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649章 偶遇
————————
  
  出了百里七公子居所后,幕僚踱步走在庭院之中,过了一会,他来到大街上,行走随意,很快到了一个普通院子里。
  
  进屋子,屋子里坐着一个人。
  
  照面后,幕僚抬手作揖行礼。
  
  “事儿,成了?”
  
  “不负主子所令,已让七公子上钩。”
  
  “不错。”
  
  男子惫懒吃了一口小菜,喝着小酒,后才道:“你打算给他推那个人选?”
  
  幕僚也坐下了,喝了酒,道:“无阙。”
  
  顿了下,他慢悠悠解释,“有人跟我提醒过,无阙有一位女修十分适宜,恰好无阙又在风口浪尖上,这一浪头打来,七公子必死无疑。”
  
  “就如同小公子。”
  
  对面那男子闻言笑了,给对方夹了菜。
  
  “拭目以待。”
  
  ————————
  
  “作为一个木系单灵根,我觉得你们最好不要怀疑我的专业性。”
  
  “可是青丘师姐...”
  
  “相信我,这云粉菊花很适合你。”
  
  “师姐,我觉得这个更适合解疏泠。”
  
  “姓颜的,你刚刚说什么?来,练练手。”
  
  无双城中,幅员广阔,修真者们所居多以客栈为主,但有钱有背景的,自是直接购下了一个偌大庭院,用秦鱼的话讲那就是超豪华海景大别墅。
  
  显然,无阙并非是小门小派,在耀阳城那等短暂经过之地无所谓,但来了百里无双,那就不一样了。
  
  因为距离天藏之选预备役的开启之日还有十天,秦鱼他们还是提前到了。
  
  十天后开启,但预备役的时间却也很长,所以有一个居住之所是必要的,毕竟客栈人多眼杂,他们人多,不宜。
  
  所以...他们就住进了这十分不错的庄园。
  
  此时,后院庭前广场,正有一些弟子在练手,木板小台上则有一些弟子在观战。
  
  秦鱼等人就坐在那儿,前面有一堆灵花,漂亮新鲜得很,都是赢若若等女弟子外出买来的。
  
  秦鱼本在观战,见他们买来的灵花,就笑盈盈瞧着她们弄,但颜召过来了,对此嗤之以鼻。
  
  秦鱼对直男非恶感,但对直男挑衅小美女们相当不爽,于是要给后者挑一种灵花炼成剑穗。
  
  于是就...
  
  骚粉菊花了解一下。
  
  颜召是抗拒的,秦鱼精神上碾压她,解疏泠武力上蹂躏他,颜召只能接受。
  
  不过看了看时间点,娇娇用小爪子挠了挠秦鱼的腰。
  
  秦鱼起身了。
  
  “嗯?青丘师姐今日又要出去么?”
  
  “娇娇要出去吃东西。”
  
  众弟子们内心挺想跟着出去玩的,却也知道他们不是秦鱼,没那样的资本,天藏之选在即,便是自知只是陪跑的,他们还是出于大宗门弟子的骄傲,想要更强一些,所以这些天一直都在努力修炼跟比斗。
  
  听说,天藏之选是很残酷的。
  
  解疏泠抓了小桌子的茶壶,喝了一口,挑眉问:“师姐这两天还有遇上那个很好看的小哥哥吗?”
  
  “倒是有,前日见到了,昨日也见到了...也是奇怪,总遇到他。”
  
  秦鱼的确很惊讶,一开始她以为对方是故意的,后来发现不是。
  
  她觉得不是,解疏泠却觉得是,一脸狐疑,让秦鱼小心点。
  
  秦鱼一笑,“小心什么啊,你觉得我好看吗?”
  
  解疏泠一愣,上下打量了下秦鱼,道:“还可以。”
  
  哦,你倒是挺老实。
  
  “但他特别好看啊,这样一来,倒也不亏。”秦鱼随口一句。
  
  解疏泠翻了个白眼,“你就图着他好看?那难怪呢,你平时喜欢逗大师兄跟大师姐。”
  
  秦鱼:“瞎说,我对大师兄跟大师姐岂是那等肤浅。”
  
  解疏泠:“那是为啥?”
  
