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义气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要和沙瓦见面并不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高扬要做出很多安排才行。 .? `
  
      和雅列宾一起到了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在市中心,但是位置相对偏僻些,是个非常古老的街区,要逃跑的话道路四通八达,而且全是小路,之所以选这样的地方,是因为高扬遇到特种部队想要活捉他或者干掉他的话,还有一拼的余地,可是要被人用炸弹或导弹来一,那他就彻底完蛋了。
  
      为了避免让人从空中来一,高扬到市中心让很多人当了他的盾牌,他觉得在市中心,就算被美国人现了,也不至于给他来一激光制导炸弹吧。
  
      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塔尔塔先去见沙瓦,见了面之后塔尔塔自然也会对沙瓦的可靠程度先做出个评估来,如果觉得没问题,才会带着沙瓦来见高扬,如果觉得有问题,那他直接就把沙瓦灭口了,或者更进一步,沙瓦要是真变节了,有个陷阱在等着塔尔塔的话,塔尔塔也就直接葬哪儿了。
  
      但沙瓦确实就像他说的那样没有出卖高扬,塔尔塔肯定是这样判断的,所以在见到了沙瓦之后,塔尔塔才会带着沙瓦套圈子,防止有人跟踪最后把他送到高扬的面前。
  
      塔尔塔足足带着沙瓦饶了两个钟头,开车,步行,搭乘公共交通,再特意进入一些建筑绕来绕去还变装,免得天上有无人机在盯着他们,自从上次被人用无人机跟踪了一次后,塔尔塔特别注意来自天上的眼睛。
  
      沙瓦的样子真的很凄惨,他一只眼睛严重充血,走路一瘸一拐的,塔尔塔得扶着他才行,两只手都用纱布胡乱的包裹了一下,但几个指尖还是能看出血迹。
  
      “老大……”
  
      沙瓦的脖子中弹导致声带受损后嗓音本就特别沙哑,至于现在,更是哑的厉害。?.说话就像两块瓦片在摩擦一样。
  
      高扬站在那儿,轻轻拍了拍沙瓦的肩膀,结果他满是感慨的话还没说,沙瓦就被他拍的往一边一个趔趄。
  
      高扬拉了把椅子。低声道:“坐下说。”
  
      让沙瓦坐下之后,高扬叹气道:“你受苦了,很抱歉让你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过来,我现在被人盯得很紧,不得不小心些。”
  
      沙瓦点头道:“我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
  
      高扬看了看沙瓦的手指,皱眉道:“你的手怎么了?”
  
      沙瓦咧嘴笑了笑,低声道:“手指没事儿,他们拔了我七片指甲。”
  
      高扬的脸色很难看,但他思索了片刻后,低声道:“这事儿只能就这么算了,我和波罗涅申科达成了协议,他以后不会再找麻烦了,而且以后会对白鲨帮的存在视而不见,唯一的要求。别太过分了搞得天怒人怨就好,所以现在我们不能报复。”
  
      沙瓦点了点头,然后笑道:“报复?我可没想报复,说实话,能出来我就够吃惊了,我知道你会救我,但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我放出来了,经过这件事,白鲨帮在基辅再也没有对手了。”
  
      很是愉悦的说完后,沙瓦却是紧接着一脸为难的道:“老大。我来见你,其实是想向你道歉的,这次的事件怪我,本来不该出这事的。上次我们去拉了一些东西,你又给了一大笔钱,我给做事的人分下去后,觉得应该奖励一下做事很勤快的几个兄弟,于是我就把上次从酒窖拿出来的酒给了他们几好瓶,一人一瓶。结果,有个混蛋带着他的几个小弟拿酒跑去一个餐厅吃饭,还一直吹个没完,我们以为波罗涅申科没有追究这件事,但他其实一直在追查的,一个警察现了他,然后立刻把他抓了起来,那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到了今天早上,他们直接动手抓人了。??.?`”
  
      高扬点了点头,低声道:“原来是这样,还好,这不是我最担心的情况,不过沙瓦,我说过很多次了,现在做事得小心点儿,那些酒你藏起来自己慢慢享用就好。”
  
      高扬这是在责怪沙瓦了,沙瓦一脸惭色的道:“是,我最近太嚣张了。”
  
      高扬摆了摆手,低声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用再提起了,你那个最先被人抓去的人怎么样了。”
  
      沙瓦停顿了片刻,然后一脸失落的道:“他被整的很惨,在今天凌晨扛不住了把知道的都供了出来,不过他只说了我们用车去波罗涅申科家里拉东西的事,拉图纸的事没说,因为也没有问他,因为他炫耀才出了这件事,而他也确实出卖了白鲨帮,按规矩,我该杀了他,但是,但是老大,我来,是想替他求情的,能不能留他一命?”
  
