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枪神嘛
    能教的,高扬早教了,但是有的人在他教过之后还能有些进步,可是有些人却怎么练也就那样了,这就是天赋问题了,而人的天赋总是有限的,就像高扬一辈子也别想成为安迪何那样的医生一样。
  
      泰勒的中距离射击也还不错,他的任务毕竟是经常需要进行中远距离射击的,虽然他的任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保持着静默才能完成,一旦开枪就意味着任务失败,但中口径大口径的枪必须会用,而且用的还不能太差,所以泰勒的中距离射击也是有一套的,按照高扬的标准,能给泰勒一个良好。
  
      现在的步兵,其实绝大多数对于中远距离的射击都没有什么要求,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是小口径当道成主流了,在实战情况下,能保证二百米以内的射击精确,妥妥的够用了。
  
      但是对于雇佣兵来说呢,情况有些不太一样,在城市战环境里,肯定是用不着什么中距离射击,但是在野战的条件下,雇佣兵又得不到什么坦克或者直升机的掩护,只能靠手中的轻武器解决战斗,所以中距离射击就显得很重要,相对来说,雇佣兵肯定比正规军加重视中距离射击的。
  
      远距离射击,那是专门的精确射手和狙击手的事情,雇佣兵里一个突击手能在四百米的距离上,还能保证足够的精度,在现在的低强度低烈度战争条件下,已经相当够用,至于碰到叛军这样的对手,或者在非洲混。足够以放风筝的方式把对手打的欲死欲仙了。
  
      对于撒旦来说,只要是打野战,那肯定要保证至少四五把以上的中口径步枪的,有个四五把枪,再加上高扬这个强到不似人类的精确射手在。只要对手不动用重武器,就算是遇上了素质很高的部队,来上百八十个也能搞定。
  
      高扬走了一圈,看了看一众人的射击后,心里还是挺满意的,撒旦这个团队里。一共有六个人有中距离精准射击的能力,三个人有远距离精准射击的能力,如果要是再加上泰勒,那就是七个人有中距离射击能力,够用了。很不错了。
  
      高扬放下枪不打了,塞德夫却是有些摸不清头脑,看着高扬在众人后边依次站了一会儿,塞德夫终于是一脸不解的道:“将军,您为什么不继续射击了呢?”
  
      高扬叹了口气,道:“这样的对手有些提不起兴趣,反正敌人也没有什么威胁,提不起什么精神。”
  
      塞德夫很是诧异的看着高扬。一脸不解的道:“将军,我始终认为,只有死去的敌人才是好敌人。为什么您能尽解决所有的敌人,却还要留着他们呢?敌人可是在射击的,就算一个敌人打出的一发流击中了我们的人,那不也是不该有的损失吗?”
  
      高扬听的心里突然就是一惊,塞德夫说的有道理,但这并不是高扬心里一惊的理由。而是他发现自己已经骄傲了,已经自大了。
  
      高扬有资格骄傲。但骄傲绝不是个好习惯。
  
      狮子搏兔亦尽力,敌人是很弱。可是活着的敌人,那就有威胁,而且敌人在开枪,如果运气不好,一个根本不会瞄准的敌人,可能就是打出了一发致命子的那个人,而如果敌人都死光了,那当然就不会出现那种小概率的事件。
  
      高扬是个很擅长学习的人,也是个很自省的人,发现了不好的苗头,他会自我纠正,如果自己没发现,但是别人提了出来,他也一定会接受意见。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高扬当雇佣兵久了,见过的世面多了,也就失去了当初入行时那种如履薄冰的紧张,对于一些普通的行业来说,骄傲可能会只是让人固步自封,而打仗这种事,谁也不比谁多条命,再厉害的任务,被打中了要害也就是一个子就送命的事儿。
  
      现在再打仗,如果敌人不厉害,高扬就不会太感到紧张了,在战场上能放轻松这是好事,只有老兵能做到这一点,但是过于放松,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可就不好了,这样就会渐渐失去警惕性,而失去了警惕性的佣兵团,早晚出事。
  
      只有死去的敌人才是好敌人,高扬对这句话很熟悉的,可是今天在塞德夫的嘴里说出来,却是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高扬决定把只有死去的敌人才是好敌人这句话当成座右铭,每次战斗前先默念几遍,不能骄傲,不能给敌人任何可乘之机,能立刻干掉敌人,就千万别拖,电影里多少反派是在说废话的时候被反杀的,他可不想犯每次看电影都会吐槽的毛病。
  
      高扬重端起了枪,瞄准了一个敌人后,沉声道:“少校,你说的没错,只有死去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也是给自己一个警醒,也是对塞德夫发出一个宣言,说完后,高扬就大开杀戒了。
  
