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二千六百六十六章 叛徒
    到目前为止高扬还是不知道黑魔鬼内部曾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已经能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了。
  
      以塔尔塔为首的这几个人提起巴斯科夫就一肚子火,骂他是个叛徒,肯定不止是因为巴斯科夫选择了为俄国效力,没有像他们一样流落四方,如果仅仅是这个原因,他们可能会鄙视巴斯科夫,但不可能骂巴斯科夫是叛徒。
  
      从巴斯科夫和格列瓦托夫的几句对话中大致可以明白,黑魔鬼的被迫解散和巴斯科夫有脱不开的关系,不知道是告密还是因为什么,总之巴斯科夫和黑魔鬼的解散有很大的关系。
  
      雅列宾原来绝口不提巴斯科夫,即使巴斯科夫为高扬做了很多事,雅列宾也没有说过巴斯科夫半句好话。
  
      尤其重要的是,雅列宾曾给了高扬一个小本,上边记录了他脑中记着的每一个黑魔鬼成员的名字以及对应的真实姓名,但这其中没有巴斯科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雅列宾也是把巴斯科夫当成了黑魔鬼的叛徒。
  
      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雅列宾却带着高扬来了莫斯科,这就能说明雅列宾就是要让高扬和巴斯科夫见面。
  
      高扬隐约间已经明白了雅列宾的用意。
  
      举手对巴斯科夫回敬了一个军礼,高扬的感觉是非常奇怪,因为他和俄国没有任何关系,和历史上那支真正的黑魔鬼也没有任何严格意义上的传承关系,但一个俄国的情报巨头却要向他敬礼,还认可他队长的身份,甚至比格列瓦托夫和塔尔塔这些人更快的承认。
  
      这事儿,还真是处处都透露着诡异啊。
  
      得到了高扬的回礼,巴斯科夫显得很激动,很欣慰,但随后就是长时间的静默。
  
      四个人都不动不语,过了几分钟后,雅列宾终于先开口了,他低声道:“巴斯科夫,你给公羊解释一下吧。”
  
      巴斯科夫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他显得有些难堪,紧闭着双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把头一抬,对着高扬道:“苏联解体,东欧剧变。”
  
      巴斯科夫一句话,囊括了一个时代终结,一个庞大红色帝国解体的那段往事,而听到这句话,高扬知道了一件事。
  
      那就是黑魔鬼所参与的事情,绝对是足以影响局势的大事。
  
      黑魔鬼的内部分裂,也绝对是影响深远。
  
      巴斯科夫再次淡淡的道:“那时候,我是黑魔鬼的副队长!”
  
      高扬脸色为之一变,他觉得,接下来巴斯科夫要说的很可能是这世上绝密中的绝密。
  
      巴斯科夫紧紧的咬住了牙,双唇蠕动了几下后,用牙缝里挤出的声音道:“1991年8月19日,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等众多领导人,为阻止格尔巴乔夫和叶力钦签署新同盟条约,发动正变,组建紧急状态安全委员会,软禁了格尔巴乔夫,并寻求得到叶力钦的支持。”
  
      高扬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而巴斯科夫则是继续沉声道:“当时,队长负责行动软禁格尔巴乔夫,而我的责任是,如果叶力钦不肯表达对紧急状态安全委员会的支持,负责将其抓捕或者击毙,鉴于当时的局势,抓捕已无可能,所以我的任务就是刺杀。”
  
      高扬就觉得以黑魔鬼的实力和地位,在苏联解体的时候怎么可能会什么都没有做,眼睁睁的看着为之效忠的对象轰然倒塌,现在他明白了,黑魔鬼不是什么都没做,正相反,他们做了一件世人都不知道的大事。
  
      巴斯科夫继续一脸严肃的道:“队长的行动已经成功,软禁了格尔巴乔夫,而我,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后,选择放弃自己的行动并告密,说出了紧急状态安全委员会的所有行动计划,导致了正变的彻底失败。”
  
      格列瓦托夫颤抖着道:“是啊,你背叛了苏联,背叛了黑魔鬼,保护着那个人发表了讲话,让我们最后的努力失败,而你本来是可以干掉他的,你有绝对成功的把握,可你却选择了背弃我们。”
  
      巴斯科夫没有理会格列瓦托夫,他微微转身,看向了雅列宾,沉声道:“队长,如果重来一次我也还是这样选择,叶力钦只是发表了一个讲话,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就彻底失败,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苏联的毁灭已经是定局,不可挽回,而苏联绝不能陷入内战!绝对不能!如果我按照计划行动了,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内战!无法收拾,不可想象会有什么后果的内战!”
  
      格列瓦托夫提高了音量,怒道:“如果我们成功了就不会有这种事!”
  
      “不可能!苏联解体是人民的选择!”
  
      高扬总算彻底明白都发生了什么,原来,真相仅是如此沉重,谁对?谁错?
  
      如果苏联真的还存在,现在的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
  
      “可惜啊,如果只能是如果,说如果怎样是没有意义的。”
  
      雅列宾终于开口了,他举起右手,阻止了急欲开口的格列瓦托夫,沉声道:“其实巴斯科夫说的没错,按照我们的计划走下去,内战极有可能发生,我的选择原本是即使内战,即使要死很多人,也要阻止那些阴谋家的叛乱行为,但是回头想想,我们的做法真的一定正确吗?”
  
      雅列宾一脸的苦痛,看着格列瓦托夫低声道:“我们不知道苏联国内是什么情况吗?我们知道的,可我们无力改变啊,如果我们能够阻止能够改变,那么世界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啊。”
  
      格列瓦托夫不说话了,雅列宾叹了口气,道:“没有战争,是对的,现在的俄罗斯不见得有多好,可如果当年真的发生了内战,现在的俄罗斯能不能存在都是个问题。”
  
      格列瓦托夫显得很悲愤,他怒声道:“可他不该软禁您!”
  
      雅列宾苦涩的一笑,道:“该说的还没有说完呢,不要打断他,巴斯科夫,你继续说下去吧。”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