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698章 好处?
——————————
  
  大概是被男女混浴这骚操作给吓坏了,加上无阙的师姐们一个赛一个深不可测,单单解疏泠一个那淬毒般的眼神就足够让颜召等师弟们心肝颤颤,于是他们飞快跑了。
  
  “他们这是?”赢若若好奇。
  
  秦鱼主动给颜召等人解释。
  
  “我想,他们的意思是——即便男女混浴,看别人也比看我们好。”
  
  秦鱼是这样解释的,然后颜召他们就背了一口深深的大锅。
  
  其实沐浴之事没那么不正经。
  
  秦鱼等人换衣后,相继分开,其实不分开也一样。
  
  沿着水池石道前走,分岔路很多,分开后,秦鱼也只跟赢若若、解疏泠、云出岫还有方有容一起。
  
  前方花帘是入口,前面云出岫走着,跨出最后一块石阶,她就消失了。
  
  “传送?”
  
  秦鱼若有所思,瞥了前头看不清的水汽雾团。
  
  落星瀑在里面,还用得着传送,除非另有玄虚。
  
  “可能要分开了,即便是男女混浴,估计也是无规则随机分配的。”
  
  “若是遇到不认识的,对方无理,打!打不过就记名字,喊方师姐。”
  
  赢若若跟解疏泠乖乖点头,也进入了那入口,消失不见。
  
  方有容走过去前,回头看了秦鱼一眼。
  
  “遇险就喊我?青丘师妹倒是颇会使唤人。”
  
  “没办法,师姐您是自己人嘛。”
  
  “冷漠不理人的自己人?”
  
  哼!第五刀翎这闷骚货,竟然打小报告了?!
  
  她就说方有容怎么今天都不搭理她!
  
  “师姐不理别人,但会理我。”秦鱼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平静自然,仿佛在说一个真理。
  
  方有容梗了下,横了她一眼,却没说话,转身进了入口。
  
  ——————
  
  秦鱼抱着娇娇进了入口,光芒一闪,扑面热腾腾的水汽,一下子就把她的脸给蒙上了一层湿润。
  
  抬眼可见一条的温流瀑布如银星溅落,星光点点,很美,瀑布下的落星池也很美。
  
  池中也有人,少说也有四五十个吧,只是范围大,眼前视野乍一扫,也能看到七八个人。
  
  果然是无规则随机组合的。
  
  她没见到一个无阙的人。
  
  方有容他们也全不在这里。
  
  秦鱼倒也无所谓,瞥了一眼这落星瀑布的水流,察觉到里面的星光是特殊秘纹。
  
  具体效果还不知道。
  
  但约莫是有好处的。
  
  “咦,青丘姑娘!”
  
  闵画楼见到秦鱼就高兴打了招呼,话说,这里的女修不多,但寥寥一个就够了。
  
  伏夏竟然在这里。
  
  伏夏在的时候,闵画楼还能对秦鱼这么热情,要么是这厮作为中央空调功能全面,要么就是这厮功能超强,温暖的地方不少。
  
  显然,闵画楼对秦鱼是一直怀有热情的。
  
  乃至于让他身边的中年男子都皱了眉。
  
  秦鱼与之交谈两句,一边走下阶梯,入了水池。
  
  水池在,水流星光游走如鱼儿,灵活得很。
  
  但大多数人还是往瀑布下走。
  
  闵画楼也是刚到,他在瀑布下挨着秦鱼,跟她闲聊,但聊两句就不吭声了。
  
  一是这星光进入体内后可以洗髓伐脉。
  
  二是他发觉待在秦鱼身边不是个好选择。
  
  既然不是好选择....秦鱼抬眼淋着瀑布水流,任由这些性格洗精伐髓,睁开眼的时候,闵画楼就已经不见了,躲得远远的。
  
  秦鱼当然知道对方为什么走远了。
  
  倒是那中年男子无所谓,一直冷静如磐石,没有半点气息。
  
  秦鱼多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这闵画楼离自己远一些,怕是这个人提醒的。
  
  此人很不简单。
  
  娇娇在水里泡腾,跟她传音:“鱼鱼,这里好多人好讨厌。”
  