      虽然用的是左手,但是射击的难度低,高扬此时的射速并不比他用右手来的慢,当然,这也有他近一段时间苦练的结果。
  
      高扬一出手,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听高杨的枪声,看着高扬枪口下的目标接连倒下,能感受到一种韵律,响起来就是一个节奏,时间间隔几乎没有误差,作为己方的人,听着声音就能让人觉得打心眼里舒畅。
  
      而对于敌人来说,尤其是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都不带打个磕绊,不管做什么动作,干什么事儿,是跑是躲都是按照同样的速度一个个爆开花的人,那就惨了,除了绝望还是绝望,都不知道干做什么的。
  
      “#¥%……”
  
      塞德夫叽里咕噜的脱口而出一连串的脏话,对于阿拉伯语的脏话,高扬有些能听懂,但是大部分的还是听不懂,毕竟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脏话嘛,自然也就没什么机会学。
  
      塞德夫骂了什么,高扬听不大懂,不过所有第一次见高扬放开了打,而且又有足够的靶子可供他打的时候,而且又懂射击是怎么回事儿的人脱口而出的话大致上都差不多,非就是我次奥,枪还能这么打,或者就是法克,这还是人吗,总之就是这一类的话了。
  
      塞德夫已经看傻了眼,这根本就是常事儿,撒旦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人会多看塞德夫两眼。
  
      高扬速打完了匣里的子,左手放下枪托,速换了匣,赶再端起枪来,噼里啪啦又是一顿连射,二十发子打完,再停下换子就行了。
  
      “果真是,果真是……”
  
      “#¥%……”
  
      战情并不是很紧张,在顶楼一个大房间里的守军很多人忍不住离开了战位,就在高扬身后或者旁边,看着高扬的射击,或者失神连声赞叹,或者如塞德夫一样,看几眼后立刻就是一连串的脏话飚出来以此表达自己的心情。
  
      高扬吓人的地方不是他打的准,而是他打的又准,看着高扬一枪一个绝不含糊,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被他的枪口一路横着移过去,轮到了就是个死的下场,那些平时打中一个都觉得劲的人不被惊到就怪了。
  
      用拳头打人,普通人一个打一个,功夫高手一个打十个大家也能接受,可用枪打人和用拳头打人还不一样,用枪,就像赛车差不多,一个人开车油门踩到底也就是跑二百公里,别人也一样,大家都是时速跑二百公里,可是突然就来了一个人,同样一辆车轻轻松松的就把时速飙到了三百四百公里,你说惊不惊。
  
      高扬打的真入神,格罗廖夫的机枪又响了,然后一辆开上路的卡车被他打爆在了半路上。
  
      就在这时,李金方大吼道:“坦克炮,撤!”
  
      正在射击的高扬抄枪就跑,结果转身却发现被人围了个严实,高扬急声道:“走啊!”
  
      一嗓子喊退了堵住他的人,高扬步跑出了他刚才射击的屋子,过了没多久,轰的一声,感觉到楼板一震,头上哗哗的往下掉灰的时候,李金方轻描淡写的道:“敌人的炮打歪了,他们的炮打在外墙上了,没打进屋里。”
  
      高扬摆了摆头,道:“这间屋子不能待了,刚才打的太狠,太招摇,换个屋子继续打。”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詹森却是大声道:“敌人的坦克撤退了,敌人线撤退了。”
  
      高扬一听,又回到了刚才的射击位上,看了看果然是叛军开始面撤军了,坦克就没往前,直接又退了回去,而那些步兵也在线往后撤。
  
      高扬已经彻底没了威胁,那些往回跑的敌人,可不是把后背亮出来等着挨枪子又是什么。
  
      重摆上了枪,高扬又开始了射击。
  
      能多打一个是一个,现在多打死一个敌人,下次敌人进攻的时候就少一个威胁,总之是多多益善,打死的越多越好。
  
      终于,没了可打的目标后,高扬松了口气,对着詹森道:“敌人撤了?”
  
      “是,敌人撤回到村子里了。”
  
      “看看村子里还有其他自爆的卡车没,如果没有的话,今天估计就这样了,敌人不会再来了。”
  
      詹森看了一会儿后,大声道:“没有了,头儿,村子里很多汽车,但是没有自爆的卡车了。”
  
      高扬收起了枪,呼了口气道:“行了,打完收工,回去擦枪了。”
  
      塞德夫冲着高扬伸了伸大拇指,然后狂热的一把抱住了高扬,然后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高扬颤声道:“将军,教我,教教我,求你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