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一千三百四十章 公羊大魔王
    热门推荐:、 、 、 、 、 、 、
  
      fc的规则,拳手被打下拳台后也不算输,仍然能回到拳台上继续开打,当然,将其打下台去的拳手也能跟下去接着继续暴揍。
  
      得到了李金方的提醒,看了看李金方和朴根勋的状况,裁判在回过了神儿之后,还是毫不犹豫抓住了李金方的胳膊,然后高高的举了起来。
  
      “詹尼斯.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于是他干脆利索的结束了战斗,很奇怪,詹尼斯为什么会很生气呢?我们来看一下慢动作,哦!哈哈,朴根勋在向他吐口水,这是朴根勋为了获胜而采取的终极大招吗?”
  
      李金方的手被举起来的时候,整个运动场的人都疯了,打架见多了,格斗也见多了,但是能把架打到这么帅,那可真是第一次见。
  
      李金方和朴根勋在台上连耗带磨,时间也才将将够十分钟的样子了,不过就算只有这十分钟,到场的观众也算是值回了票价。
  
      高扬站了起来,给李金方轻轻的鼓掌。
  
      李金方很快就走回了高扬身前,啪的一个抱拳之后,大声道:“师父!”
  
      再好几台摄像机面前,高扬很是点了点头,拍了拍李金方的肩膀,然后大声道:“唔,干的还不错,不过,你的手法稍微有一点点的问题,你附耳过来。”
  
      反正脸上有面具,也不怕被人看到表情,高扬搂着李金方的肩膀,面具下的脸极是狰狞,然后用极度怨恨的语气道:“混蛋!老子被你害死了!你把场面搞这么大,气氛引的这么嗨,你让我怎么接?你说,现在都这副场面了,我怎么接得下!”
  
      李金方轻声道:“不好意思,一时高兴,没控制住,不过是你说让我羞辱他的,我打完了。你再来怪我不合适吧?”
  
      高扬连连的点头,道:“行了,赶紧的,给个指示。我怎么打才能不显的太难看?”
  
      李金方沉声道:“你那两下子,能赢了就是万幸,别想什么难看不难看的事情了,记住这两天教你的,瞅个空子。一击ko,要不然你怎么打都是丢人,行了,抓紧时间上去吧,乘着金基哲还没回过味来。”
  
      看着像是高扬在教育低着头,时不时点下头的李金方,实际上却是李金方对高扬抓紧时间面授机宜之后,高扬拍了拍李金方的肩膀,然后快步走上了拳台。
  
      换人之际,现场的主持人又回到了拳台上。高扬一上去,就立刻把话筒对准了高扬,然后一脸急切的道:“大魔.王,请问你对自己的弟子表现满意吗?”
  
      高扬朝着主持人摇了摇头,道:“不是大魔.王,我的名字正确的顺序是王.大漠,大小的大,沙漠的漠,不过你要是愿意叫我大魔王呢,其实我也没什么意见了。关于战你死.张呢,我对他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王大漠当然是高扬的假名了,他要的就是把名字放在前面念的效果,至于詹尼斯.张。念慢点儿也就明白高扬为什么坚持给李金方起这个假名了。
  
      听到高扬在台上和主持人的交谈,在场的华夏人立刻就笑喷了,包括远在华夏的观众,以及到现场来看高扬的几个人。
  
      叶莲娜是懂汉语的,她立刻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坐在她身边的阿黛尔却是一脸不解的道:“你在笑什么?高的话很好笑吗?”
  
      叶莲娜低笑着解释道:“这个。用英语来说他的名字比较正常,可是用汉语说的话,他的名字就是,就是大魔鬼,魔鬼之王,他就是撒旦,你可以这么理解。”
  
      阿黛尔恍然大悟,然后皱眉道:“这种利用不同语言不同发音来到达的效果,有那么好笑吗?”
  
      叶莲娜挥手道:“哎呀,你不懂啦,你的脑袋是不会理解的。”
  
      正常些的人就能理解高扬的苦心了,艾琳笑的很夸张,她拍着自己的大腿,对着身边的人低笑道:“哈哈,期盼这一刻好久了,公羊大魔王,真是太好笑了。”
  
      有人理解,有人不理解,而高扬只要达成他想要的效果就行了。
  
      高扬在说话的时候,当然不会忘了观察一下还在台下,迟迟不肯登台的金基哲。
  
      在台上胡说八道,为主持人和现场的观众解释了一下李金方用的是什么功夫,李金方说的内家拳又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同时,高扬心里一直在祈祷金基哲千万别上台,最好金基哲被李金方吓得不敢再和他动手直接认输,那就最完美了。
  
