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一百七十八章 反抗是徒劳的
    托勒?甘迪蒙看起来很愤怒,也很害怕,再加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让他看起来很是狰狞。
  
      “别当我是傻瓜,如果我照你说的做了,我才会死!”
  
      托勒?甘迪蒙在挨了一枪后,反而更加的硬气了,冲着高扬吼了一嗓子之后,用绝望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高扬,却是不肯下令让他的保镖把通路让出来。
  
      高扬自然舍不得杀了托勒?甘迪蒙,他更想留着托勒?甘迪蒙的命来交换西蒙他们和鲍勃的安全。
  
      高扬的内心非常急躁,好在他的脸被蒙住了,不至于被托勒?甘迪蒙看出表情上的异常。
  
      “如果我们放弃营救鲍勃,你能给我们多少钱?”
  
      稍加思索了片刻之后,高扬没头没脑的冒出了一句话,但听到高扬的问话之后,托勒?甘迪蒙的眼中却是恢复了一些神采。
  
      “我有现金,我有的!但是我只有不到二百万的现金,但可以给你开张支票,五千万,不记名的支票,你在美国任何一家银行都可以把钱提出来,相信我,这些钱对我不算什么,我只想能活下去。”
  
      高扬摇了摇头,用很是遗憾的口吻道:“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接受支票吗?算了,我还是试着营救鲍勃好了,至少我知道把他带回去,就肯定有一千万现金等着我,真是遗憾,但你没用了。”
  
      看着高扬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门,托勒?甘迪蒙厉声尖叫道:“不要开枪,你们把鲍勃带走。然后我再把这里所有的钱给你。这样你可以赚的更多。而且我们不必再继续打下去,这样可以了吗。”
  
      高扬没有挪开枪口,他稍微沉默了片刻之后,道:“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有一千万可以拿,然后还能再多拿一些,好吧,你的命保住了。现在让你的人停火,然后让我们的人上来。”
  
      托勒?甘迪蒙喘了几口粗气后,大声道:“带我下去,让我和我的人说。”
  
      高扬摆了一下头,弗莱立刻上前一手揪住了托勒?甘迪蒙的脖领子,像拽死狗一样,把托勒?甘迪蒙拖到了楼梯口。
  
      等弗莱把托勒?甘迪蒙拽走之后,高扬看着还靠在门框上的李金方大声道:“怎么样?还能走吗?”
  
      李金方使劲晃了晃脑袋,道:“又有点晕,但问题不大。你呢?失血厉害吗?”
  
      高样看了看自己腿上的伤口,摇头道:“没打到动脉。还能坚持一会儿。”
  
      说完后,高扬一瘸一拐的跟在弗莱的后面,而李金方则摇摇晃晃的跟在了高扬身后,走到了楼梯口,然后托勒?甘迪蒙冲着楼道下方大吼道:“不要开枪,我是托勒,我下来了,停火,都停火!”
  
      楼下还一直有人试图冲上来,但格罗廖夫靠着一把枪,一直牢牢的封锁住了楼梯口,这时等托勒?甘迪蒙喊完之后,聚集在三楼的人停止了射击。
  
      高扬对着李金方做了个手势,然后沉声道:“你受伤了,留在这里,我们三个下去就好。”
  
      李金方对高扬做的手势心领神会,他点了点头,道:“明白,小心些。”
  
      说完后,行动不便的高扬用枪顶着托勒?甘迪蒙,而格罗廖夫和弗莱则走在前面,三个人把托勒?甘迪蒙围在中间,慢慢的走下了楼梯。
  
      当走在前面的格罗廖夫和弗莱刚走到三四楼之间的楼梯转角时,三楼上本已停止的枪声突然又响了起来,格罗廖夫和弗莱避无所避,两个人立刻中弹倒下。
  
      高扬本以为有人质在手,那些毒贩不敢开枪的,但他没想到黑帮的人们不仅开了枪,而且对托勒?甘迪蒙也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眼看着格罗廖夫和弗莱纷纷倒下,就连托勒?甘迪蒙也中了一枪,然后从楼梯上向前一骨碌滚了下去,只有走在最后的高扬没有中弹。
  
      高扬只觉得一股气往脑门上一冲,登时什么都不顾了,他们三个被三楼的人打了个措手不及,退是退不回去了,要是不能把堵住楼梯的敌人全都解决掉,三个人一个也别想活。
  
      这时候高扬的眼珠子都红了,丝毫感觉不到腿上的疼痛,把霰弹枪的枪口一转,高扬一个纵越就跳到了转角处的平地上,而就在他跳出去的那一刻,高扬手里的霰弹枪连续不停的开火,只是一瞬间,高扬把他看到的两个人全部打到。
  
      高扬快步跑下了楼梯,每下一级台阶,高扬就开一枪,他的霰弹枪是半自动的,但是此刻在他的手里,打出的射速比全自动的霰弹枪并不慢。
  
      每开一枪,高扬就会往弹仓里塞上一颗子弹,然后在左手送子弹进弹仓握住枪身的一刹那,右手扣动扳机,只有这样,高扬才能在快速供弹和射击时协调一致,既不会因为单手开枪而让霰弹枪失去了控制,又能一直补充子弹,让手里的霰弹枪不会因为没了子弹而无法继续射击。
  