  秦鱼手指勾一勾,解疏泠下意识凑过去听,还没听到秦鱼说着,就被秦鱼用手指弹了脑门。
  
  “你弹我做什么!”解疏泠捂着脑门气呼呼。
  
  只见青丘师姐眉眼弯弯,笑着道:“难道方师姐跟第五师兄只是长得好看吗?就没有其他的?比如...”
  
  比如...解疏泠想到了什么,正好目光直直一飘,脱口而出。
  
  “身段儿?”
  
  丫,还挺极致,可不就是身段嘛,话说这两人的身段儿那可真是赏心悦目。
  
  秦鱼笑眯眯要跟解疏泠八卦八卦,忽然闻到一缕想起,心里一惊,马上端正神情,一本正经继续弹了解疏泠脑门。
  
  “瞎说什么呢,师兄师姐是你能编排的?你个小丫头,思想如此不正...虽说师兄师姐的身段的确是赏心悦目。”
  
  解疏泠懵逼,正要说什么,忽然脸色变了变,哀怨看了秦鱼一眼,飞快跑了。
  
  为什么跑?
  
  因为秦鱼身后有一个人。
  
  廊下走出的方有容开了口,“青丘师妹。”
  
  秦鱼抱着娇娇转身,客客气气乖乖巧巧,“方师姐...”
  
  一副纯良无辜的样子。
  
  方有容瞧着,微微阖了眼。
  
  好半响,她才开口:“要出门?”
  
  秦鱼:“是的。”
  
  方有容:“一起。”
  
  秦鱼:“???”
  
  这特么不会是半路要把我拖巷子里干掉埋尸了吧。
  
  ————————
  
  “就只需你吃喝玩乐,我就不许了么?”
  
  在美食街地标式的金玉满堂楼顶楼,靠窗位置,方有容面对秦鱼时不时的打量,终究给了回应。
  
  秦鱼笑了,“许啊,师姐你吃三盆都没事,我有钱的。”
  
  谁能吃三盆?
  
  方有容睨了她一眼,嗔斥:“贫嘴。”
  
  她转了茶杯,漫不经心说:“倒是师妹你,似不太喜欢我跟你一起,怕打扰你什么吗?”
  
  秦鱼:“打扰?倒不是。”
  
  她眨眨眼,坏笑了:“方师姐是怕我被拐走么”
  
  方有容这次竟没有否认,“嗯。”
  
  秦鱼惊讶,“丫,师姐你这是...”
  
  方有容垂眸,“宗门出一个阵法天才不容易,你这般的,放哪儿都有宗门想哄骗了,为你师姐,总得提防着。”
  
  哦,这个理由倒是不错。
  
  秦鱼挑着荷花玉藕,吃了两口,眉眼舒展,笑眯眯说:“师姐你会不知道,若是真有诱惑,你一味防着是没用的,不过我有钱,那些宗门怕是也出不起大价钱来哄我了。”
  
  方有容:“不用钱,不是还可以用人么?”
  
  秦鱼一怔,思绪很快,莞尔:“师姐,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勾走的。”
  
  这话刚说完。
  
  “青丘姑娘?”
  
  后面传来一句。
  
  秦鱼转头一看,正见到那个漂亮小哥哥带着老者。
  
  后者见到她们,分外高兴,眉眼舒展,竟不比方有容逊色几分。
  
  真见鬼了,一个男的长成这样。
  
  诶,秦鱼一边吐槽,一边露出笑容。
  
  “好巧,又是道友你啊。”
  
  这特么三四天遇到三四次,次次都能撞着,若不是后者觊觎自己美色皮囊,那就肯定是——吃货了。
  
  秦鱼对美貌的吃货还是很有好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