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轮回一剑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惊人的猜测

  
      “提亲、、回家?我有办法了!”杨凡眼中爆出一抹精光高声喊道。
  
      “什么办法,直接来!我也坚持不了多久的!”那名融魄境的强者冷冷说了一句后,抬头看了看众人上方已有将近两百米高的熔岩之海,他正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
  
      司马元青匆匆来到了几人身边,看着杨凡问道:“杨兄弟想到了什么办法,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地方。”
  
      “我在上一层用铜镜刻画过一个传送阵,我可以在这里再刻画一个将两者相连,那我们便可以通过传送阵离开这里了!”
  
      “好!从头刻画太慢了,你直接在我的太极图上刻吧!”司马元青说着再次打开折扇,推动力量召唤出了阴阳太极图,阴阳两种力量彼此吸引,不断轮转慢慢扩散,在众人脚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图。
  
      杨凡不再犹豫,并指为剑开始在这太极图的基础上刻画起了传送大阵,这让他更加的如鱼得水,不过十几分钟太极图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阵纹所覆盖,一闪一闪的散发着玄而又玄的光辉。
  
      一滴血珠在杨凡的指尖凝聚,飞落到了大阵的中央,犹如落入了一汪湖水之中,大阵表面出现了一圈圈的涟漪,随后爆发出一阵光芒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了其中,冰盾突然破裂滚烫的岩浆倾泻而下冲散了那团光芒,光芒散尽早已不见半个人影!
  
      而在同一时间,孽境地狱中的一面铜镜上散发出道道光芒,随后耀眼的光芒开始迅速的扩散,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一阵光影变幻之后众人再次回到了这里,而那面铜镜也因为瞬间凝聚的力量太大,已经超出了它所能承受的极限,突然炸裂飘散到了空中!
  
      众人死里逃生有的瘫倒在了地上,有的放声大笑,也有的喜极而泣,这一刻每个人都犹如新生,大多数的人都对杨凡表达了谢意。
  
      “我们一直都进入了一个误区,没有人规定这十八层就是要一直朝下的,也许在这里还有别的通道。”杨凡看着已经差不多缓过神来的众人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对!大家再分头找找吧。”
  
      说着人群再次动了起来,开始在这巨大的石洞中仔细搜索,当时镜子破裂之后就直接出现了那个通道,人们还没来的急对这里进行探索调查就直接习惯性的跳入了那条通道。
  
      很快人们便有了新的发现,还真就在石壁上发现了一处机关,触动之后岩壁开始慢慢的裂开,露出了隐藏在后面的另一处洞穴。
  
      这个山洞中依然没有地府的妖人,只有远处耸立的石碑上面刻有铜柱两字,除了那座石碑这里再也没有突出地面的建筑或是石堆,只有地上密密麻麻的一个个洞口!
  
      众人小心翼翼的来到洞口之前,下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洞口的直径大约有一米半的样子,是由一根根铜柱钻入地中形成的。
  
      “这他妈又是什么机关!地府的妖人们这是害怕了吗?一个个不出来对敌就搞些阴险狠毒的机关算计我们!”张元武看着满地的洞口烦躁的破口大骂道。
  
      “大家先不要轻举妄动,先仔细的探查一番,根据上面几层来看,每一层的机关都是根据这一层的名字来设计的,既然这一层名为铜柱,那可能就和地上的这些铜柱通道有关系,大家小心一点吧!”司马元青再次开口说道,仿佛人们也习惯了听他指挥。
  
      经过很长时间的搜索,众人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最后只能再次将视线放在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通道上面。
  
      杨凡将自己的感知力探入到洞中,不断向下方延伸倒是一路顺畅,大约四百多米之后感知力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空间。
  
      “好像并没有什么危险?”乔依依也收回了自己的感知力,抬头看着杨凡说到。
  
      “没有危险才让人觉得奇怪,在这样的地方,这些用铜柱做成的通道绝不会只是为了通往别的地方那么简单!毕竟感知力只是无形的力量,可能触发不了里面的机关吧!”
  
