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九百五十五章 新老枪神的对决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佣兵的战争》更多支持!
  
      如果有足够的c4,到了这个份上,高扬也敢下令用了,虽然用了就肯定是要被追查到底的超级大事件,可是,如果不搞死托姆勒,他们照样会死的很快,绝对比被人追查出来再干掉来的快。±小說,
  
      可惜,以车队为袭击目标的行动计划,根本就没准备太多的c4,因为没用处嘛。
  
      计划是乘托姆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干掉了他,而不是在这种对峙的情况下干掉他,别的不说,这段时间足够托姆勒往外打很多个电话了,而只要托姆勒向外打出去了一个电话,通知了他的助手是撒旦佣兵团下的手,那高扬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清洁工都失去了意义,高扬当然不介意使用重火力,只要能干掉托姆勒,现在给他个核弹他都敢用了,不过还是很可惜,他们没准备重火力。
  
      美国终究不是叙利亚,高扬他们在美国可没有超强力的军火供应者,枪是没问题,但是能用来轰楼的重火力,真的找不到,确切的说,是短时间内不可能找到的。
  
      没有重火力,没有足够的c4,高扬叹了口气,道:“行动失败,我们已经暴露了,但是无论如何,兄弟们,用尽一切手段也要干掉托姆勒!”
  
      高扬说完之后,十三号突然道:“谁说已经暴露了?你在开玩笑吗?有我在。有至少十个清洁工在。你以为暴露是那么容易的事?”
  
      高扬惊喜非常。急声道:“怎么可能?托姆勒待了那么久,难道他还不知道打个电话?”
  
      十三号平静的道:“全频道通讯堵塞,头儿,没有任何电话能打出,无线电通讯干扰从行动开始前的一刻就已经开启,除了我们正在用的通讯频率,不管是手机,还是无线电。以我们为中心,四公里范围内的内的一切通讯都已中断,至于固定电话,你也不用担心,我们的黑客美女已经切断了附近所有固定电话,放心吧,没人能向外联络,所以也就不必担心泄露的问题,只是我得提醒你,你们还剩下三分半钟的时间。要快。”
  
      高扬精神为之一振,他向后一伸手。道:“镜子!”
  
      艾琳立刻拿出了一面小圆镜,把围在镜框上的条儿捋直了之后,就是一个带有三十厘米长手柄的镜子。
  
      用一面镜子向建筑内观察情况,绝对比用什么先进的仪器都来得更加方便快捷。
  
      高扬接过镜子,一手拿着,慢慢的向门口伸了过去。
  
      刚刚把镜子伸出了墙壁,高扬只觉得手里微微一震,他拿着的只有半个手掌大的镜子已经碎成了粉末。
  
      高扬不由怒骂道:“法克,镜子也打!”
  
      就在这时,托姆勒突然在屋子里大喊道:“公羊,我知道你在外面,我以为我们的过节已经了结了呢,我没想到你他妈前脚拿了我的钱,紧跟着就来干掉我,我说,你可真是个言而无信的混蛋!”
  
      高扬无法从声音上分辨出托姆勒的位置来,他也大声道:“托姆勒先生,我只想说,你今天死定了!”
  
      “哈哈,真是可笑,公羊,相信我,能活下来的会是我,而不是你,你们死定了,都死定了,我向你保证!”
  
      高扬对后面的挥了挥手,指了指离他不远的汽车反光镜,然后由衷的道:“托姆勒先生,你的枪法很不错,应该说太强了,我此生仅见的强,你不愧是号称枪神的人!”
  
      托姆勒惊讶的道:“哦,看来你打听了很多东西嘛,好吧,既然你知道了,那我有句话想告诉你,现在,有人称你为枪神,哈哈,这太可笑了,公羊,说句实话,你这样的毛头,你就是一堆狗屎,真的,你就是一堆狗屎!这世道怎么了,怎么是个人就敢号称是枪神呢?真是太可笑了。”
  
      路德维希在高扬身后自言自语的道:“托姆勒虽然该死,但他这话倒是没说错,现在的雇佣兵,都是一帮什么玩意儿啊。”
  
      高扬笑了笑,没有理会来自路德维希的感慨,他只是大声道:“我确实得承认,托姆勒先生,你的枪法吓到我了,我没想到你离开战场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厉害,我以为你拿枪都拿不稳了呢。”
  
      托姆勒很是骄傲的道:“你可以来试试,我乐意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手是否会抖。”
  
      艾琳又递给了高扬一个汽车反光镜,高扬拿住反光镜,做好了准备后,大声道:“托姆勒,今天总得有个结局,你猜结局是什么?”
  
