题。

    让高飞没有想到的是,云天河的身家居然是如此的丰厚,黄金200两,这就是云天青给自己的儿子留下来的遗产,这笔遗产足以让云天河一辈子无忧,可见他也给了云天河下山的余地。

    但是这些钱终究不可以直接花销,而需要兑换成合适的银两铜钱,这点韩菱纱只有着她的门道。

    高飞指令云天河将他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皮毛也一并带出,狼皮这些他价值不高的皮毛被直接放弃,所带的都是虎皮,豹皮,以及品相极好的狐皮,貂皮。

    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因为这个世界妖魔纵横的缘故,猎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身死,这些皮毛的价值应该被进一步拔高了。

    看着云天河身上大包小包的物品,依然健走如飞,甚至可以灵活在树冠之上掏出鸟蛋,连烹饪都不做,就直接生吃,也不顾里面有可能孵化的幼兽,让高飞看的皱眉不已,但是没有教育。

    因为这是丛林的法则,无关对错,如果没有这些本领,云天河恐怕都活不到他们上山的那一刻。

    不过云天河身上野兽的习惯太多,到了人间需要好好的教导一番,否则以柳梦璃的眼光可以看得上才怪。那位可是一位真正的大小姐,国色天香已经不足以形容,如果不是养父柳世封膝下无子,对于爱女无比的爱护,那么一旦献入皇宫,飞黄腾达简直是指日可待。

    可是柳世封却是连这个想法都没有出现过,而且将女儿的美貌保护的极好,对于女儿的意见也非常看重,这种父母就算是放在现代,都足以成为楷模,更何况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古代,难能可贵已经不足以形容,足见云天青当年的托付是多么的正确。

    这一路上,高飞的身体成为了拖慢路程的最主要因素,因为有了云天河的关系,前方开路的事情完全不需要高飞自己出手,熟悉丛林的云天河自然会寻找出一条最合适人行走的道路。

    也许是阴阳紫阙的关系,云天河的身体完全不招惹蚊虫,这也成为了韩菱纱眼中唯一的优点,只要停留在云天河的身边,讨厌无比的蚊虫就全部消失不见,神奇无比。

    再次用了两天的时间,他们终于出现在了太平村外围,看着平和的村落,来来往往的村民,云天河的眼中出现了一丝震撼,这么多屋,这么多人,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愤怒的钉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