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一千零八十三章 国礼
    吃完了午饭,再视察一下,分别接见了一些人后,巴萨尔离开机场的时候就已经快到五点钟了。》頂點小說,..
  
      高扬他们乘坐巴萨尔来时的直升机队来到了总统府,一同前来的,除了撒旦全体和泰勒这个编外人员,就只有达尼,法鲁克,和吉拉诺尔这三个人了。
  
      巴萨尔当然不会一直陪着了,高扬他们被安排到了休息室,等候晚宴开始。
  
      巴萨尔的总统府算不上金碧辉煌,这一点和卡扎菲的那种暴发户样式的行宫不同,不过,总统府无论如何也与朴素扯不上边就是了,不管是建筑本身,还是家具陈设,甚至是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东西,在懂行的人眼里,都向外透露着不是凡品的信号。
  
      在等候的时间里,高扬他们这些人还好,没有显得太不正常,尤其是高扬和格罗廖夫他们撒旦初创时期的老人,更是显得轻松自在,毕竟不是第一次进总统府了,当初他们也是进了卡扎菲的行宫的,虽然是不请自入打进去的,而且走的时候还尽其所能狠狠搜刮了一把。
  
      高扬他们显得轻松自在,而法鲁克他们三个就不行了,毕竟身份不同。
  
      待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七点半的时候,有人请高扬他们去赴宴了。
  
      晚宴设在宴会厅,很大的宴会厅,但是人并不是很多,白天伴随巴萨尔去机场的一些将领和官员都在,然后就是高扬他们这些人,其他的。就是一些工作和服务人员了。
  
      作为主人。在宴会开始之前照例是要发表一下讲话的。而讲话的时候,也就是巴萨尔送上他为宾客们所准备礼物的时间了。
  
      巴萨尔说了几句表示欢迎的话后,拍了拍手,大声道:“把我准备的礼物拿上来。”
  
      很快一个个仆人就送上了巴萨尔准备的礼物,礼物是刀,大马士革刀。
  
      高扬好歹也是少将,他的礼物肯定得和别人有所区别,巴萨尔为他准备得刀是阿拉伯弯刀样式的长刀。而其他人的刀就是短刀了,阿拉伯人习惯插在腰间的那种短刀。
  
      高扬一直想弄把大马士革刀,在卡扎菲的行宫里他本来是有机会得到的,但他当时选择了猎枪作为战利品,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得到了一把,在大马士革得到了大马士革刀,也算应景了。
  
      大马士革刀名为大马士革,其实钢是印度产的乌兹钢,大马士革不仅是中东的地理中心,过去一直也都是中东的经济和正治中心城市。当然也就是集散中心了,此外大马士革还集中了当时阿拉伯人最杰出的的手工艺人。古代的阿拉伯商人从印度进口了乌兹钢原料后,很大一部分钢材在大马士革就被刀匠做成了成品刀。
  
      大马士革刀之所以珍贵,不光是工艺问题,主要原因还是制作大马士革刀唯一的原料已经没了,印度的乌兹铁矿在十七世纪末就开采殆尽,真正意义上的大马士革刀,绝大部分是古代流传下来的。
  
      还有一小部分的大马士革刀,是印度偶然发现遗留下的乌兹钢锭后新近制成,但是这种依靠遗留下来的乌兹钢打造的新刀非常少。
  
      高扬发现巴萨尔赠送的短刀样式基本上是一样的,虽然有差别,但是差别很小,应该是新近统一打造的,而且是手工打制,所以样式上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
  
      让高扬很高兴的是,巴萨尔送给他的那把长刀刀鞘上没有恶俗的宝石装饰。
  
      刀鞘是木头为里,外面包裹了鲨鱼皮制作的,在鞘口和鞘尖位置上用白银包裹,刀柄和护手也是白银一体制作的,看起来很素净,但是仔细看看可以发现刀柄和刀鞘上的白银都有氧化的痕迹,所以这是一把老刀。
  
      高扬真的很喜欢巴萨尔所送的礼物,不过他并没能把玩太久,晚宴上,又是当着一国元首的面,总不能随身带着一把刀,所以把刀拿到手里欣赏了片刻,就得还给送上刀来的仆从,请人家代为保管先收起来,走的时候再拿上就得了。
  
      对于巴萨尔来说,最近的战局让他有高兴的理由,晚宴上气氛不错。
  
      菜也很好,只不过这种场合从来都不是真正吃东西的时候。
  
      晚宴很快就结束了,吃完了饭,高扬他们被请去会客厅,这时候,才是正式交谈的时候了。
  
      在中东人家里,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武,都会摆放上枪和刀什么的,如果是特别有钱的土豪家里,会客室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小型的武器展了。
  