      在说话的同时,高扬突然把反光镜伸了出去,但是反光镜再次瞬间爆裂。
  
      高扬就像没受到任何影响一样,扔掉了反光镜后,笑道:“干得不错,很警觉嘛!”
  
      托姆勒也是哈哈一笑,道:“你要再敢把手伸出来,我就打掉你的爪子,没人敢在我面前伸出爪子的,没人有机会朝我伸爪子的。”
  
      高扬又拿过了一个镜子,而就在这时,路德维希突然大声道:“嗨,汤姆勒,好久不见啊。”
  
      路德维希一发声,托姆勒稍微沉默了片刻后,用极是惊讶的声音道:“法克,这声音太他妈熟悉了,你是大先生洪特?”
  
      就在托姆勒惊讶的说话时,高扬试图乘着托姆勒震惊的时候伸出镜子观察一下,但是,托姆勒再次打碎了镜子,而且,开枪的时候连说话都没停顿,连强调都没变。
  
      高扬彻底无奈了,路德维希却是笑了笑之后。大声道:“汤姆勒。你打的还是那么准。”
  
      “洪特。我姓托姆勒,不是汤姆勒,我纠正过你无数遍了,好吧,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我说洪特,你不是死了吗?”
  
      路德维希笑道:“如果我不是幽灵,那显然就是我没死了。是不是很失望?哦,还有,我是不是该骄傲,因为我或许是唯一在你枪口下捡了一条命的幸运儿。”
  
      “是该骄傲,你知道,我还没有失手的记录呢,不过显然你是个例外,我当时真该照你脑袋补一枪的,怪不得有些事会泄露出去,原来是你活了下来。不过,我得说你活下来我还挺高兴的。因为我们这些老伙计没人活着了。”
  
      路德维希感慨的道:“是啊,你赚够了钱,还把我们几个老家伙全都干掉,然后自己跑来当大佬,而我却得在监狱里度过漫长的时光,说起这些来,我真的很高兴你活了下来,好让我有机会来干掉你。”
  
      “你坐牢了?哦,洪特,这可不好,在牢里的日子不好过吧?”
  
      “其实还好,我在牢里过得挺舒服的。”
  
      “哦,那还好一些。”
  
      “嗯,是还好,嗨,汤姆勒。”
  
      “怎么了?”
  
      “我要进去干掉你了,为了大眼和蝴蝶。”
  
      “真遗憾我打死了他们两个,你要为他们报仇吗?好吧,来吧,进来吧,我该给你个了结了,你这些年过得不怎么好,我送你一程。”
  
      “好的,稍等,我来了。”
  
      路德维希像拉家常一样的说完后,把手里的步枪放在了墙边,然后拔出了一把贝雷塔m92手枪,沉声道:“步枪转向太慢。”
  
      高扬沉声道:“你是在送死,我们连屋里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我们甚至不知道他躲在那个方向。”
  
      路德维希一脸不在乎的道:“我这条命是捡来的,说实话我死活都无所谓,而为了干掉托姆勒,我乐意去死。”
  
      说完后,路德维希扬了扬下巴,冲着高扬道:“你枪法不错?也被称为枪神?”
  
      高扬微笑道:“是有人这么叫我,不过不多。”
  
      路德维希笑道:“托姆勒的枪神是被公认的,而你,我不觉得你像他一样厉害,不过没办法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拼一把,听着,我块头大,你躲在我身后,当他打死我的时候,你出枪打死他,你只有一枪的机会,我真希望死的不是你,虽然希望不大,好了,准备好了吗?”
  
      高扬还没说话,艾琳往前一站,沉声道:“长官,撒旦不能没有你,长官,我有头盔和防弹衣。”
  
      李金方拉了艾琳一把,而高扬看着艾琳笑了笑,道:“你不行。”
  
      不是高扬看不起艾琳,是艾琳真没机会打死托姆勒,路德维希说的没错,就是一枪的机会,而且是从找到托姆勒,到完成射击打出一颗子弹,时间不能超过零点一秒的极限一枪。
  
      高扬以前没这么打过,也没练过,因为想练也没法练,这样的一枪是不可复制的,不是真正逼到了没有退路的份上就不可能打出来的。
  
      高扬吸了口气,对着路德维希道:“准备好了吗?”
  