      抬头看了高扬一眼后,沙瓦又低下了头,很是不安的道:“我知道规矩,我真的知道,但是他招供确实是受不了了,我知道那个滋味,他是最早跟我打世界的人,也一直很可靠的,做事也很勤勉,从没出过岔子,这一次,他确实该死,但是,他确实是我最好的兄弟乐,我,我下不了手……”
  
      高扬低声道:“是谁?”
  
      沙瓦很是为难的道:“阿廖沙。”
  
      高扬立刻道:“哦,阿廖沙啊,我知道他,他还送了我一个打火机呢,这家伙确实挺冒失的,他干这种活儿本来就不太合适,沙瓦,这得怪你,你用人不当,阿廖沙打打杀杀的是个好手,但你让他参与这些需要保密的活儿,是你的不对。”
  
      沙瓦点头道:“是的,我不该让他参与这些细致的工作,但他非常可靠,我才……”
  
      出身微末,带着一帮穷哥们敢打敢杀混出了点名堂,混出来之后,沙瓦对跟着他拼杀的一帮兄弟很不错,所以沙瓦也是个讲义气的人,高扬很欣赏沙瓦这一点,他才愿意扶持沙瓦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讲义气是沙瓦的优点,既然欣赏沙瓦的优点,高扬就不会逼迫沙瓦做出不讲义气的举动来,于是他沉声道:“沙瓦,怎么处理阿廖沙,那是你的事,你不必跑来问我的,我信任你,你觉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用你认为合适的方法,如果你认为阿廖沙还该死那就干掉他,如果阿廖沙不该死,那就让他好好的活着,你自己做主。”
  
      沙瓦抬头看着高扬,惊讶的道:“可以吗?”
  
      高扬笑道:“必要的惩戒当然得有,让他记住这个教训,长长记性就好,但是出了这事就杀了阿廖沙,那就太过分了,当然了,如果阿廖沙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那么不管你和他关系多好,该杀还是得杀,这是我的观点。”
  
      沙瓦连连点头道:“谢谢,谢谢,我知道怎么做的,我得好好教训阿廖沙一次,当然这事我也有错,不过还是谢谢老大。”
  
      高扬微笑道:“你一定要见我就是为了替阿廖沙求情对吗?兄弟,我没想什么事都替你做主,白鲨帮是你的,你不必什么事都特意问我的,你的人你的事,当然是你做主嘛。”
  
      沙瓦轻笑道:“这事不一样,差点误了你的大事嘛。”
  
      高扬点头,然后他低声道:“最近我这边的事比较麻烦,和你见面也比较危险,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就赶快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这次被折腾的挺惨,你得休养几天了。”
  
      高扬的东西全在沙瓦哪里放着,而且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比如最近巧取豪夺而来的图纸最后全交给了沙瓦存放,但是高扬一个字都没提,信任就是信任,这些事不用说,如果他不再信任沙瓦,也还是不用说什么,直接把东西拉走,然后彻底抛弃沙瓦就算了。
  
      沙瓦站了起来,低声道:“好的,那我就先走了,老大,你小心一点。”
  
      塔尔塔从门外进来,扶着沙瓦走了,高扬呼了口气,端起了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低声道:“走吧,又该撤了,我讨厌这种感觉,就像东躲西藏的老鼠。”
  
      雅列宾站了起来,一脸无奈的道:“又是和我截然不同的选择,我真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很欣赏你。”
  
      高扬笑道:“很简单啊,义气这东西对情报机构来说是多余的,是不该有的情感,属于必须摒弃的东西,因为你们根本不需要用义气来作为核心凝聚力,但对我来说义气就很珍贵了,就说沙瓦吧,先他跟我混必须有足够大的利益,可是除了单纯的利益之外,总得有其他的东西吧?”
  
      雅列宾沉声道:“恐惧就很有效。”
  
      高扬点头道:“没错,利益加恐惧是控制人最基本的手段,但是雅列宾,恐惧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其实不太可靠,对那些根本就不怕死拿着生命不当回事的人来说,你怎么拿生命威胁他?他们都只是混黑帮的,你可别拿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来要求他们,你们受过比义气和恐惧更深层次的训练,这些混黑帮的可没有,我也没有,所以对我和沙瓦这种人讲义气比吓唬有效的多。”
  
      雅列宾耸肩道:“有道理,你们层次太低了。”
  
      高扬笑道:“这次他被抓去受尽酷刑也不肯出卖我,可不是因为怕我会杀了他,而是他对我讲义气,觉得出卖我比死还难受而已,这年头讲义气的人不多,其实一直就很少,而沙瓦是难得一个讲义气的人,我很珍视他这个优点,所以我得让他好好保留这个优点。”(未完待续。)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