  为什么讨厌,是因为那些人看秦鱼的眼神不对劲。
  
  为什么不对劲。
  
  其实衣服这些没问题,天藏之选也不是什么流氓组织,没有那么下流。
  
  其实,下流的不仅是瀑布的水,往往还是人心。
  
  别人的人心。
  
  他们看秦鱼,如同他们看伏夏一样。
  
  打量,试探,臆想。
  
  伏夏面无表情,并不为所动,只顾自沐浴。
  
  秦鱼就更不会在意了。
  
  沐浴了一会,待星光洗髓伐脉的效果差不多了,秦鱼便起身准备出池。
  
  但有人比她快了一步。
  
  哗啦,冰霜美人伏夏先上了台阶,这一出,衣物贴着周身,水汽尤在,清灵雪艳不可方物,让在场大多数人岿然呼吸不稳了一波。
  
  连几个女修都看直了眼。
  
  都是女修,这差距也太大了。
  
  秦鱼见到了,挑眉,也只是淡笑了下。
  
  娇娇:“鱼鱼,你笑啥?”
  
  秦鱼:“我笑的是这一池十有八九的男修女修都挺倒霉。”
  
  娇娇:“这还倒霉?这么大个美人让他们饱尽眼福!”
  
  秦鱼:“就是因为这个才倒霉。”
  
  娇娇一愣,有些纳闷。
  
  但秦鱼没继续解释,反来了一句。
  
  “不过他们或许会更倒霉。”
  
  接着秦鱼也跟着出了池子。
  
  又是一波气息不稳。
  
  闵画楼眼睛都直了,直到被中年男子冷冷看了一眼,他打了个寒颤,悻悻道:“人之常情嘛,这不怪我。”
  
  中年男子不置可否,瞥了一眼秦鱼两人前后离去的背影。
  
  微微皱眉。
  
  这入微阁的第一关对男修...委实太不友好了。
  
  ——————
  
  秦鱼抱着娇娇出了落星瀑池,这一出,又到了另一个空间。
  
  玉石小道,空气中颇有冷意,让刚刚出温暖泉池的秦鱼顿时有种脊骨发凉的感觉,而身上衣物跟皮肤附着的特殊水流也并不会因为内力催发而散去,反而因为这个空间的特殊气息,而渐渐演变成另一种森寒。
  
  “那落星瀑布表面上是洗髓伐脉,其实是在祛除每个人身上的秘技术法,让躯体跟灵魂达到最原始的状态,但这个...莲花池?”
  
  秦鱼走出玉石小道,看到了漂亮的墨玉玉石拱桥,边上是十分好看的各色林木花草,但都不及前方偌大的冰寒莲花池来得绝美。
  
  莲花池边上也有一块石碑。
  
  下着下雨,雨儿朦胧中,看清上面的字。
  
  “前面是落星瀑下洗纤尘,这里是莲花池中走观月?”
  
  “倒是颇有韵味。”
  
  秦鱼觉得这天藏之选还是很有底蕴的,不走寻常路,倒是比一般选拔来得有趣味。
  
  她一边欣赏,一边走上拱桥。
  
  “这样美的地方,如诗如画,如果给我一把伞,对面再来一个同样拿着伞的漂亮小哥哥,你说,这会是另一个白素贞与许仙的故事么?”
  
  娇娇对秦鱼难得的矫情并不给面子。
  
  “恕我直言,你是狐狸,不是什么白蛇,至于什么男人..呸!怎么真有一个男人。”
  
  秦鱼也略惊讶。
  
  因为没料到对面拱桥一头真的有一个男人走上来。
  
  他们都穿着贴身的薄纱长衫,湿了身,贴了人,她的眉眼温润似秋雨,他的眼眸薄霜尽淋漓,四目相对。
  
  两人都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