      路德维希笑了笑,微微转过了身子,示意高扬站到他背后。
  
      就在这时,那个被吓得爬到了地上,暗夜幽灵仅剩的一个幸运儿在地上爬着往后退。
  
      路德维希一脸奇怪的看着那个人道:“你要干什么?”
  
      “我不干了!我不要钱了,这他妈是送死!我放弃了,我退出,我退出,我不干了!”
  
      那个人已经崩溃了,路德维希看两眼后,突然把手枪插回了枪套,右手重新拿回了步枪后,伸手就跟拎小鸡儿一样把趴在地上的人给抓起来之后,笑道:“很好,既然你要当逃兵,我很乐意让你派上点儿用场。”
  
      仍凭被抓在手里的人又是挣扎又是大叫,路德维希把步枪往前一端,道:“到我身后!”
  
      高扬站在了路德维希的身后,这时路德维希沉声道:“三,二,一!”
  
      路德维希把头缩在那个被他当做盾牌的倒霉蛋身后,推着他两个人一起冲了出去,而高扬站在路德维希的身后一臂远的地方,同时紧跟着冲了出去。
  
      冲出去的时候,路德维希就开始开枪了,当然只是漫无目的的扫射。
  
      高扬躲在路德维希身后,可以有个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他需要完成搜索目标,瞄准目标,移动枪口的一系列动作之后才能开枪,而托姆勒一直在瞄着他会出现的位置,枪口微动就能开枪,甚至枪口不动就能开枪。
  
      凭借开始时被打死的人身上的弹孔是可以分析弹道,从而推测托姆勒的位置,但托姆勒是会动的,而且他确实一直在动,也就是说,托姆勒的位置无法推测,而且还不能猜测。
  
      连猜都不能猜,因为,一旦猜测后,脑子里就先入为主的有了影响,反而对极速搜索托姆勒的位置不利,还不如真的拼那么一瞬间的搜索。
  
      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高扬都是完全处于不利态势的一方。
  
      但是高扬敢拼,而且他确实也只能拼了。
  
      闪身到门前的一瞬间,被路德维希当做盾牌的人瞬间死去,子弹穿过了他的脑干后打在了路德维希的咽喉下方,两个人同时倒下。
  
      路德维希让出了一丝视野,高扬眼睛扫过,发现一个熟悉的发型。
  
      高扬单手挥枪,手枪在挥动过程中击发,然后后坐力让高扬的单手挥枪的轨迹有了个变化。
  
      高扬不知道他有没有击中托姆勒,但是他觉得托姆勒好像击中了他。
  
      子弹在耳朵和头之间的缝隙里穿过,擦着架在耳朵上的墨镜腿儿,冲击力带动墨镜撞到了高扬的鼻梁和眼眶上,让高扬就像重重的挨了一拳。
  
      高扬的视线有些模糊了,而且他在出枪的那一瞬间失去了平衡,朝着左侧倒地。
  
      在倒地之前,高扬又开了两枪,第三枪响起后,高扬终于落地。
  
      啪,啪,啪,啪,啪。
  
      五声枪响,门外高扬他们三人倒地。
  
      当高扬倒地时,李金方和艾琳也冲了出来,他们朝着商店里的三个人开枪,迅速在三个人身上全都补了一梭子。
  
      其实李金方和艾琳不用补枪了,。
  
      托姆勒没死,高扬在落地之前就会成为尸体。
  
      但是高扬落地时没死。
  
      是的,托姆勒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托姆勒躲在一个玻璃柜台后面,露出来半个脑袋,架着一把m4a1,而他露出来的左眼,已经成了一个血窟窿。
  
      至于两个保镖,一个人端着m4a1,他的眉心开了个窟窿,另一个拿着把手枪,因为步枪被托姆勒要去了,子弹从他张开的嘴里打了进去,不过这个纯属巧合,高扬想打他人中的。
  
      高扬拿枪的右手剧烈的颤抖着,抖得都快握不住枪了,眼泪鼻涕横流,以为他的鼻梁被墨镜撞得又酸又疼。
  
      左手撑地,坐在了地上后,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后,高扬才长出了一口气,叹声道:“原来我没死,我没死,还好,还好,还好……”(《佣兵的战争》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  本来想明天才写完打死托姆勒的,不过看在大家好像都很急的份上,断章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嗯,还是写个大章,今天就给出结果来吧,免得你们再威胁要砸我家玻璃...u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