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官道 > 第四十一章 春城饭店 中
    工作组在春城宾馆住了几天,苏梅每日都殷勤相陪,渐渐她也看了出来,别看唐逸说工作是王主任负责,但实际在唐逸面前,王主任和个跟班没什么两样,不但王主任这副模样,接待办的人员好像也比督查室的低一等似的,各个都是陪着笑脸奉迎人家,也难怪,接待办油水足,但最怕的就是纪检督察这些部门,真给你小鞋穿,哪个屁股上也太干净不了,有人说,接待办就是名正言顺的进行**,倒也有一定的道理。\\WWW。qb5、coM

    苏梅看出了端倪,就对唐逸越发热心起来,晚上为接待工作组在小舞厅举行了个舞会,组织酒店服务员和工作组同志跳舞,苏梅就领着一个服务员到了唐逸面前,笑着说:“唐主任,小梅可是第一次跳交谊舞,您多教教她。”

    小舞厅里,灯光幽暗,一对对男女翩翩起舞,王主任那大肉球也楼了一个年轻的服务员在舞池中央扭来扭去,看得唐逸啼笑皆非。

    坐在场边看舞场里搂在一起扭动转圈的男男女女,唐逸突然就想到昨晚督查室有名科员发牢骚说的话:他老婆以前最喜欢跳交谊舞,两人经常为这个吵架生气。

    他说,交谊舞的诱惑力就在于给男女亲密接触提供了合理合法的场合,没有合法关系的男女如果平日这样搂抱在一起,不成为法律制裁的被告,也得成为道德谴责的目标。而在舞场上,这种行为却变得合情合理而且有了艺术包装,难怪很多男女对跳舞趋之若鹜,乐此不疲,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在舞场上他们可以跟异性做平时不敢做也没有机会做的事情。什么锻炼身体、丰富文化娱乐生活等等都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现在想想,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一定道理,尤其是这种舞会上,就更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唐逸回头看了看苏梅领来的服务员。白白净净的挺漂亮,穿着淡蓝色酒店制服,看年纪应该也就是十**岁,有些羞怯地低着头。

    唐逸摆摆手拒绝:“算了,我不会跳舞。”

    苏梅娇笑道:“唐主任这是看不上我们小梅吧?是不是想和我跳呢?我可从来不跟人跳舞的,不过唐主任要跳的话。咱就跳一支?”

    唐逸微微蹙眉,说:“那我还是和小梅姑娘跳一支吧。”

    小梅确实是第一次跳舞,黑皮鞋几次踩到了唐逸的脚,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一个劲儿低声说对不起,唐逸就笑,宽慰她:“没什么,第一次都这样。“在唐逸带动下。她心渐渐安定,倒也跳得一板一眼起来,舞曲结束后倒赢得了一阵彩声,跟在唐逸身后回座位,小梅低声道:”谢谢您。”唐逸微微点头。

    一曲奏完,服务员就开始送饮料、啤酒,端茶倒水。这都是免费的,所以人们便都开始牛饮。

    回到座位,苏梅在小梅耳边低语了几句,小梅就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苏梅和唐逸坐了一张茶几,微笑道:“唐主任还说不会跳舞,谦虚的可过头了,以后您可得常来玩儿,小梅作你地专业舞伴怎么样?”

    唐逸笑笑,端起了茶杯。慢慢吟了一口,舞曲再次响起,王主任又换了舞伴进了舞池,苏梅鄙夷的道:“也不怕累着,这个人跳舞最不规矩了,以前管着我们酒店的时候最喜欢骚扰女职工,听说有个服务员还被他弄大了肚子。”

    唐逸放下茶杯道:“苏经理,咱还是谈谈工作吧。”

