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七百六十六章 不留后患
    为了活命,伦德尔做了他能做的一切。[^][]
  
      先纳投名状,杀了菲利普还让詹森录像把把柄送到高扬手中,然后再努力给自己营造一个有用的角色,还抛出了价值四百万美元的钻石来作为活命的资本。
  
      能在短短几分钟甚至几十秒钟之内想出办法,并且毫不犹豫的杀了同伴,不得不说,伦德尔也是个人物了。
  
      扪心自问,高扬觉得要是自己摊上了菲利普这个猪队友,肯定也会做出和伦德尔一样的选择来,就算最后没能保住性命,也得先宰了菲利普泄愤再说。
  
      高扬都开始有些欣赏伦德尔了,他挥了下手,道:“说说你的计划。”
  
      事关自己的小命,伦德尔逐字逐句的盘算过之后,才对着高扬缓声道:“有一点菲利普没有说错,他的舅舅确实是个人物,如果被人知道是我杀了菲利普,那我的下场会很惨,非常的惨。”
  
      高扬点了下头,道:“我明白,现在告诉我你对我有什么用。”
  
      伦德尔呼了口气,道:“先生,你或许也知道,任何见不得光的东西,都卖不上高价,血钻当然也是这样,我们从萨迪克上尉手里购买血钻,价格连正常裸钻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也就是说,我带了四十万美元来这里,带走的却是价值四百万美元的钻石,而钻石在安特卫普经过加工,利润起码又是以五倍起往上翻,所以这批钻石会是抢手货,可以非常方便的卖出去。而我可以帮您找到合适的买家。以正常的价格卖出去。那可是四百万,您就不动心吗?”
  
      四百万是个大数了,高扬肯定有些动心,但是他没有那么天真。
  
      隔行如隔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想把血钻卖出正规渠道来的钻石价格,根本绝无可能。
  
      那些商人不会在乎钻石是怎么来的,但商人不是慈善家。你拿不出证明这钻石是正规渠道来的,任何一个钻石商都会拼命的压价,往死里压,你能选择的就是卖上真正价格的两成或者三成的区别,也仅此而已了。
  
      高扬淡淡的道:“问题的关键是,钻石不在你手上,也不在我的手上,而是咋萨迪克上尉的手上,现在谈这个问题是不是早了点。”
  
      伦德尔急声道:“萨迪克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里设下埋伏。等他带着钻石来交易的时候,干掉他。钻石和钱就都是你的了!”
  
      生怕无法打动高扬,伦德尔急声道:“先生,这里的钻石品级极高,颗粒很大!非常的大!萨迪克上尉除了和我们交易之外,没有其他的途径卖的钻石,所以我们提供的收购价是非常低的,十倍只是个保守估计,如果这次萨迪克手上有什么个体非常大的钻石,那么能卖到五百万,六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用力的挥手加强自己所说的可信度之后,伦德尔大声道:“先生,如果你自己去卖钻石,只能卖到八十万美元,最多一百万美元,可是我有丰富的人脉,只要离开这里,我就可以帮您卖到非常高的高价!您需要我来帮您做这件事!我的把柄在您手上捏着,我不会也不敢对您造成任何威胁的。”
  
      伦德尔的话确实很有吸引力,高扬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伦德尔的提议,然后他很快做出了选择。
  
      把枪口抬了起来,对准了伦德尔之后,高扬叹了口气,道:“如果你需要打动的是别人,或许你已经成功了,但是很抱歉,伦德尔,你失败了。”
  
      伦德尔满脸的惶恐,急声道:“为什么?我的建议很合理,难道你就不想赚大钱吗?”
  
      高扬耸了耸肩,道:“首先,钻石还在萨迪克手上,而我没有习惯将还没有到手的东西算到自己的收入里面,萨迪克或许真的会到这里来和你交易,但是我不喜欢这种设下圈套等着人来钻,而我不喜欢打埋伏,我喜欢掌握主动。”
  
      高扬没有说谎,如果在这个哨所等着萨迪克来交易,且不说这里边变数非常大,单是需要被动的等着萨迪克来,高扬就不会答应。
  
      把希望寄托在没有走漏消息的基础上来设置埋伏,这不是高扬的风格,如果萨迪克受到了消息,或者是因为什么蛛丝马迹判断出出了大事,来的时候带着上百人杀了过来怎么办,高扬再能打,可如果萨迪克带着迫击炮直接把他给轰了这种事,总不能不加以考虑吧。
  
      其实高扬对于钻石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他更关注的是酋长他们的安全。
  
      如果高扬非常想得到钻石,他何必用这么大费周章的办法,他完全可以用更加稳妥的方式来获得钻石,比如把撒旦佣兵团全都拉过来,区区已经开采到的钻石才值几个钱了,高扬完全可以把整个矿都抢过来。
  
      高扬有能力,有底气抢到钻石甚至是钻石矿,而他需要的只是打个电话,伦德尔所能提供的根本无法打动他,这,才是问题最关键的所在。
  
      看着伦德尔还想再说,高扬摇了摇头,道:“伦德尔,本来我都打算放过你了,可你知道我为什么改了主意吗?”
  
