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第九十六章 情敌
    格罗廖夫老婆的手艺其实很不错,但极有俄罗斯特色的大列巴和红菜汤,在高扬嘴里却品不出什么味道,尤其是叶莲娜不停的给他递亲手掰下的面包,和给高扬好不容易才喝光的碟子里添上汤的时候,高扬的感觉就更难受了。
  
      崔勃和李金方也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好过,只有格罗廖夫一家三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终于,高扬给李金方和崔勃使了个眼色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餐桌,这时候他们那还顾得上是否失礼,不过他们的借口也是挺好的,不耽误格罗廖夫一家三口难得的团聚嘛。
  
      高扬给娜塔莉娅母女找到的房子挺大的,有六间卧室,高扬他们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卧室,而且是都已经准备好的。
  
      随便找了一间给他们三个准备屋子进去后,高扬哭丧着一张脸坐到了床上,然后蜷着腿,双手抱头团成了一团,一动不动。
  
      崔勃跟高扬认识了很多年,还从未见高扬如此颓废过,他有些担忧的道:“扬哥,你这是咋了?为了那小丫头?不至于吧?又不是你在勾引她,是她勾引你的嘛。”
  
      高扬痛苦的道:“不是,这事儿跟叶莲娜没任何关系,不,也有点关系吧,但主要是的还是凯瑟琳,你记得吧,我跟你们说过这人的。”
  
      崔勃和李金方齐齐点头,高扬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一副备受打击的摸样,沉痛道:“人哪,不能信口开河啊,会遭报应的,我跟叶莲娜说你们两个是基友,真正的基友,结果,结果,结果我就遭报应了,苍天啊,放过我吧!”
  
      崔勃和李金方登时色变,崔勃杀气腾腾的道:“扬哥,给个解释吧,什么叫我们是基友?还是真正的基友!”
  
      李金方一脸冷笑,把拳头捏的喀巴咯巴直响,阴测测的道:“扬哥,解释解释呗。”
  
      高扬无力的挥了下手,道:“没空跟你们闹,没见我正痛苦呢,唉,你们非要一块儿洗澡,怪的谁啊。”
  
      李金方脸色大变,然后一把勒住了崔勃的脖子,悲愤道:“我让你出去,让你出去,靠,你个死兔子,非跟我一块儿洗。”
  
      高扬再次无力挥手,道:“说正事,别闹了,唉,你们记得凯瑟琳就好,我看叶莲娜这小丫头不好惹,可我又不好直说什么,我就想迂回攻击,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让她断了这个念想,然后呢,我就觉得,其实凯瑟琳真的挺不错的,对吧?”
  
      高扬成功转移了话题,终于李金方松开了崔勃,然后李金方和崔勃一起连连点头,示意高扬继续说下去。
  
      高扬叹了口气,道:“你们洗澡的时候,我联系上了凯瑟琳,告诉她我在南非,然后她说要来南非旅行,大概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然后呢,我就挺开心的让她来的时候提前通知我一声,不过我一想,没准儿她有男朋友呢,还是问一问的好。”
  
      崔勃一脸的期待,道:“然后呢?她告诉你其实她是男的?”
  
      高扬怒道:“滚,你个死兔子,果然是个死兔子,听我说完!我当时就问凯瑟琳,我说你有男朋友吗?她说怎么了,我说你要有男朋友的话,可以一起来玩啊,然后,然后……”
  
      高扬说不下去了,愤而捶床,把床板砸到咣咣直响。
  
      李金方好奇道:“她要带男朋友一起来?那怕啥啊,让她来,你不接待不就完了嘛,再说你不是有叶莲娜当候补嘛,你激动啥?”
  
      高扬悲愤道:“像你说的就好了,凯瑟琳告诉我,她说她没男朋友,但她有女朋友啊!她问我可不可以带她女朋友一起来啊!她是个蕾丝边啊!啊啊啊!”
  
      崔勃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人李金方却是一脸不解的道:“啥叫蕾丝边?”
  
      崔勃不耐烦的道:“就是基友,女的,扬哥,接着说啊,说细点儿,她是什么个意思?”
  
      高扬无奈的道:“我问凯瑟琳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她问我是不是想追她,我一想咱是大老爷们,她都敢说咱怕啥啊,我当然就直接说是了,然后她说,她不知道她的性取向,我次奥,她竟然说她不知道她的性取向,这叫什么事儿?这叫什么事儿!”
  
      崔勃仍是不耐烦的道:“说重点,老美都开放的很,说不定人家是个双插头呢,没啥,继续说。”
  
      “好吧,说重点,凯瑟琳说呢,她从小到大没跟男生约会过,直到她上大学,遇到了一个留学生,英国的,女的,那死婆娘竟然也没跟男人约会过,两个人竟然因为这有共同语言了!我次奥,在美国这正常吗?这很不正常!”
  
      “说重点!”
  
