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传承
    新圣女公墓是莫斯科一个很著名的景点,是的,这是一个景点。
  
      新圣女公墓并不是国家公墓,但是埋葬了很多俄罗斯历史上的名人,比如普希金,契可夫,乌兰诺娃,果戈里等等很多非常著名的人物,正治人物埋葬在这里的也有不少,比如赫鲁晓夫和叶力钦。
  
      最重要的是,黑魔鬼的人在死后会长眠于此。
  
      出租车在墓园门口停车,雅列宾下车之后,缓缓的走进了墓园。
  
      满是鲜花和绿树,还有设计各有特色的墓碑和雕像,游客很多,很多人来次凭吊俄罗斯历史上那些大名鼎鼎的人。
  
      雅列宾没有停留,他一路走过那些极富特色的雕像时完全没有驻足的意思,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来参观的。
  
      离开了墓园里的大路,雅列宾在众多名人的墓碑间左拐右拐,显示出了他对这个墓园的熟悉程度。
  
      渐渐的,雅列宾来到了墓园里一个偏僻的角落,这里已经不再有游客,附近也没有长眠者的雕像和大墓碑。
  
      再一转,绕过一拍高大的灌木丛之后,高扬看到了几个墓碑。
  
      只有几个黑色的小墓碑隐藏在高高的草丛之中,没有雕像,甚至墓碑上面连文字都没有。
  
      这是几个没有墓志铭的墓碑,纯黑色,藏在草丛里,就像长眠在坟墓里面的人生前一样,一切都不能为人所知。
  
      生前沉默,死后也同样沉默。
  
      雅列宾站在了墓碑前面,他来回看了看几个墓碑,然后他低声细语道:“兄弟们,我来看你们了。”
  
      高扬看到了有个人站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大约十几米,在一丛开满了鲜花的灌木后面,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但也绝对能看得到。
  
      只是雅列宾和格列瓦托夫就像完全没看到附近有人一样。
  
      格列瓦托夫终于开口了,他举手敬了一个礼,沉声道:“我是格列瓦托夫,我跟随队长来看你们了。”
  
      雅列宾蹲了下来,他抚摸着一块黑黝黝的石头,低声道:“你们寂寞吗?应该不会,你们埋葬在了一起。”
  
      雅列宾依次将几块无字的黑色墓碑摸了一遍,依次将一支鲜花放在了墓碑前,最后他站直了身体,指了指高扬,笑道:“我的学生,黑魔鬼的新队长,和你们没关系,我只是想通知你们一声。”
  
      长叹了口气,雅列宾突然抬高了音量,大声道:“过来吧。”
  
      那个站在灌木后面的人慢慢走了过来。
  
      五十多岁,身体有些粗壮,脸上留着短短的略腮胡子,圆脸蛋,看起来很平凡很常见的一个俄国人,但高扬知道他的身份。
  
      巴斯科夫,曾经是黑魔鬼的一员,现在是俄国情报界的三巨头之一。
  
      高扬是猜的,但等那个人一开口,高扬就确定了自己没有猜错。
  
      “队长,您好。”
  
      雅列宾缓缓的转过了身,沉声道:“巴斯科夫,你好,好久不见。”
  
      巴斯科夫脸上的神情很奇怪,他低声道:“您去过红场了。”
  
      “去过了。”
  
      巴斯科夫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您会去红场,也知道您去过之后一定会来这里,我不方便去红场,就在这里等您了。”
  
      雅列宾点了点头,道:“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来。”
  
      两人静静的对视了片刻,抬起头的巴斯科夫又低下了头,道:“对不起,队长。”
  
      雅列宾摇了摇头,道:“没有对不起,都过去了,我不能说你做错了什么,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才是错的。”
  
      格列瓦托夫把头扭向了一边,他不肯去看巴斯科夫,这时巴斯科夫低声道:“您肯见我,我很感激,谢谢。”
  
      雅列宾叹声道:“不必谢我,真的不必,都过去了。”
  
      巴斯科夫面有惭色,低头不语,这时格列瓦托夫却是低声恨恨的道:“叛徒!”
  
      巴斯科夫低声道:“对不起,格列瓦托夫,对不起!”
  
      格列瓦托夫突然一把揪住了巴斯科夫的衣服领子,一脸狰狞的道:“你背叛了黑魔鬼!如果不是你黑魔鬼就不会解散!你还有脸,你还有脸到这里来?你还有脸来将我们?叛徒!呸!”
  
      巴斯科夫面有惭色,但他却一脸坚定的道:“苏联的解体我们谁都无法阻止!我不能让黑魔鬼继续存在,因为你我都知道黑魔鬼意味着什么,既然黑魔鬼决心不会为俄罗斯效忠,那就必须解散,我忠于的是国家,而这个国家不容许黑魔鬼继续存在!”
  
      格列瓦托夫眼睛都红了,他盯着巴斯科夫,颤声道:“你!这个叛徒!”
  
      雅列宾挥了挥手,朝着格列瓦托夫道:“放开他,格列瓦托夫,放开他,其实巴斯科夫说的没错,新生的俄罗斯无法容忍黑魔鬼的存在,不论巴斯科夫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黑魔鬼的解散都无可避免。”
  
      格列瓦托夫狠狠的甩开了手,巴斯科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领子,一脸淡然的道:“我不后悔,我很抱歉做的那些事,但我真的不后悔,格列瓦托夫,我不祈求你的原谅,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
  
      高扬明白了,为什么黑魔鬼的几个人对巴斯科夫讳莫如深,明明巴斯科夫帮了他和黑魔鬼很多,但塔尔塔说起巴斯科夫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他以为是巴斯科夫在黑魔鬼解体后加入了俄罗斯的联邦安全局,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简单。
  
      雅列宾又是长叹了口气,他低声道:“巴斯科夫,我今天来见你是想介绍个人给你。”
  
      巴斯科夫看了看高扬,微笑道:“因为他对吗?公羊。”
  
      高扬点了点头,他只能对着巴斯科夫礼貌的笑一笑。
  
      雅列宾微笑道:“是的,就是他,公羊,我的学生,也是我的接班人,现在他是黑魔鬼的队长。”
  
      巴斯科夫看着高扬,他脸色很古怪,然后他突然对着高扬敬了礼,沉声道:“队长。”
  
      高扬有些惶恐,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雅列宾微笑道:“还礼就好,他终究是黑魔鬼的一员,见到新队长如何能够不敬礼呢。”
  
      巴斯科夫沉声道:“一日黑魔鬼,终身黑魔鬼,没错,我是黑魔鬼的一员,就算很多人不承认,但我坚持认为自己是黑魔鬼的一员。”
  
      高扬看了看格列瓦托夫,又看了看雅列宾,最后还是还礼,沉声道:“你好,巴斯科夫。”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