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轮回一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孤独的剑意

  
  步凌烟独自一人走出了青峰城,而这也是她大婚之后,第一次走出这座让她无比厌恶的城池,柳青风为他的儿子又说了几门婚事,而此时的刘子墨也应该在某个侧室的房中吧。
  其实现在的步凌烟并不恨柳子墨,反而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对刘子墨也有了更深的认识,不得不承认刘子墨是真的很爱步凌烟的,他从来都没有强迫她,做一些她不喜欢的事,而现在这些所谓的侧室,也都是步凌烟真心同意而让刘子墨去娶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步凌烟也不知道自己的后半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可能有一天她真的会被刘子墨所感动,也可能她会被赶出青峰殿,或是她会因为对杨凡那无休止的思念而告别这个世间,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步凌烟现在不想去想的,那会让她更加的痛苦!
  没用多久步凌烟便找到了那个山洞,仿佛是冥冥之中自然会有一股力量指引着她找到了他的气息,她来到这个山洞后并没有去在乎什么剑痕,她只是在这个山洞中慢慢的走着,不时会坐在地上,也会伸出手去摸一摸这里的岩壁,她在用心感受着他留在这里的气息。
  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哭的很大声,她一直都想这样哭一次,可是她连大哭一次的勇气都没有,而现在在这个没人的山洞中,在这个他曾经住过的山洞中,她哭了。
  她一直哭了很久,一直哭到自己再也哭不出声音,她就这样一个人坐在洞中,紧紧的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很孤单,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仿佛这一生中她都注定会是一个人吧!
  她只是在享受着这份孤独,现在的她根本就不会去想那些什么剑痕还是境界,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仿佛都已是过眼云烟,境界再高又有什么用,什么都已经晚了,自己已经错过了深爱的他,在那一刻她仿佛对世间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那么在乎了。
  而就在这时石板中的那道剑痕突然发出了一阵光芒,仿佛是感受到了那种孤独,而它自己也是孤独的,一个是站在高处的孤独,一个是失去所有的孤独,两种不同的孤独在这一刻竟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共鸣!
  “咔嚓”一声石板裂开了,而那道剑痕竟然化作一道光芒“铮”的一声,钻到了步凌烟的神魂之中,这股强大的剑意让步凌烟瞬间便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步凌烟才慢慢的醒了过来,她的头还是用点晕,她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了一声剑鸣,然后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那仿佛就像把整个天地突然塞进了她的脑海中一样!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洞口,现在的她站在那里,竟然就像一柄刚刚出鞘的宝剑一般,那是一柄立于这天地之间,可连接那天地的宝剑!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晕倒后,那道进入她神魂中的剑气,便开始不断的在她的身体中游走,不断的淬炼、净化着她的身体,她的神魂,最后那道剑气破碎开来,化作了点点星光融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
  而她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到达了感知境!随着莫相思的出现,她随着心意挥出了一剑,那一剑中带着一股风刃“嗡”的一声破空而去,那剑气所过之处空间都在发生着丝丝的扭曲,威力甚是惊人!
  “这、、这是风之魄的力量吗?”步凌烟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自己莫名晕倒之后,醒来便到达了感知境,而且还感悟到了风之魄!而且现在的她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那种强大,她可以感知到就连自己的神魂,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她感觉到她和这个天地之间仿佛多了一份亲近感,而在她的脑海中竟然突然出现了一式剑意,但是那一剑很孤独!她不想去学,因为身处孤独的人最怕孤独!
  “杨凡这就是你留给我的东西吗?”步凌烟自言自语的说着,她现在的道心无比通明,仿佛忽然顿悟了这世间很多以前不曾参悟的真理一般。
  其实杨凡也不曾真正的参悟到这道剑痕的所有剑意,而无心修炼的步凌烟,却是莫名的引动了剑痕中那道孤独的剑意和她融为了一体,这也许就是机缘吧!
  她回到青峰殿的时候,刘子墨正在屋中等她,“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还不让下人们跟着,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担心!”刘子墨的表情很生气。
  “去了一趟天断山。”
  “你、、你是去见他了吗?”刘子墨眼中充满的是一种怨恨。
  “没见到,他走了!”