      “重点是,那个英国婆娘见了凯瑟琳竟然开窍了,竟然知道自己是个蕾丝边了,然后对凯瑟琳发起了猛攻,要把你最理想的嫂子拿下当她的马子,而凯瑟琳呢,次奥,她竟然有些心动,她竟然问我怎么办!”
  
      李金方和崔勃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齐声道:“靠!这叫什么事儿!这还用问?”
  
      “我次奥,我本来还有犹豫,可这时候哥还能犹豫吗?立马告诉她必然是选我啊,可是凯瑟琳竟然决定,她竟然决定要带着那个英国妞来见我,让我帮她做出抉择,好决定她是要男人还是要女人!还让我保密,我干,这叫什么事儿?我有情敌就忍了,可我的情敌竟然是个女人,我得跟一个女人争一个女人,这他妈怎么忍!”
  
      看着悲愤欲绝的高扬,李金方长叹了口气,道:“扬哥,美国女人太猛,算了吧,我觉得叶莲娜挺好,大不了你再等几年呗。”
  
      崔勃不屑的道:“你懂个屁,扬哥,别听蛤蟆的,我跟你说,凯瑟琳这种极品怎么能放过呢?单纯啊,连自己喜欢男的还是女的都不知道,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她纯啊!一个美国女人,还是个大美女,不仅不浪还很纯太难得了,必须拿下!”
  
      高扬无力的道:“再说吧,我先缓缓,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呢,再说还有两个来月,不着急,大不了离那两个女人远远地,哥才不陪她们玩呢。还有,你们说叶莲娜怎么整?我跟老毛子怎么交代?小女孩儿不懂事儿,他个大老爷们也不懂事儿?也不说管管,这以后让我跟老毛子怎么相处啊,唉,我就服了,你说蛤蟆表现的也挺猛啊,为什么叶莲娜就得从我这儿找安全感呢?”
  
      李金方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在纳闷这事儿呢。”
  
      李金方说完后,三个人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久之后,看着又缩成了一团的高扬,李金方叹声道:“扬哥,别垂头丧气的,你这不算啥,真不算啥,打起精神来,不是说好你要跟我练格斗吗,咱们现在就开始怎么样?”
  
      “别逗了,现在我哪有心情啊,明天吧,明天一早起来就练,要紧的是兔子,约翰内斯堡有靶场,咱们明天去转转找个靶场,好让兔子有地方练练枪。”
  
      一说起练枪,崔勃立刻来了精神,道:“扬哥,我忘了个事儿,咱们来的时候,该让乌里杨科给弄一套枪弹的复装设备的,自己装的子弹最放心了,而且精度高啊,乘着现在有时间,你还不抓紧装点儿子弹,嗨嗨,我收集了不少你打的弹壳,感谢我吧。”
  
      高扬觉得崔勃说的还真是个事儿,鲍勃给他留下的手装弹早就都已经用完了,在米苏拉塔的后期,高扬只能用普通子弹,要是在营救阿里的时候,他手头上还有手装重头弹,也不至于在四百来米的距离上,还被变向风搞的焦头烂额,至少情况会比用普通子弹好很多。
  
      所谓的复装弹和手装弹差不多是一码事,只不过复装弹是把打过的弹壳收集起来再用,手装弹就是用新弹壳而已,但要说精度,还得是用过一次的弹壳复装的子弹精度更好。
  
      复装子弹相当麻烦,收集弹壳,还只能是本枪打出的弹壳本枪用,用别的枪打过的弹壳就完全没意义了,还要用固体清洗弹壳,极精确的测量发射药,装底火装弹头,还一点儿偏差都不能有。
  
      复装子弹还要挑选发射药的品牌,因为不同的品牌和类型的发射药燃烧速度不一样,弹头也得精心挑选,要挑选从轻到重不同重量的弹头,因为子弹越重,飞行就越稳定,杀伤力越大,受风的影响小,但重弹头飞行速度下降的也快,弹道更弯曲,影响精度。
  
      如果弹头轻了呢,则威力要稍弱一些,但弹道更平直,不过受风的影响也大。
  
      要是高扬必须自己摸索着复装子弹,还得自己测试药量和弹头的配比那个最合适才行,费这功夫高扬宁可去买高精度的狙击专用弹了,哪怕精度稍差些也无所谓,不过复装子弹的前期测量工作鲍勃都已经替他做完了,也就是说高扬只要给鲍勃打个电话问问,把资料要过来,然后一切照着做就好。
  
      想到可以给鲍勃打电话问问就能自己复装子弹,高扬立刻坐不住了,他从床上蹦了起来,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给电话充电,然后给鲍勃打个电话。”
  
      看到高扬急吼吼的去找卫星电话,崔勃微微一笑,用胳膊碰了碰李金方,道:“看到没有,转移他的注意力就好,一句话,扬哥立刻把女人抛一边儿。”
  
      李金方点了点头,捏了捏手,道:“不错,你不提我都忘了,我可是被你坑惨了,竟然被人当成了基友,这次你别想转移注意力了,兔子,纳命来吧!”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