      现代的枪械用来作为摆设,显不出什么档次来,讲究的人家里一般都会在墙上挂上富有中东风格的老式滑膛枪,滑膛枪装饰的豪华漂亮,没有什么使用价值,但是必须得能打响。
  
      至于那些石油土豪,或者像卡扎菲这样的人家里,自然是什么能作为工艺品一样挂出来的枪,就会挂什么了,所以欧洲的古董猎枪,这时就派上了用场,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欧洲著名枪匠所制作的名贵古董枪会出现在中东的原因。
  
      受邀参加晚宴,那么参观主人的家自然也是很正常的,虽然不可能把总统府所有的房子看个遍,但是为客人准备的房间,那是一定会被人领着看看的,顺便欣赏一下主人的收藏品。
  
      既然摆枪是种风俗,巴萨尔的家里当然也不会例外。
  
      帮摩根找枪时间长了,高扬对古董猎枪敏感,其他的地方还好,会客厅里的墙上却是挂了两把立双老猎枪,所以一进了会客室,高扬的眼就被墙上挂着的古董枪吸引的移不开眼了。
  
      把枪拿在手里不可能,但是靠近了仔细瞧瞧肯定是没问题的,
  
      根据摩根所教的鉴赏知识,高扬把几个关键的位置先看了一遍,找找有没有枪匠留下的名字或者什么记号。
  
      高扬对于古董猎枪并没有什么特别深入的研究,看了半天,他也没能认出来枪到底是谁的作品,其中一把枪扳机上方的金属板上倒是刻着枪匠的名字,可是高扬怎么想,也想不起那个枪匠的半点资料来。
  
      研究了半天,高扬得出的结论是,这两把枪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古董枪,年代也不会很久远,最早也超不过1900年以前去,而且肯定不是什么特别著名的枪匠作品。
  
      正在高扬凝神研究的时候,身边突然有人道:“看起来公羊将军对猎枪很有研究?”
  
      高扬扭头一看,却是巴萨尔在说话,他连忙摆手道:“谈不上有研究,只是很感兴趣,略懂,略懂而已。”
  
      巴萨尔微笑道:“我不止一次听说,公羊将军你的枪法极其的好,而且霰弹枪用的也是特别的好,枪法好的人,自然会对枪感兴趣了。”
  
      说完后,巴萨尔凝视着墙上的两把猎枪,沉声道:“这两把猎枪,不是什么名贵的珍品,但对我来说却有很特殊的意义,这两把枪都是我父亲的,他经常用这两把枪打猎,而其中的一把我也用过很多次,所以,我就把这两把枪挂在了这里。”
  
      高扬都不知道怎么接口了,于是他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专注的看着那两把猎枪,这时巴萨尔却是话风一转,微笑道:“看来是我疏忽了,我该送您枪,而不是刀才对的,因为您看起来明显对枪更喜爱一些。”
  
      高扬赶紧道:“不,不,您误会了,我是对枪很感兴趣,但是我对刀同样的热爱,我非常非常喜欢总统先生送给我的礼物。”
  
      巴萨尔笑了笑,点了点头,随后却是转身走开,对着他一个侍从低声说了几句后,随即又走回了高扬的身边,低声道:“公羊先生,您在大马士革的这段时间,做出了很多大事,可能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起到了多么关键的作用,我必须承认,您的到来,对我们的帮助很大。”
  
      高扬低声道:“总统先生,您过奖了,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很高兴做了些什么,但我不敢认为自己的作用无可替代。”
  
      巴萨尔微笑道:“公羊先生,不,我该称呼您为将军,叙利亚需要您这样的人才,您是否有兴趣考虑一下留在叙利亚长期发展的可能呢?”
  
      怕什么来什么,高扬就怕巴萨尔再次对他提出招揽,但是巴萨尔既然提出来了,那没办法,该拒绝也只好拒绝了。
  
      “抱歉,总统先生,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所以无法长期留下,另外,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您的麾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出现,我是否留下,其实意义并不是很大,还有,我其实有很大的可能再次返回这里的,希望到时候还能得到贵方的支持。”
  
      巴萨尔耸了耸肩,道:“好吧,我无意勉强您,我尊重您的选择,我只想告诉您一句话,叙利亚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就在这时,巴萨尔刚刚吩咐过得侍从回来了,而且手里还端着一把古董猎枪。
  
      巴萨尔接过侍从送上的猎枪后,往高扬身前一松,微笑道:“我不太懂古董枪,只知道这把枪是十九世纪的作品,出自欧洲,现在它归您了,希望这个礼物能让你喜欢。”(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