      这样的疑问也困扰了大部分的人,这个山洞大家已经非常仔细的探查过了,除了这些地上的通道并没有其他路可以走,想要继续便只有下去,可是这条黑漆漆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狭窄通道让人不敢轻易去尝试。
  
      “我来试试!”龙念说着走到山洞中央,随着他身体中散发出来的阵阵光芒,四周开始出现一阵阵“沙沙沙”的声响。
  
      随着那些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密集,竟然从岩缝中爬出了数不尽的各种虫子,越来越多直到犹如一层黑色的潮水般占满了整个地面。
  
      随后在龙念的指引下那些虫子开始涌进了地面上的一个个洞口之中,顺着通道向下方爬去。
  
      片刻之后龙念抬起头看着众人笑了笑,并未多言直接跳入了通道之中,他身边的小白狗也晃晃悠悠来的来到洞口处跟随着主人跳了下去。
  
      虽然有轰鸣声自通道中传出,但是没有人觉得龙念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自己都进去了那里面肯定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人群开始朝着通道中涌去,就像刚刚的虫子一般!
  
      而龙念刚刚选择的那个通道仿佛成了最抢手的地方,竟然有人在那里排起了长队。
  
      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龙念是跳下去了没错,但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强大!
  
      只有真正跳入了通道之中才能感受到那种狭小空间带来的恐惧感,在这样狭窄的空间中人们根本就无法活动,双臂也无法举起做出任何动作,也就说是如果遇上什么危险,他们根本连还手都做不到。
  
      很快人们怕的东西便来了,铜柱通道中开始爆射出一根根的钢针,开始弹出一根根的利刃!
  
      在无法行动的情况下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钢针刺穿自己的身体,然后再被下方交叉的利刃切割成一段段一块块,掉落在他再也见不到的地方!
  
      这种机关阴险而又残忍,对于修行境界较低的人来说尤为致命!
  
      与其说这是在屠杀倒不如说这是在筛选!
  
      将那些弱者淘汰出局!
  
      对于感知境四重天或是更强的人来说这里的机关还是不难通过的,他们完全可以将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转化为护体之气,用来硬抗那些钢针和刀刃!
  
      而那些四重天以下的人,除非有强于他人的宝贝和功法,不然单靠自己体内力量形成的护盾是很难防御那些机关!
  
      比如乔依依她的境界虽然只在感知境三重天的巅峰,但是风水双魄的力量环绕在她的周围不断旋转,不管是钢针还是利刃遇之即碎,根本就无法伤她分毫!
  
      杨凡则是将自己当成了一柄剑,凌厉的剑气从身体中爆射而出所遇之物皆可斩!
  
      对于司马元青,韩修,落雪,天狗,疯伯之类的强者来说,更是如履平地!
  
      而这里势力很大境界却不高的有三人,分别是来自珍宝阁的单雪瑶,领着八十一人的姬阳和身边站着黑白无常的鬼问寒。
  
      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方法,虽然单雪瑶的手下除了一位老妇其他随从无一幸免,但她即便没有任何人保护也一样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她下入通道之后便用一种黑色的烟雾笼罩在自己周围,不要说钢针和利刃了,就连四周的铜柱在接触到那些黑烟的时候,都发出阵阵滋滋的声响开始慢慢的融化!
  
      姬阳显然没有如此手段,但是他却有人!八十一人在他身前身后纷纷跳入通道将他夹在了中间,一道道能量从八十一人的身体中涌出上下连成了一片,仿佛一根顶天立地的铁棍一般,自然也将他安安全全的保护在了其中!
  
      而黑白无常则是用身体中散发出来的死气将鬼问寒层层包裹了起来,铜柱中的机关甚至根本就没法发现她的存在,自然也就没做出任何的反应。
  
      在经过这满地的铜柱之后,来剿灭地府的人数从最开始的一万多人到了现在只剩下了六千人!
  