    “您说。”苏梅好整以暇的拿起果汁杯吸了起来,但唐逸接下来的话却使得她的动作滞住。

    “我觉得吧,春城宾馆现在作为股份制企业。管理上确实存在和省委省政府对不上发条的情况,不再适合作为省委省政府的主要接待宾馆,尤其是不能用来接待各部委领导或者中央首长,当然,一般地接待活动还是没问题的。”

    苏梅就笑:“话是没错。可是一招和二招有春城饭店这样的别墅区吗?难道要首长们去睡硬炕头?”她倒是有恃无恐。别墅区就是她最大的筹码。

    唐逸微微点头:“你说得没错,一招和二招条件是不好。但这个问题也好解决,将你们春城饭店分离,将别墅区划出来,当初不是折了两百万吗?省里出钱再买回来,从东面开门,重新修条路就解决了,反而更安全保密。”

    苏梅脸色就有些变了,看了唐逸一眼,说:“这是你的主意还是老王和你说的?”

    唐逸笑笑:“是我自己的主意,还没和王主任谈呢。”

    苏梅脸色就更加难看:“唐主任,虽说春城饭店地股份还有一多半属于国家,但你们也不能说怎么来就怎么来吧?什么都得讲个规矩,我们现在是股份公司,一切都讲章程的。”

    唐逸点点头,拿起了茶杯,苏梅看不透他心里想什么,想问,又忍住。

    唐逸回十楼房间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接起一听,却是小妹,“唐逸,我在春城呢。”小妹清脆淡雅的声音就令唐逸心中一宁,仿佛淡淡的清泉,可以洗涤他这段日子的疲累。

    “怎么,想我啦?”唐逸愉快的笑起来,令正跟在他身边的工作组成员面面相觑,谁也没听过唐主任用这种语调和人说话。

    王主任挥挥手,这些工作组成员忙四散回房。

    小妹沉默着没有说话,唐逸就不再逗弄她,说:“在哪呢?我去见你吧。”可不想宁小妹驾着宝马来春城饭店,唐逸不想让自己的身份成为被人注目的焦点,那样会掩盖掉自己工作能力地表现。

    宁小妹就说了地点,在城郊春水河的桥头,唐逸又忍不住笑道:“哈,约会的好地点嘛,不错不错,我们小妹越来越懂得浪漫了。”不知道怎么搞的。在宁小妹面前,唐逸越来越喜欢口花花,或许是因为这个时候,观察小妹的反应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吧。

    小妹又沉默了,然后就挂了电话,再见都没说一句。唐逸却是笑笑,心情出奇地好。

    “唐主任,要去见朋友啊?”王主任笑呵呵的问。

    唐逸纠正他:“是女朋友。”

    王主任嘿嘿笑道:“那晚上还回来不?”

    唐逸一蹙眉:“你说呢?”

    王主任知道自己的话有点过,讪讪笑笑,说:“那我晚点来和你研究工作。”他见机的快,知道怎么弥补刚才地失误。其实他却是打定主意晚上是不再找唐主任的,万一他不回来,自己可不做了小人?

    春水河石桥是建国初期所建地拱桥。作为鸭绿江小小的支流,春水河很窄,尤其是春城这一段,只有十来米宽,已经厚厚的结了冰。

    唐逸驾着自己地桑塔纳赶到石桥地时候已经十点多,车灯射出的长长光束中,已经隐隐可以看见那辆红色地宝马。

    唐逸其实最近也有换车的想法。自从和陈珂那次遇险之后,唐逸怎么都觉得这辆车越用越别扭。

    到了近前,唐逸才发现距离宝马不远处,还停着一辆绿色军用吉普,唐逸失笑,这个小妹,带着大部队和自己约会吗?