      伦德尔一脸死灰,闭口不语,他看透了,高扬越是和他说的越清楚,也就注定了他得死。
  
      看着沉默的伦德尔,高扬沉声道:“你反应很快,手段很高明,最关键的是你够狠,虽然你不明白我能做到什么而误判了形势,但这不是你的错,明白的告诉你吧,你够狠,让我觉得你会对我造成威胁,而我喜欢吧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
  
      高扬耸了耸肩,道:“我绝不会希望足以致命的把柄握在别人手上,如果是我,谁拿着能威胁到我生命的把柄,我就一定得干掉他,尤其那把柄是我为了活命而主动送到别人手上的,我就更得想尽一切办法干掉他,把罪证消灭干净,我不知道你能做到什么地步,但你够狠,也够聪明,这让我觉得如果让你活下去的话,你可能会对我造成威胁,我必须保证不留后患,所以很抱歉。”
  
      高扬说完之后,看着班图纳道:“你听到了,帮我个忙。”
  
      班图纳耸了耸肩,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把着挂在脖子上的步枪,将身子微微扭了扭,将枪口对准伦德尔之后,扣动了扳机。
  
      伦德尔身上中了四五发子弹后倒了下去,他的脸上还是一脸的绝望,高扬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伦德尔也算死了个明白,这是高扬对他为了求生而采取的手段所做的回报。
  
      打死了伦德尔,班图纳对着高扬道:“你都说过你不信上帝了。”
  
      高扬耸了耸肩道:“可以不信,不能不敬,我说过发过誓不杀他,那就肯定不能亲手杀了他,谢了。”
  
      说完之后,高扬对着趴在地上的俘虏指了指,随后又指了指那些已经捡起了步枪的村民们,在脖子上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看到高扬的动作,一直在旁边对着俘虏怒目而视的村民们立刻冲了过去,他们有的人对着俘虏开了枪,但是几个女人却是用手里的步枪枪托对着俘虏就是一阵猛砸,又哭又喊的。
  
      场面很残忍,伴随着惨叫和飞溅的血花,高扬扭过了头,对着班图纳沉声道:“我以为那些俘虏会反抗呢。”
  
      班图纳看的却是一脸快意,听到了高扬的话之后,班图纳用毫不掩饰的快活语气道:“这些该死的人只会欺负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在有机会的时候都放弃了抵抗,何况在这种必死的情况下了,没能得到宽恕,这些人又何必进行无谓的反抗。”
  
      詹森有些不忍,也是把脸扭到了一边,然后对着班图纳道:“你似乎很享受,也很高兴。”
  
      班图纳舔了舔嘴唇道:“确实如此,我的爸爸,我的妻子,还有我的村子里超过一半的人就是死在了这样的人渣手上,内战的时候一伙溃军洗劫了我们的村子,从此我就非常乐意干掉这些人渣,非常的喜欢。”
  
      被绑架来的人们很快完成了复仇,然后他们的悲痛压过了愤怒的情绪后,开始围着那一对死去的男女哭泣,一时间哭声震天。
  
      高扬叹了口气道:“得把他们送走,这些人听不懂英语,这是个好处,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可不想这里的事情被泄露出去。”
  
      詹森突然道:“有个问题,你们知道这些被绑架来的人来自哪里吗?”
  
      高扬张大了嘴巴道:“糟糕,我把这个给忘了。”
  
      班图纳立刻用阿姆哈拉语对着那些村民大声喊了起来,待和一个人说了几句后之后,班图纳也是一脸蛋疼的道:“真是糟糕,这些人只知道他们的村子叫什么,可他们连自己属于哪个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家,法克,这可怎么办。”
  
      说完了之后,班图纳苦笑道:“好吧,现在好消息是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了他们,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所以完全不必担心他们会泄露这里的一切,坏消息是,怎么让他们离开。”(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