      如果不是在详细分析了机关之后,很多人学着姬阳的法子联合在一起齐心协力共同闯过了机关,估计人数还要再减一半!
  
      “听十四那样一说,我才觉得这里的机关越来越古怪,好像并不是为了残杀众人那么简单,这样的设计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选出强者继续前行吗?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我心中总是有些不安!”乔依依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一只手拖着脑袋的十四,然后看着杨凡问到。
  
      杨凡没有在意人们刚刚来到的这个巨大空间,尽管众人前方那些如森林般密集的铜柱非常奇怪,尽管乔依依看着他等待回答。
  
      他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了很多东西,零星的记忆碎片瞬间拼凑在一起,让他心中生出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他盘膝坐了下来,开始在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来到这里后的每一个细节,回忆着总是若隐若现出现在他感知力中的细微波动,回忆着自己一次次即将察觉而又错过的疑惑!
  
      乔依依的问题并没有等到答案,他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杨凡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直到杨凡睁开双眼,乔依依才再次问到:“你怎么了?是发现什么了吗?”
  
      “也许我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但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所以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什么事?”
  
      “这里的机关绝不单单是为了选出强者那么简单!地府选择将这十八层地狱建在这里也并不是完全为了掩人耳目,那围绕在大殿之外一层层的群山其实是一个大阵!一个宏伟而又恐怖的大阵!”
  
      “什么阵?!”乔依依看着杨凡凝重的表情心里越发的不安。
  
      “聚灵大阵!!还记得海岛上的那座古墓吗?这里所布置的大阵比那里的更加宏伟也更加可怕!”
  
      “这里的整片山脉都是这个大阵的阵纹,这是占尽了天时地利的大手笔啊!此处山脉的形状和排列位置,竟然先天和聚灵大阵的阵纹有几分相似,然后有人利用山势,不但在山中埋下了阵纹,竟然还移来一些山峰补齐了这天地之势!这等于是将两个聚灵大阵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而这所谓的十八层地狱就是整个大阵的阵眼!”
  
      “每当有人死去,他的身体便会化作一种特殊的能量被这个大阵所吸收,只是这个大阵太庞大,而又将那些力量变得太细微,再加上这里处处危险的环境才让我们忽略了它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乔依依没敢说出她心中的想法。
  
      “这次的围剿也许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就像十四说的那样,还不一定谁是螳螂谁是蝉啊!下棋的人太可怕,这局棋也许是从几十年前就开始落子了,所以我也只能看到这么多,仅仅是这么多就已经让我感到非常可怕了!”
  
      “我有一个可怕的猜测,也许那司马宏义真的没有死!”杨凡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情。
  
      乔依依盯着杨凡深思了片刻认真的说道:“这是一件大事,我们要不要告诉大家!”
  
      “我觉得现在说有些不妥,这可不是小事,而且这一切不过是我个人的推断罢了,我还不能完全确定!现在说出来我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再退一万步说,就算说出来他们也不一定会相信,就算相信了又能怎样,难道就此撤兵吗?”
  
      两人相视一眼来到十四身边。
  
      “如果我说这里是一个聚灵大阵你有什么看法?”
  
      十四抬头看着杨凡,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我说了,不要考虑太多,我们是看不透的,只要安心做好棋子就可以了!”
  
      杨凡听后便不再多言,他知道十四肯定比他们知道更多的事情,但是他没有说,便不会再说。
  
      杨凡的心中也是非常的不安,他很担心乔依依的安危,在这样的地方靠他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保护不了她。
  
      他也并不相信那些融魄境的强者,但是他的心中还有一棵微弱的稻草。
  
      他是在赌,赌十四敢来这里的理由,赌北斗放心他们来这里的理由。
  
      唯一让他有一丝心安的还是那一日和北斗下棋的平天下,因为他在和北斗下棋,因为他是这盘棋的执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