      高扬下了十四级台阶,开了十四枪,打死了十四个人,而他目标最大的上半身至少又中了三枪,如果没有重型防弹衣护身,他早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就在高扬边冲边打,两只脚终于都踏在三楼上的那一刻,一颗子弹从侧面击中了他的头盔。
  
      高扬的头被子弹的冲力打的向一边歪了过去,虽然子弹没能打透他的头盔,但高扬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头晕目眩。
  
      高扬立刻转身并调转枪口,然后他看到一个拿着左轮手枪的毒贩,在惊恐的看着他的同时连连开枪,虽然两个人相距连五米都不到,可那个毒贩却把子弹都大到了天上去。
  
      高扬强忍着头晕开了一枪,同样没能打到对方,第二枪打的那个毒贩身子一歪。但没能把他击倒。那个毒贩还是对着高扬连连扣动扳机。不过那个毒贩手里的左轮手枪已经没有子弹了,他只是在徒劳的扣动一把空枪,但那个毒贩却直到高扬开了第三枪,把他的胸口上打出了一大片的窟窿,那个毒贩才最终到了下去,但是尽管已经倒在了地上,那个已经成了尸体的毒贩,手指还在神经系统的控制下机械的扣动着扳机。
  
      把守在三楼的最后一个毒贩终于打死之后。高扬呼呼的喘了两口大气,然后他看到浑身是血的托勒?甘迪蒙,怒火腾的一下子有窜到了脑门上。
  
      发现三楼生变,李金方已经跑了下来,但这时高扬已经把守在三楼的人屠杀一空了,所以李金方没有下楼,他先跑到了位置靠上一些的弗莱身边,翻开脸朝下的弗莱,却见弗莱满脸是血的趴在地上。
  
      被扳过来之后,弗莱无力的道:“蛤蟆。我中弹了,我会不会死?”
  
      李金方急声吼道:“你那里中弹了?”
  
      弗莱指了指大腿根儿的位置。然后轻声道:“好像是这里,好疼,胸口也疼,脸也疼。”
  
      李金方查看了一下弗莱的脸,然后无视弗莱有防弹衣守护的上身,直接去查看弗莱的大腿儿的位置,只是看了一眼后,李金方立刻大声道:“他伤的不严重。”
  
      告诉高扬弗莱的伤势后,李金方立刻对着弗莱急声道:“你死不了的,你的脸是倒下去的时候自己撞的,大腿上的伤口问题也不大,子弹打在了防弹衣的边缘,然后变向打到了你的大腿上,威力削减了大半,我保证你死不了的。”
  
      就在李金方查看弗莱的伤势时,高扬则去查看仰面朝天的格罗廖夫,但他奇怪的发现,格罗廖夫身上没有什么伤,只是右脸上有一道被子弹擦出来的焦痕,焦痕穿过右耳朵上贴脸的位置,在耳朵上穿出一个小孔后,又在耳朵后面造成了一道创口。
  
      格罗廖夫看起来只是皮外伤,伤势不算严重的,但他却昏迷不醒,高扬只是略一发愣,随机想起来它曾学到过的,当人的耳蜗受到重创时,会失去平衡,如果严重的话,会陷入昏迷状态。
  
      格罗廖夫没有生命危险,高扬只是推了格罗廖夫几下,格罗廖夫就睁开了眼睛。
  
      查看格罗廖夫和弗莱的伤势用了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现在高扬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只是确认弗莱和格罗廖夫没有生命危险就行了。
  
      高扬怒气冲冲的一脚把托勒?甘迪蒙从楼梯上踢到了三楼,然后他才惊讶的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保护的托勒?甘迪蒙竟然没死,只是胳膊和肩头各中了一枪,但完全没有伤到要害 。
  
      看着高扬怒气冲天,李金方立刻道:“冷静!”
  
      高扬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他没有一枪打死托勒?甘迪蒙,而是蹲在托勒?甘迪蒙,厉声道:“你打算害死我们。”
  
      托勒?甘迪蒙摇了摇头,无力的道:“他们都是毒贩,我怎么会和这些人直接打交道?他们的头头会对我惟命是从,但他们不会,我疏忽了,我只是忘了这一点而已。”
  
      高扬冷冷一笑,道:“别想糊弄我,我知道中弹倒地和主动倒地的区别,当你自己扑出去并一路滚到下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故意这么做的,看来你的求生**很强烈,胆子也很大,到现在还试图用这种危险的办法求生,既然你这么想活下去,那么就不要再做徒劳的反抗,现在马上让你的人停止射击。”
  
      托勒?甘迪蒙再也没有废话,他立刻扯着嗓子冲着楼梯下面嘶吼道:“我是托勒,停止射击,所有人停止射击!”(未完待续。。)
  
      ps:  抱歉这章更晚了,昨天有事儿出了趟远门,今天下午才回来,累了个半死,看在我顾不上休息就得先码字的份上,你们原谅我吧...

Ps:书友们,我是如水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