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手机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惧留孙
    虽然当初被削了顶上三花,打落修为之后,被元始天尊当着所有人的面,传下了纵地金光法,在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网
  
      可是在这个时候,惧留孙还是使出了这门法术,在杨戬返回营中不久之后,惧留孙也化作一道金光,来到西岐。
  
      因为在大破十绝阵的时候,惧留孙出现过西岐,于是很快就有人报于了姜子牙,姜子牙亲自出门迎接自己的师兄。
  
      固然土行孙的事情闹得姜子牙对于惧留孙有些意见,可是捉拿土行孙,还非惧留孙这个师父不可。
  
      从杨戬那里,姜子牙已经听闻了事情的经过,土行孙私自下山,盗师宝物,惧留孙本人对于此事是完全不知情的。
  
      姜子牙到底信了几分,没有人知道,在众人的眼中,姜子牙对于惧留孙可谓是亲热备至,给足了待遇。
  
      到了大殿,两人行礼坐下,姜子牙说道:“高徒累胜吾军,我又不知;后被杨戬看破,只得请道兄一顾,以完道兄昔日助燃灯道兄之雅。末弟不胜幸甚!”
  
      惧留孙一副不堪回的样子说道:“自从我来破十绝阵回去,自未曾检点此宝;岂知是这畜生盗在这里作怪!”
  
      他也知道,姜子牙的目的就是捉拿土行孙,当即说出了一个办法,让姜子牙大喜过望,不再为土行孙的事情担心。
  
      第二天,姜子牙一人骑着四不像来成汤大营外探营,一副打探虚实的样子,而且还不小心被人现了。
  
      对于这个状况,立刻有人报于了邓九公,邓九公知道姜子牙厉害,做出这样的事情,恐怕有诈。
  
      “姜子牙善能攻守,晓畅兵机,不可不防。”
  
      邓九公迟疑了,可是一旁的土行孙是完全兴奋了,只要擒住了姜子牙,那么就离大破西岐不远了,到时候婚事可期。
  
      这土行孙,完全不知道姜子牙是封神大劫的应劫之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封神的事情,才会如此的嚣张。
  
      “元帅放心,待吾擒来,今日成功。”
  
      土行孙信心满满的出了辕门,仗着土遁之术,他根本不担心任何的埋伏。
  
      “姜子牙!你私探吾营,是自送死期,不要走!”
  
      土行孙来的突然,姜子牙本身也不是凡人,立刻举剑抵挡,三五个回合之后,一拍四不像就开始逃走。
  
      失去了一次机会,这一次土行孙可不打算让姜子牙就这样逃离,立刻使出了捆仙绳,现在可没有将领来抢人了。
  
      可是他又哪里知道,自己的跟脚已经被看穿,连师父都被请了出来,就在周围埋伏,等着他使出法宝。
  
      那捆仙绳作为法宝,自然拥有伸缩之能,一道金光追着姜子牙不放,但就是无法拿住对方。
  
      一直到捆仙绳都放出了一里,却是忽然没有了,待他一模,自己的法宝已经被人收了。
  
      没有了法宝,土行孙心知不妙,停住了身形,看着姜子牙的周围,没有任何人存在,不知道刚刚生了什么事。
  
      姜子牙也是机灵,同样停了下来挑衅:“土行孙!你敢至此再战三合否?”
  
      对于姜子牙的嚣张,土行孙心中也的确不想放过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自恃有土遁之术,就算没了法宝,依旧可以擒住姜子牙。
  
      等待土行孙追着姜子牙转过了城垣,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土行孙哪里去!”
  
      土行孙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师父,心中惊骇万分,立刻就打算借土遁而走。
  
      惧留孙是何等的老练,一看土行孙的动作,就知道这个徒儿要逃,连忙伸手对着地面一指。
  
      “不要走!”
  
      那土地忽然变得比钢铁都坚硬几分,土行孙不论如何使出手段,可就是钻不下去。
  
      很明显,这一招是惧留孙的压箱底法门,就是为了克制土遁之术,完美的诠释了做事留一手的道理。
  
      同时从惧留孙擒拿自己的徒儿,居然也要如此的大费周章,并暗中收了捆仙绳,才有足够的把握。
  
      可见当初九曲黄河阵对于十二金仙的影响是何等的巨大了,否则一般而言,师父对于徒弟的压制是全方位的,轻易就可以拿下。
  
      就在土行孙还在坚持钻地的时候,惧留孙赶了上来,一把抓住土行孙,用捆仙绳将这个徒儿给捆的严严实实,拎着他进入了西岐城中。
  
      这样一个棘手的对手被擒,西岐诸将都来到大殿看热闹,看到惧留孙将土行孙扔在地上,杨戬立刻劝谏。
  
      “师伯仔细,莫又走了他。”
  
      对于杨戬来说,有相当风险的事情,可是在惧留孙面前,根本不是问题。
  
      “有吾在此,不妨。”
  
      这就是惧留孙对于自己指地成钢法门的自信,土行孙经历过一次,没有任何逃走的想法,就那样乖乖的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对于土行孙,惧留孙还是相当了解的,知道自己的徒儿是不会擅自下山的,大声问道:“你这畜生!我自破十绝阵回去,此捆仙绳我一向不曾检点,谁知被你盗出。你实说,是谁人唆使?”
  
      土行孙倒是没有逆师的想法,原原本本的道出了自己被人唆使下山的事实,而那个人就是阐教申公豹。
  
      这申公豹,别人并没有多少听闻,可是惧留孙可是知道,这同样是个应劫之人,站立在姜子牙的反面。
  
      如果是申公豹唆使,自己的徒儿还真是命中难逃。
  
      姜子牙可不知道申公豹同样是应劫之人,对于土行孙的行刺,他恼恨到了极致,当即就想斩杀了这个叛逆。
  
      可是惧留孙如何能够坐视自己的徒儿不管,别看土行孙犯下了如此罪过,但是毕竟是完美继承了他衣钵的徒儿,若是身死,想要再找一个徒儿相当困难。
  
      土行孙则把自己的罪过全部推脱到了邓九公身上,言邓九公有意招他为婿,被几番催逼,才会不得已如此。
  
      惧留孙为了自己徒儿性命,全力促成邓九公降服西岐,姜子牙念及师门情义,最终放过了土行孙。
  
      而惧留孙在这个过程中,必须为了降服邓九公出人出力,也算是一种交换了。
  
      侥幸活得性命的土行孙,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被他擒住的哪吒和黄天化放回,将功赎罪。(未完待续。)8
  
      

Ps:书友们,我是愤怒的钉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