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手机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对阵
    这么一支三千人的军队突然出现在了苏护的大营之前,在没有事先得到通知的情况下,敌我难辨,免不了出现一些麻烦。
  
      殷洪立刻命令庞弘前往成汤大营,说明自己的来历,让苏护亲自来见。
  
      对于这个命令,庞弘可谓是不知就里,在他的心中,殷洪作为皇子,对方应该提前出来见驾才对。
  
      作为山大王的他,固然有着不凡的武力,可是哪里知道,如今成汤子嗣断绝,而且持续很多年了。
  
      当年在妲己在陷害姜皇后之后,殷郊在大怒之下,一剑杀死了污蔑姜皇后的姜环,还欲杀死妲己这个罪魁祸泄愤。
  
      可是妲己栽赃给姜皇后的罪名就是谋反,殷郊手提血剑直闯后宫的情况,被人说成试图行刺。
  
      已经陷入昏庸的帝辛已经看不清其中的真相,居然命令将自己的两位儿子处死,狠毒自私到了极点。
  
      作为皇子,在没有力量的情况下,是绝对无法反抗正值当年的父亲的,就算是帝辛陷入了昏庸也是如此。
  
      殷郊殷洪被成功捉拿,执斩之刑,眼看命不久矣的情况,这两人被一阵怪风刮走,不见所踪。
  
      这所谓的怪风,自然是仙人所为,能够在国运的镇压下,还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仙人,就是十二金仙中的广成子和赤精子。
  
      殷郊殷洪两人分别拜入了这两位金仙的门下,免去了死亡之厄。
  
      帝辛作为命中注定的亡国之君,在失去了两位皇子之后,就再无所出,包括让他沉迷无比的妲己也是如此。
  
      这是必然的,妲己本就是九尾妖狐所化,前往朝歌也只是为了迷惑帝辛,祸乱成汤,能够让帝辛留下子嗣,才奇怪了。
  
      任何的朝代,如果一个帝皇没有了子嗣,就等于一个国家没有了未来,凝聚力大减,那么多诸侯叛乱,也是因为这个道理,因为跟随帝辛实在是前途无亮。
  
      庞弘这个山大王怎么知道这些朝歌隐秘,在很多人的心中,殷郊殷洪已经死了,所谓的被风刮走不过是谣言,不足以为信。
  
      也难怪殷洪会选择让庞弘前往通知苏护,苏护一开始是有些不信的,可是在郑伦的劝说下,打算前往一看。
  
      两人都是艺高人胆大的典范,连一个亲兵都没带,披挂战甲就来到了这三千人的营盘,来面见那所谓的二殿下殷洪。
  
      这一见,立刻证实了殷洪的身份,作为修士,自然可以看出殷洪身上的成汤龙气,这是无法作假的。
  
      更何况,苏护作为一方诸侯,曾经在朝歌见过殷郊殷洪两位皇子的真面目,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真假。
  
      苏护厌恶的是帝辛本人,对于殷洪这位根正苗红的皇子,却是没有任何逆反之心,让殷洪顺利掌握了大军的军权。
  
      这也是苏护不坚定的地方,固然在内心中打算归周,可是顾忌太多,结果一步步到了现在这种上下不能的情况,依旧和西岐为敌。
  
      就算是他将来成功投靠了西岐,以他的情况,恐怕也很难得到太多的重用,这就是他的悲哀之处了。
  
      有了殷洪主持大营,原本因为吕岳败走而士气大跌的军队,再一次恢复了士气,甚至比以往更甚。
  
      毕竟连嫡皇子都出现在了战阵之上,作为兵丁的他们,又如何能够有畏死的道理,身先士卒的好处就在这里了。
  
      殷洪换上王服,第二天一早就来到西岐城下叫阵,誓要打败西岐,维护成汤江山。
  
      听说有皇子带兵叫阵,姜子牙一下子就懵在了,这简直比有道士来临都让人震惊,在他的心中帝辛应该没有子嗣才对,又哪里来的皇子领兵。
  
      姜子牙有这个想法并不为怪,他下山的时候,殷郊殷洪两位皇子已经消失不见,在众人的心中,两位皇子已经死了。
  
      黄飞虎当年作为捉拿殷郊殷洪的人,可是知道其中真相的,最像谣言的被风刮走的说法,恰恰是其中真实。
  
      向姜子牙说明白其中经过之后,就打算亲自出营会一会来人,也算是验证对方身份,如果是冒牌货,那么一旦揭穿,对于成汤的士气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一次的对阵,黄家上下可谓是倾巢出动,作为将门世家,只要是男丁就必然是了不起的战将。
  
      殷洪当年出事的时候年纪还小,隔了十多年,居然认不出眼前的将军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成王黄飞虎。
  
      而黄飞虎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已经长大的殷洪,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当年有镇殿将军方弼方相打算拥殷郊殷洪反叛,对抗昏庸的帝辛。
  
      如果有黄飞虎的肯,已经众怒的帝辛万万不可能是朝臣的对手,可是黄飞虎没有,依旧选择了站在帝辛阵营。
  
      直到他的妻子和妹妹都死在了帝辛手中,才在门下的簇拥下选择了反叛,仓促间投靠了西岐。
  
      现在再一次见到殷洪这位皇子,让他再一次想起了当年的抉择,如果他那时选择了拥立太子,那么也就没有现在的成汤混乱和西岐了吧。
  
      看到已经长大的殷洪站在面前大声斥责西岐叛乱,黄飞虎知道事情已经不能回头了,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殿下,吾非别人,乃开国武成王黄飞虎是也。”
  
      黄飞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也就说明了他站在了西岐方面的决心。
  
      遗憾的是,久久不归红尘的殷洪直接将对方的黄飞虎错认为同名之人。
  
      就这样,在殷洪自己都懵懂不知的情况下,他和以往的救命恩人黄飞虎大战在了一起,因为不知道黄飞虎的真实身份,他可是半分都没有手软。
  
      当年捉拿殷郊殷洪的人固然是黄飞虎,可是黄飞虎放过了他们二人性命,至于后来的捉拿,也是黄飞虎使尽手段为殷郊殷洪拖延时间,落入成汤手中,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
  
      十多年的时间,殷洪又是半路出家,在武艺上绝对不是黄飞虎的对手,眼看不支的情况下,殷洪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阴阳镜。
  
      这绝对算得上一件极品先天灵宝了,对于修为普通的人来说,一晃就可以决定身死,只不过因为黄飞虎是顶级人间武将,没有立刻身死,而是陷入了失魂状态落下坐骑,被早已等待的郑伦捉回。
  
      前来救援的黄天化,也逃不脱阴阳镜的本事,被一晃跌落坐骑,毫无反抗的成为了殷洪的俘虏。
  
      其他的黄家战将知道事情不妙,只能逃跑。
  
      没办法,连黄飞虎和黄天化都已经被擒,身为凡人的他们也不可能是对手。
  
      为了避免无谓的损失,逃跑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为残酷的选择。
  
      上阵父子兵,这固然是一种美谈,可是当面对危险情况的状态下,是一同死,还是保全自己,其中的苦辣只有当事人可以感觉。(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愤怒的钉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