      李金方赢得再漂亮也没什么用,最后还是得看高扬和金基哲的比试结果,其他的不说,光是上千万美元的收益就只能赢了之后才拿的到手。
  
      高扬想赢,也很想拿钱,所以他才祈祷金基哲主动认输,因为金基哲要是真上的话,现场观众就会明白原来他这个所谓的师父却是远远比不上徒弟也就罢了,上千万美元的收益泡了汤才是真正的损失。
  
      所以高扬就没挑衅金基哲,但是很可惜,在一阵慌乱过后,终于把朴根勋安置妥当的金基哲还是沉着脸,缓缓的走上了拳台。
  
      主持人也是没眼色,金基哲的脸阴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他还把话筒递到了金基哲的脸前边,大声道:“金基哲,你对刚才结束的比赛有什么想说的吗?”
  
      金基哲的为之一滞,然后他不耐烦的把话筒一拨,随即伸手指着高扬历喝道:“废话少说,我一定要打败你!”
  
      高扬没有说话,死死的盯着金基哲,走到了金基哲身前,与金基哲对面而立,然后他缓缓的伸出了一个拳头。
  
      高扬的拳头距离金基哲的鼻子已经很近了,他缓缓张开了拳头,指尖差一点点就蹭到金基哲鼻尖的距离上,掌心向上,把手指一弯,然后大声道:“来!”
  
      主持人下场,裁判向两人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这时本来该是互相致意以示友好的,但高扬和金基哲却是都走回了各自出发的角落,然后转身盯着自己的对手。
  
      裁判把手一挥,大声道:“开始。”
  
      高扬往前走了三步,金基哲也往前走了三步,然后两个人就像约好了似的,齐齐站在了原地不再前进。
  
      高扬就站在了地上,他不能再前进了,他要是再靠近金基哲,到了合适的距离,是出手还是出手,这可是个大问题,出手吧,高扬会的就那么几下,一脚撩阴腿放倒金基哲,高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可是这样就算严重犯规输了,如果不用撩阴腿的话,高扬压根儿就不敢主动出脚。
  
      高扬的打算就是让金基哲主动进攻,然后他在躲避的过程中看有没有机会狠狠的给金基哲来一下子,要是没机会,那就一直躲,直到抓住机会为止。
  
      所以高扬站在原地不是别的,就是他不敢往前走了。
  
      金基哲呢,他也不敢走了,虽然认为李金方不可能是高扬的徒弟,可李金方却是把金基哲给吓住了,就算高扬不如李金方厉害,但到底有多厉害,金基哲却也是无从得知。
  
      金基哲被李金方吓住了,所以他的打算是等高扬先出手,然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反击,总的来说,就是金基哲也不太敢主动进攻。
  
      两个人的打算都是一样一样的,所以两人走了三步就都不肯前进了。
  
      大眼瞪小眼对视了足足一分钟还多,高扬脑子都蒙了,而金基哲也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至于观众们,观众们当然就更加的傻眼了,无限制格斗大赛,两个选手谁也不肯往前走,这种场面谁见过啊。
  
      主动往前走,就得主动进攻吧,所以高扬拿定了注意,他是坚决不会前进一步的,但他发现金基哲好像也是一样的打算。
  
      两个人都不动,裁判左看看,又看看,看了半天之后,走到了两人中间,再次做了一个比赛开始的手势。
  
      两人还是不动。
  
      观众里已经有稀疏的嘘声了,高扬觉得有冷汗开始从额头上流下,但是还好,他带着面具,就算有汗别人也看不出来,于是他干脆把手一背,右脚一颠一颠的,然后把头一点,示意金基哲来找他。
  
      金基哲脸上也开始有汗了,高扬觉得他怎么也能耗得过金基哲,对于一个雇佣兵来说,死要面子活受罪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嘛,再说了,他还是精确射手兼狙击手,就算耐性比不过崔勃,还比不上他一个金基哲。
  
      高扬很有信心,他认为肯定能把金基哲拖到方寸大乱,但是他很快发现姜还是老的辣,论脸皮,也是老的厚,金基哲动是动了,可惜动的是嘴不是腿。
  
      “按照我们的习惯,高段位会让低段位的先出手,年纪大的也需要让着年轻的,所以,来吧,我让你先出手!”
  
      高扬愣了一下,不过他的脑子还是很快的,于是他把手一挥,然后用很是不屑的语气道:“华夏古语有云,达者为先!你师父有没有教过你?我的年纪确实比你小,但论实力你差的太远,出于自尊,我实在无法向你出手,你来吧,我让你一只手。”
  
      金基哲为之语塞,然后他突然再次大声道:“我不认为你比我厉害,所以你称不上达者!”
  
      高扬哈哈一笑,然后指着台下的李金方道:“要不让我徒弟上来和你练两手?”(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