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道士笔记 > 第六百零五章 你身上有邪气
    在洗手间里看到三个赌鬼,我并不感到奇怪,因为洗手间是五鬼位,也就是风水先生所说的“病位”,是污秽之地,如果家里不干净,有脏东西的话必然会在洗手间!
  
      这三个赌鬼是我安排它们监视黄毛的,所以到了黄毛家里也只能躲在洗手间,我到洗手间洗手是假,就是来找这三个赌鬼的。[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主人……”那三个赌鬼见了我慌忙跟我打招呼。
  
      “黄毛最近在赌场怎么样?”我低声问道。
  
      民国老赌鬼说:“主人,他现在手气旺的很,从来没失过手!”
  
      我正想再问点什么,忽然听到黄毛在外面敲着喊道:“哥,干嘛呢……怎么还栓着门?”
  
      三个赌鬼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嗖”的一声遁入了马桶中。我咳嗽了一声,打开了房门。
  
      黄毛见我开了门,就一头闯了进来,解开裤子二话不说,对着马桶就“突突突”一泡尿浇了进去!
  
      我心里顿时一激灵,心想这小子究竟是有意的还是被尿憋的?怎么这么巧……进来就尿?这下三个赌鬼可够呛了!
  
      黄毛尿完了尿,又到洗手池前洗了手,然后笑嘻嘻的说:“嘿嘿,哥,走,喝酒去,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害你的,我现在害你也没用啊!”
  
      “扯淡,你小子如果再害我可饶不了你!”我狠狠的拧了一下黄毛的耳朵。
  
      “哎呦呦,轻点……”
  
      黄毛呲牙咧嘴的嘘嘘着,十分不满的瞪着我说:“哥,我要向你提个严正抗议,以后不许揪我耳朵!”
  
      我笑着说:“我揪你耳朵又咋着?你还想翻天啊!”
  
      黄毛压低声音说:“我现在可是赌王……你得给我面子!”
  
      “我呸,还赌王呢……”
  
      我呸了黄毛一脸口水,想起帮他在师娘面前打马虎眼,气都不打一处来。
  
      黄毛一本正经的说:“我这可不是吹牛皮,不信你到地下场子去问问,谁不知道我小赌王的名号!”
  
      “你还真闯出名号了?”我心里一惊。
  
      “嘘……别让我姥姥听到了!”黄毛连忙嘘了一声,扎住了我的话头。
  
      “你们俩个在干什么呢?汤来了!”师娘冲我们喊道。
  
      我和黄毛连忙回到了桌子上,重新到桌子上坐下后,黄毛又开始肥吃海喝起来,一会儿一片肉,一会儿一盅酒,吃的满头大汗,就像有人要跟他抢一样。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师娘看着黄毛心疼的说。
  
      “嗯嗯。”黄毛只管吃喝,顾不上搭话,只是“嗯嗯”了两声。
  
      我看得暗暗惊奇,黄毛这么能吃也不见他长膘,反而越来越瘦了,难道是饿死鬼上身了?
  
      想到这里,我仔细盯着黄毛的脸,发现他眉宇间的黑气更浓了,这是邪气上身的征兆,可是黄毛的言行思维都很正常,从这点来看又不像是邪气上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暗暗打开了天眼,对着黄毛扫视了一遍,发现他身上整个笼罩着一层黑气,不用天眼观察根本观察不出来。
  
      黄毛见我直愣愣的看他,连忙举起酒杯说:“来,咱哥俩碰一个!”
  
      “好!”我举起了酒杯,就在我的手碰到他的手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冰冷,心里蓦然一惊,黄毛的手怎么这么凉冷,这绝对有阴气上身啊!
  
      民间所说的“阴气”其实是从阴阳学说上衍生的说法,比如说天为阳,地为阴,太阳为阳,月亮为阴,神为阳,妖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白为阳,黑为阴,正面为阳,反面为阴,活人为阳,死人为阴,这是一个很宽泛的说法,对是相对的。
  
      因为整个宇宙中的所有生命都是阴阳二气所生,只要阴阳平衡,就会生态平衡,就会循环不止,欣欣向荣,若是阴阳失调,必出怪异。
  
      所以“阴气”并不是单单指“鬼魂”而言,而是泛指一切失去平衡的阴暗力量。
  
      我可以肯定黄毛身上有阴气上身,他的饭量明显比原先大很多,肥吃海喝的,等于是黄毛用自己的能量供养着这只邪物,但是这个阴气却不是鬼魂。
  
      现在我还无法确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奇怪的是它虽然上了黄毛的身,但是却并没有控制黄毛,而且黄毛也不排斥它,二者相处的还挺融洽。
  
      这种关系有点像狐狸,黄鼠狼之类的成精了,附体在神汉或者巫婆身上显灵,但是这些精灵都比较低级,我用天眼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可是黄毛身上附的这玩意我却看不出来。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越想越好奇,他奶奶的,难道比我的等级还高?
  
      想到这里,我把手伸进怀里,悄悄在朱砂香囊里抠了一点朱砂,藏在指甲缝里,主动举起了酒杯。
  
      “来,咱哥俩儿再碰一杯!”
  
      黄毛笑嘻嘻的说:“好,小兵哥,以后咱俩可真正的是哥们了,别在给我当师傅了!”
  
      我乘黄毛说话的时候,手指轻轻一弹,将指甲里藏的朱砂粉末悄悄的弹到了黄毛的酒杯里。
  
      “来,一口闷了!”
  
      我跟黄毛碰了一下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黄毛端起来正要喝,却忽然手一抖,把一杯酒全部泼了出去。
  
      “哎呦,洒了!”黄毛不好意思的说:“我太激动了,不是故意的哈……我重新满上!”说着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了。
  
      我不禁邹起了眉头,对黄毛的反应产生了怀疑,如果刚才他在卫生间对着马桶尿尿是一种无意识行为,那这次把酒杯里的酒泼出去就不是无意识行为了,而是有意为之!
  
      如果是黄毛本身的反应,那就是超常反应了,因为黄毛没有修行过,也没有玄术基础,不肯能有这么灵敏,那只有一种可能,是黄毛身上的那东西作怪。
  
      黄毛见我皱着眉头看着他,似乎很不高兴,连忙说:“好好好,刚才是我不对,我自罚两杯好吧?”
  
      说着连续给自己倒了两杯酒,倒一杯喝一口,就跟喝白水一样的,连眼睛不眨一下。
  
      师娘说见我们喝的还挺热闹,就说:“你们哥俩喝吧,我先休息去了。”老年人熬不了夜,师娘不喝酒,就不陪我们了。
  
      等师娘一走,我忽然沉下脸说:“豆豆,我老实告诉你,你身上有邪气!”(大文学)

Ps:书友们,我是潜水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