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手机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问询


    cpa300_4();    慕容紫英携带望舒剑归来,早已引起了琼华派内部的巨大的震动,眼看十九年之时即将到来,没想到望舒剑竟已经再次寻得宿主,难道是天顾琼华吗?

    而云天青和夙玉的身死,也让其他知道内情的人无限惋惜。

    他们清楚,以夙玉那时候的修为,断断无法承受望舒剑的反噬,连万中无一的修仙奇才,玄霄的最终都被邪火入体,走火如魔,被冰封了十九年,解封之日更是遥遥无期,更何况是入门更晚的夙玉。

    这也是为何琼华派最终放弃追捕云天青和夙玉的原因,当年青阳长老作为大战的幸存者,一身实力自然不用多说。对于云天青和夙玉两位太清门下最为杰出的弟子,故意留手让他们溜走,夙玉被望舒剑反噬可以说是占据了决定性的因素。

    本就无法偷生,还不如放他们一把。青阳长老十分清楚元天青的秉性,表面上看起来放荡不羁,但实际上极重情义。

    夙玉既已无救,还不如保留云天青心中的情谊,琼华派那一次的伤亡之大,几乎灭派,能够保留一位火种也是好的,更何况以云天青的资质,将来未尝不可能是琼华派的支柱之一。

    如果说,夙玉的死去,是每一位知情者,心中已经认定的事实。对于云天青的死去,就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这根本没有道理。

    不过云天河的出现,让他们知道,本应共结连理之人,却最终没有走到一起,而原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两人,却最终结合。

    夙玉的死亡时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云天青居然找到了延长夙玉寿命的办法,这可是连琼华派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否则以玄霄的资质。有为何被冰封十九年之久。

    就算不知道到底用了何种手段,也可以知道,云天青一定付出了太多太多,以至于让被伤透了心的夙玉。都为之感动。

    大厅之中,高飞见到了琼华派真正的高层,青阳、重光两位长老在其中极其显目,望舒剑的出世,连他们都已经惊动。

    至于其他的人员。不用问就知道是其他的长老,琼华派如今的掌门夙瑶,是有些嫉贤妒能,可是对于不如她的人,却是可以物尽其用,否则琼华派占据如此仙山,又如何可以保存?足见夙瑶的管理之材,并没有剧情中所想象的那样废材。

    夙瑶之所以会有嫉贤妒能的直接原因,其实是原本压在她头顶之上的大山,实在太过沉重。以至于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而她又是一个极其自尊之人,这才会让她心理受创,不见得绝世之材。

    其实夙瑶可以列入太清门徒,本就可以说明她本身的资质极其出色,可惜琼华派那一代的弟子太过出色,万中无一的修仙奇才又何止一人。

    大师兄玄震乃是公认的下代掌门人选,这点连玄霄都没有任何不服。

    玄霄的资质根本不用说多,身怀至阳之体的他,手握仙剑羲和。战力之强,连长老都不见的可以抗衡。

    云天青表面看起来浪荡不羁,可是极重情义,和门中弟子相处极好。那段时间,绝对是琼华派弟子最为团结的时刻。

    夙玉身怀至阴之体,执剑望舒,悟性之强,旷古绝今,可惜因为修仙时间太过短暂。如同流星一般彻底划落。

    夙瑶如果在其他门派,同样是掌门之材,这点从她可以列入太清门徒,就可以知晓她的资质,是连当时的掌门,太清真人都认可的。

    可惜,那一战,玄震当场战死;夙玉因为理念不合,放弃了双剑合璧,叛逃而走;云天青紧随其后,追随着夙玉,一同叛走;只有玄霄一个人以羲和之力,苦苦支撑。

    原本的必胜之局,因为夙玉的叛逃,让这场战斗功亏一篑,本就承受了极大伤亡的琼华派,再也没有了士气,被妖界再次重创。

    当再也无法束缚妖界,让妖界遁走,只留下了满目疮痍的琼华派,掌门重伤,很快身死,原本的绝世之材,一个个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撑起琼华派的大旗。

    一直以来,夙瑶都仿佛是那一个个绝世之材的衬托,没有人会注意这位太清门徒,不管是师傅,还是弟子,都被其他的同门吸引了全部注意。

    对于这位可以说捡便宜才当上了掌门之位的夙瑶,可以想象她当时会承受多么巨大的压力,以她的威望根本不足以服众。

    而她那所谓的嫉贤妒能之举,虽然令外人看来有些不齿,但这是那个时候的她唯一的选择。这点从当时存留的三位长老,宗炼、青阳、重光都一起配合她冰封玄霄,这一方面是为了保住这位弟子的生命,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杀鸡儆猴之举。

    在那件事之后,宗炼、青阳、重光一个个都脱离了琼华派的管理中心,这些都是为了夙瑶可以成为一个掌门而铺路。

    其他的弟子,再怎么不服,可是以当时夙瑶的资质,都可以将其他人牢牢压住,最多也不过是口头上怀念一下过去的那些风云人物。

    从如今琼华派的众多弟子来看,尽管其中出众者并不多,但是至少从表面上撑起来琼华派辉煌。

    “你就是云天青的儿子?真是和他长的一模一样。”让高飞意外的是,夙瑶对于云天河并没有冷言以对,而是略微带着一丁点的怀念,这和剧情中的情况可是有太大的不同。

    “我当然是我爹的儿子。”云天河面对如此之多的剑仙关注,也有些手足无措,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冲。

    “可否将你爹娘的事情,给我们道来?”夙瑶的脸上带着温和,完全没有了高飞眼中,那极重的傲气。

    “我爹娘到底是不是琼华派的叛徒?”云天河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让其他人大吃一惊。

    “你到底是从哪里听闻这种话题,紫英,是你查到的吗?”夙瑶面对慕容紫英这位首席弟子,脸上不见了温柔,而是无尽的冰霜。

    很明显,此事已经让身为掌门的夙瑶,极为动怒。

    “不是,不是,是我大哥推断出来的。”云天河不是一个会坐看,他人受自己连累的人,立即出来澄清,并将高飞的推理说了出来。

    “就是这样,如果是我爹娘真的是叛徒,千刀万剐,没有一句怨言,请不要过多的怪罪他们,我相信他们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那么做的。”云天河表现的极为硬气,为自己的父母承担了一切。

    云天河的这种性格,赢得了其他人的一同点头,如此情义,除了没有云天青身上的那种洒脱,已经别无二致。

    在座的都是知晓,也是亲身经历当年事件经过之人,与云天青的关系也都是不薄,自然不会怪罪那位极重情义的师兄。

    但是对于依据一丁点的信息,就可以推断出如此之多的高飞,同样因此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你的父母不是叛徒。”最终,夙瑶的口中吐露出了这个答案,让云天河的神情立即高兴了起来。

    可是,以高飞的目光,自然看出了在座许多长老脸上或是纠结,或是释然。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掌门之口说出,这就是给那件事,有了盖棺定论。(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愤怒的钉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