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手机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殷郊
    这一次商朝的王朝更迭,既是西岐和成汤的征战,也是阐教和截教的对抗,或许这背后还是其他圣人的影子。
  
      仅仅是一次量劫,牵扯进入了洪荒中所有的圣人,从女娲娘娘命轩辕坟三妖祸乱成汤开始,到鸿钧老祖降临而终结,圣人的时代终于彻底的过去。
  
      这就是高飞等待的机会,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颤栗的话,圣人完全无法估测的强大绝对可以名列榜首。
  
      羽翼仙的出场仅仅是一天左右的时间,就被元始天尊的手段和燃灯道人的算计,成功收服。
  
      大鹏鸟,这可是整个洪荒都极其罕有的存在,属于珍兽中的珍兽,连燃灯道人这样的人物都会心生惦念。
  
      要不然以羽翼仙想要彻底毁灭西岐城的想法,阐教根本没有饶恕他的可能。
  
      在这个姜子牙金台拜将的时刻,就算是阐教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也接到了元始天尊的命令,需要下山饯别东征。
  
      就在这个时候,广成子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徒弟殷郊,对于这个弟子,广成子并没有多么上心,完全是自生自灭的程度而已。
  
      但是在这个姜子牙东征的关键时刻,殷郊也是到了下山的时候,于是开始久违的呼唤殷郊这个弟子。
  
      不同于弟弟殷洪,殷郊在道家的问题上更加的成熟,经历了以往的种种,反而让他看破红尘,不为皇家所累,以至于修为精进。
  
      想要让殷郊下山辅助姜子牙东征,殷郊必须有一柄称手的兵器,于是让殷郊前往桃源洞外狮子崖寻找自己的兵器。
  
      这就是广成子的大气了,玉鼎真人作为金仙,却是给杨戬弄一个兵器都费尽了心思,但是到了广成子这里,众多的兵器随便殷郊选择。
  
      殷郊来到了桃源洞中,初始印入他眼帘的就是宫廷楼阁,那种气派简直不输于王公宅邸。
  
      如此气派的房屋让殷郊不由的生出了进去一看的心思,不等他推门,一扇门自然打开,里面有一个石己,上面有六颗热腾腾的豆子,香气扑鼻。
  
      被这种香气引诱,殷郊也忘却了自己寻找兵器的任务,而是直接将石己上的豆子全部吃了干净。
  
      吃完了豆子,殷郊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终于开始打算寻找兵器,可是等到他出了宫殿,回头一看却是什么都没有。
  
      正在他奇怪的时候,身体内传来了骨头嘎吱作响的声音,不久之后,他就生出了两个脑袋和四只臂膀,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三头六臂。
  
      他多出的不仅仅是三头六臂,就连相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上下獠牙,而且生出了第三只眼睛,相当的可怕。
  
      被这种事情惊得目瞪口呆的殷郊迷迷糊糊的就来到了广成子的面前,没有想到,广成子一看,拍掌而笑。
  
      “奇哉!奇哉!仁君有德,天生异人。”
  
      这样的相貌在普通人的眼中恐怕可怕无比,可是在仙神的面前,却是根本算不了什么,殷郊能够有这种的机缘,就连作为师父的广成子都出乎意料了。
  
      尤其是殷郊生出的第三只眼,这可是天眼,拥有神秘莫测的功能,等于凭空多出了一份神通。
  
      一下子,殷郊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徒弟,就受到了广成子的喜爱,对于这等福缘的弟子,不喜欢的终究是少数。
  
      广成子特意为了殷郊从桃园内寻找一柄方天画戟,交给他使用。
  
      这还没完,广成子将自己的得意法宝,番天印、落魄钟、雌雄剑交予了自己的徒弟使用,简直是赤精子的一个翻版。
  
      但是在让弟子下山之前,广成子还是长了一个心眼,吩咐殷郊要辅佐武王,而不要改了念头。
  
      殷郊在这个方面也的确了得,因为他早已看破了皇家尘俗,有仇的也仅仅是妲己一人而已。
  
      为了防止师父牵念,殷郊也立下了誓言:“弟子如改日前言,当受犁锄之厄。”
  
      有了这个誓言,广成子终于放心下来,因为他知道,殷郊是明白誓言因果的报应,让他下山去了,不久后广成子自己也会前往西岐。
  
      作为福德之人,殷郊下山之后不久,就遇到了两个同样相当奇怪的人物,这两人一样的拥有第三只眼。
  
      这两个人就是温良、马善,其中马善之燃灯道人法宝琉璃灯的灯芯所化,同样的跟脚不凡。
  
      听闻这个拥有三头六臂的人物居然是成汤太子殷郊,这两人纳头就拜,加入了殷郊的麾下。
  
      其实一开始,二人还有些奇怪,殷郊作为成汤太子,居然会前往西岐,扶助武王,但是当殷郊说出了天命所向之后,也答应下来,并且更加钦佩殷郊的为人。
  
      就在殷郊率领温良、马善两位麾下军士前往西岐的时候,忽然一个骑黑虎的道人拦住了去路,这个正是申公豹。
  
      当初就是他说服了殷洪的反叛,以至于给西岐添了诺大的麻烦,最终累的殷洪身死道消。
  
      现在他又出现在殷郊的面前,对于殷郊这等不谙世事的三代弟子来说,申公豹说出自己玉虚门下的身份后,就成功获得了初步的信任。
  
      一如同面对殷洪的时刻,申公豹开始以父子纲常,成汤江山来说服殷郊对抗西岐,可惜全部被殷郊反驳,在道心上,殷郊远胜于殷洪。
  
      但是一计不成,申公豹再生一计,从殷郊的弟弟殷洪着手,直接说出了殷洪被姜子牙杀害的真相。
  
      申公豹说得事情是真实的,唯独漏掉了殷洪征伐西岐,欺师灭祖的过往。
  
      听说自己的弟子殷洪被姜子牙杀害,殷郊面色大变,他仇视妲己,漠视父亲,母亲身死,唯有弟弟才是他心中唯一的亲人。
  
      对于弟弟的牵挂让他忘记了师父的吩咐,心中发誓,若是姜子牙真的杀死自己的弟弟,那么必定为殷洪报仇。
  
      带着这样的心情,殷郊没有一开始就进入了西岐,而是来到了西岐城外的成汤大营来面见张山,只为了寻求殷洪的真相。
  
      殷郊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对于弟弟的情义,居然也成为了申公豹利用的工具,在一系列的误会之后,将他推上了和成汤做对的绝路。(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愤怒的钉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