    红色跑车旁,宁小妹穿着纯白地风衣俏然而立,好似凌波仙子飘飘出尘,脖颈间那条随风飘舞的雪白丝巾又为她添了几分可爱的气息。

    唐逸一下车就喊:“傻丫头。你冷不冷啊?怎么站外边等我?想我想疯了吗?”可不是,唐逸一下车就险些打个喷嚏,春城饭店温暖如春,工作组的成员在里面大多穿着秋装,唐逸出来时也忘了换厚点的衣服。

    宁小妹静静看着唐逸没有说话,唐逸却是尴尬的发现,宁小妹身后不远处,还有三四名军人,各个神色古怪,好像比唐逸还要尴尬。想想可不是,宁小妹对待下属的态度唐逸闭眼也能想出来,恐怕在这些军人眼里,宁小妹可不是一个大美女,而是一个不苟言笑。不可亲近地领导。这些军人肯定对她又怕又敬,但突然听得有男人这样调笑他们敬畏的上司。他们却是比唐逸还要尴尬的。

    宁小妹却只是平静的说:“不冷,你呢,穿这么点?”

    唐逸呵呵笑笑:“不冷不冷。”却不好再说调笑宁小妹的话了。

    那几名军人就悄悄挪动脚步,免得再听到什么听不得的话,宁小妹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的脚马上生了根似的,再不敢动。

    宁小妹说:“我们来协助沈阳军区建立特种兵部队。”

    唐逸哦了一声,想来她工作很忙,也就有这么个机会和自己见一面,所以才带了下属。沈阳军区要建立特种兵部队也不是秘闻,关心军事的人大都知道这个消息。

    宁小妹看了唐逸一眼,说:“很忙,我走啦。”

    唐逸一阵苦笑,这个宁小妹,以为到了春城就必须见自己一面才是女朋友的本分吗?大半夜让自己来回折腾,总共说了不超过三句话,那还不如不叫自己来呢。

    宁小妹已经回身上了宝马,唐逸恨得牙根痒痒地,更加觉得自己那次在电影院欺负她绝没有错,以后找到机会定要再好好欺负她,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宁小妹才不管他怎么想的呢,红色跑车已经嗡嗡发动。

    唐逸无奈,想了想,就去和那几个军人握手,宁小妹不近人情,自己总不能和她学。

    为首的一名军人是黑塔似的一条大汉,和唐逸握手时亲热的道:“您就是姑爷少爷吧,早听说您了。”更偷偷一翘大拇指,压低声音道:“也就您敢这么和小姐说话,了不起。”

    听他这话茬就知道他和宁家关系匪浅,唐逸忙笑道:“啥少爷不少爷的,又不是旧社会,叫我唐逸吧。”

    黑大汉憨厚一笑,说:“那哪成?是我爷爷叫我这么喊的,我可不敢不听他的话。”

    唐逸就问:“你爷爷?”

    黑大汉说:“我爷爷是老首长的警卫员,我叫大周。”

    宁老爷子的警卫,姓周,唐逸脑海里霍地闪过一个人名,就笑:“原来是他老人家啊!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吧?”心说原来是周司令地孙子,怪不得会用这种不伦不类的称呼。

    周司令不是什么司令,这就是他的名字,他本来是占山头的旧时军阀,拉了一支队伍,自己就成了什么保安司令,渐渐周司令这个花名就成了他的名字,后来被俘虏投了诚,听说有一身硬功夫,就作了宁老太爷地警卫员,建国后,宁老太爷几次想安排他进军分区,他死活不去,属于旧式地绿林作派,讲义气,没什么组织纪律性,他逼着自己孙子叫宁小妹小姐,叫自己姑爷少爷倒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唐逸知道了这是宁家地自己人,就更亲热了几分,笑着摇他的胳膊,说:“有时间可得找我喝几杯。”

    大周憨厚的点头,却又突然脸色一变,原来宁小妹的宝马已经驶出,大周急忙说:“姑爷少爷,改天再聊。”回身急匆匆向吉普跑去,此时的他,倒好像受惊的兔子,看模样也知道他怕极了宁小妹。

    看着远去的车辆,唐逸笑笑,虽然这次见面没有超过五分钟,他心情倒是变得愉悦起来。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录事参军,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