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浩然正气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疯了
    飞机到达武汉上空的时候,武汉却遇到了几年不遇的暴雨,机场跑道积水严重,根本无法降落,塔台建议飞机返航或是选择最近的南昌或是长沙机场降落。
  
      波音737体积太大,对机场设施和跑道的要求都很高,最近的只有这两座机场可以降落。
  
      但尼米兹心有不甘,甚至怀疑这是蒋浩然的阴谋,就是为了躲避他,所以不顾冷如霜和飞机师的劝阻,坚持要在武汉降落。
  
      没办法,飞机在武汉上空绕了半个小时,趁着暴雨稍有减小的时候强行降落。
  
      飞机师凭着过硬的技术进入跑道,但跑道上过多的积水导致飞机滑跑距离过长,飞机冲出跑道十几米,好在并没有酿成大祸,飞机最后还是稳稳地停住了,却也把大家吓得双腿发软,尤其是尼米兹身边的两个工作人员,是用担架抬下去的。
  
      临下飞机前,尼米兹向冷如霜伸出右手,道:“对不起冷将军,我的固执差点害了你。”
  
      冷如霜握住尼米兹伸出的手,微微一笑,道:“尼米兹将军严重了,我的性命不要紧,倒是您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还真无法跟我们的总座交代。”
  
      尼米兹点点头,冲着冷如霜竖起大拇指,笑道:“冷将军的传说我也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的人都吓得惊叫连连,您一介女流却不动如山,让人不得不佩服。”
  
      冷如霜莞尔道:“将军廖赞了,我只不过是已经吓傻了。”
  
      “您不用谦虚,吓傻了人的不会在飞机停稳之后第一时间冲到我面前,更不会记得关心我是否受伤。”
  
      冷如霜不再解释,面带微笑朝着舱门的方向伸出右手,道:“请,我们的周总政委和白总参谋长已经等候多时了。”
  
      尼米兹一愣,道:“这个时候还惊动了他们?”
  
      “您是谁?盟军太平洋战区总司令、米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我们岂敢怠慢?”
  
      “哈哈哈”尼米兹爽朗一笑,阔步向前,舱门口已经连接了廊桥,走在前面的是抬着米国工作人员的两副担架。
  
      冷如霜望着尼米兹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尼米兹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做给他看的。
  
      武汉下雨不假,但根本不至于导致飞机无法降落,降落时的“事故”也是精心安排的,如果尼米兹想在短时间内再度起飞,这便是一个合理阻拦的最佳借口,因为此时的蒋浩然已经不在武汉。
  
      出了廊桥,与周公白崇喜见了面,一番客气之后,一行人上了汽车,浩浩荡荡前往武昌。
  
      武汉省立医院在武昌,飞机在汉口机场降落,还得过长江,虽然渡口早有汽渡在等候,却也费了不少时间。
  
      本来飞机从上海起飞的时候已经快十点,这一路都不消停,等到了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第二天凌晨了,可把一行人累得够呛。
  
      去医院的路上,尼米兹是同周公、白崇喜同乘一辆车,两人表示,他们也是在听到尼米兹要来武汉的时候,刘鹤才告知蒋浩然到了武汉。
  
      对蒋浩然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两人都不能理解,甚至是有些愤慨,周公还表示,如果不是要来接尼米兹,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去找蒋浩然理论理论,简直是太不负责任了。
  
      白崇喜也表示,蒋浩然这人什么都好、绝顶聪明、战术战略天下无双,唯一的缺点就是无法过美人关,这次偷偷来见陈依涵,居然连他们都蒙在鼓里,如果不是尼米兹要来武汉,他们说不定到现在还不知道有这出,这叫干的什么事?
  
      尼米兹是根本无心听他们唠叨这些,一颗心早就飞到医院了。
  
      医院方面似乎也早已经收到有大员要来的消息,早在门口排起了迎接的队伍。
  
      尼米兹刚下车,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了大使道格拉斯?汉斯。
  
      道格拉斯?汉斯也快步迎了上来,一脸急切,都顾不上打招呼就疾呼道:“走了,蒋浩然两个小时前已经走了,去长沙了。”
  
      “啊……为什么?”尼米兹差点没有跌倒在地。
  
      汉斯道:“他爱人病情突然加重,必须送到长沙医治。”
  
      尼米兹有些蒙了,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都一天时间了,为什么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我到武汉之前走了?”
  
      一个身着白大褂满头银发的老医生上前道:“患者身中六枪,五枚子弹在胸腹处,已经成功取出,还有一枚在头部,需要开颅。我们省立医院是二七年成立的,后又被岛军占领,医资力量薄弱、设备也不齐全,做不了这种手术,加上病人开始高烧不退,要想保住性命,只能尽快送到长沙湘雅进行手术。”
  
      听完翻译的即时翻译,尼米兹一张脸当即就白了,一把揪住汉斯的衣领,咆哮道:“你没告诉他我来了吗,你为什么不留住他?”
  
      汉斯狂咽了几口口水,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也想呀,关键是蒋浩然都快发疯了,我哪里敢拦他?”
  
      周公和冷如霜都上来劝慰,好不容易才把两人分开。
  
      老医生又道:“这事怪不得汉斯大使,我们的总座的确是情绪很不稳定,我们有个医生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被……唉……”
  
      老医生摇头跺脚说不下去了,倒是搞得周公十分紧张,追问道:“被怎么啦,蒋浩然不会滥杀无辜吧?”
  
      老医生低头不语,沉默了几秒后又道:“也怪不得总座,都怪医生不会说话,他说人就是送到长沙也活不了了,总座一气之下把他拖到走廊,朝他连开了两枪,人当场就死了。”
  
      “这个蒋浩然,他简直是疯了。”周公气得直跺脚。
  
      尼米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听这些,平复下来之后,把汉斯拖到一边,道:“你确定看到的是蒋浩然?在这之前你见过他本人吗?”
  
      汉斯脱口而出道:“我确定,两年前马歇尔将军来武汉就是我陪同的,而且后来也有个几次交涉,我们之间算是比较熟络的,蒋浩然那种霸气的性格谁都学不来,所以,一定是他。”
  
      本书来自
  
  

Ps:书友们,我是石皮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