  刘子墨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看到步凌烟站在窗前的那个背影,他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后走出了房间。
  而此时的杨凡也已经到了破军域,这也并不是他第一次来到破军域了,因为他在一盏茶待过,也在这里杀过很多人,但是他却没有真正的进过破军城。
  红墙,黑瓦,凶兽落,整个的破军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蛰伏在那里的凶兽!无时不刻都在散发出一股血腥好战的感觉!
  那巨大的城门之上刻着两头巨大的凶兽,尾在上而头在下,那架势仿佛就像要扑杀这入门之人一般!
  而来到城中街上更是发现,好像无不配刀之人,每个人的腰间身后都挂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而在那街上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人竟然很多,这破军城的民风可是要比凌霄和青峰彪悍的多!
  杨凡不断的在城中游走,他很小心尽量不去惹不必要的麻烦,随后来到了一处酒馆中,点了几个小菜上了一壶好酒。
  这天底下想要很快的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酒馆,而另一个是妓院。
  而杨凡当然选择的是这酒馆了,酒在慢慢的喝着,他也在饶有兴致的听着周围众人的谈论,此时那台上说书先生依然在侃侃而谈。
  杨凡也确实在这里打探到了一些消息,破军好战!而这破军之中还有八大战神,守护着这破军域的八方,每年他们都会与周围的各域发生几次冲突,而那些冲突可说不大,却也不小,雷鸣倒是没有说过什么,而破军的说法这是在练兵,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的士兵才是真正的精英!
  而杨凡还得知在这破军城中,有两处其他大域看不到的场所,当地人都习惯称之为斗场,而破军城中这斗场有两座,一座斗人,而另一座斗兽!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斗场之中来了个身穿黑袍,带着厉鬼面具的人,他那一身强悍的体术已经打败了不少人,听说今天会有一场他和独孤盛的对决!”
  “什么!就是那个空阎斗场的王牌人物吗?那可不能错过,听说他一直没有什么败绩!”
  “这样的决斗你以为想看就能看啊,一张门票十两黄金!”
  人们还在不断的谈论着,这场决斗倒是也勾起了杨凡的兴趣,对于在一盏茶接过几单的他,十两黄金不算什么,所以他打算去看看,修炼一途先要集众家之所长,才能悟出自己之所用!
  而这空阎斗场并不难找,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圆形建筑,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相对而立,也是由有八大战神中的拓跋晋南和穆承恩所创立。
  而在这空阎斗场之外,竟然全是身穿重甲的军队,在入口处也是站了一小队士兵,很认真的查看着每个入场的客人。
  杨凡倒是也没有感到意外,在这样一座好战的城池中,在这样一种深入骨子里的彪悍民风下,人们并不会因为你比我强,我就不敢和你动手,也并不惧怕什么战神还有军队,这里让一个人服从的唯一标准,便是打服!
  杨凡很是老实的交钱,然后跟着其他来观看决斗的人陆续进到了这个巨大的圆形建筑中。
  只有真正进到这里面后才发现,原来这里面竟然如此之大,这里的布局有点像木易曾经带杨凡去过的那个散金阁拍卖场,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擂台,而在那擂台周围布有一层层的法阵。
  在这擂台的周围便是成圆形环绕的一排排的座位,不断盘旋而上仿佛直入云端一般,而在这个巨大的空阎斗场之中竟然坐满了观众,可能有十几万人之多,这场面着实壮观!
  而这里的规矩就像这里的民风一样简单粗暴,你可以挑战在这空阎斗场中挂名的所有人,只要他应战那么就可以安排两人在这里打上一场,输赢的标准很简单,投降或是死亡!
  而在这里挂名的大多数人都是这空阎斗场中自己培养的高手,根据实力和战绩的排名都有着相对应的身价,要是挑战者打赢了就可以得到相应的金币,要是输了就需要上交相应的金币。
  而那些输了又没有金币的人,只有两种结局一是留着这里工作,二是死!
  而今天人们都在谈论的那个带着厉鬼面具的人,他已经在这里赢了十场,而今天他要挑战的便是这空阎斗场中挂名武者排名第一的独孤盛!
  而此时这空阎斗场一处昏暗的房间中,有一人跪在地上,而他的身前有一个身穿红色铠甲的男子。
  “大人,我已经查过了,他好像来自凌霄域,身后并没有什么势力背景!”
  只见那么身穿红色铠甲的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不管他是赢还是败,我都要他死!竟然害我损失了这么多的黄金,我看他真是不想活了!”
  “手下明白了,大人等我好消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Ps:书友们,我是九尘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