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神通鉴 > 第370章 力压帮众
    被她瞧着的人一个哆嗦,看向国字脸,国字脸并没有死,那划过喉咙的一刀不浅不深,只是正好割破了气管,于是此时国字脸用仅存的那只手捂着井喷似的伤口,一边抽搐着发出嚯嚯的声音。
  
      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让人寒气上涌,“我...我这就去。”
  
      咚咚咚,地龙帮的集结号令带着丝颤抖和不安,回响在山头。
  
      小胡子男人不看地上的国字脸,紧紧盯着湛长风,“阁下想做什么?”
  
      湛长风修眉一挑,“砸场。”
  
      干净利落的两字,听得小胡子男人眉头直跳,气笑,“你也不过筑基大成,我地龙帮仅筑基巅峰的就有三十人,难道还抵不过你,我劝你快点投降,否则,别想出这个门。”
  
      她笑了,“只是筑基么,那你应该想想待会儿怎么求我手下留情。”
  
      “...你!”
  
      “帮主,什么事,咋咋呼呼地招人!”
  
      三刻后,大堂前的空地上站了一片人,少说也有七八十个,其中筑基来了五十多人。
  
      小胡子男人心里有了底,虽有还有一些人在外边,但是这里的人足够了。
  
      他心思几转间,湛长风却是拎着国字脸出门去了,一把将他扔在聚集的帮众间,国字脸悲惨的模样入了他们的眼,瞬间就点燃了地龙帮的愤怒。
  
      湛长风站在台阶上觑着下面的地龙帮帮众,“你们帮主也不过如此,就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拦住我,全都一起上。”
  
      “找死!”一个虎皮衣的汉子越众而出,手中擎着柄一人高的狼牙棒,密密麻麻的刺头晃人眼。
  
      莫昂看也不看国字脸帮主,正好,他上位!
  
      而这个狂妄的家伙就是他的踏脚石!
  
      真力源源不断地送入狼牙棒,心法急转,“獠牙刺!”
  
      狼牙棒挥出,重重光刺犹如箭雨飞向湛长风,众人哗然表情各不同,“莫昂居然筑基大圆满了!”
  
      刚想上前的几人止住了脚步,估计莫昂这个时候不希望他们出现抢风头。
  
      大圆满又如何,对她来说能杀一,就能杀二。
  
      一刀将光刺全部震落,莫昂眼都没眨一下,刚刚还在台阶上的人已经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随即腹部如遭陨撞,倒飞出去。
  
      帮众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倒飞出去的莫昂身旁闪现出一个清瘦的影,轻松抬腿砰地将未落地的人踢上高空,紧而残影蹁跹,又将人砸入地上。
  
      眼睛没看清,骨骼碎裂的声音却一直伴随着他们,跟半夜出门遇鬼似的。
  
      “一起上!”那些筑基终于按捺不住,特么不一起上,等着挨个死啊。简直就是人形凶器!
  
      “乾元踢!”
  
      “风卷残云!”
  
      “千斤坠地!”
  
      ...
  
      湛长风将心觉放开,感受着众多凌厉杀机,然后有如神助般避开所有攻击,而她所过之处,无不惨叫连连。
  
      不过几息,先天败北,剩下的帮众仓皇逃窜奔向寨门。
  
      湛长风夺过一个人的弓,凌空抽射,刷刷,一连六箭,跑在最前面的几人无一例外地倒下了,她温和又冰凉的声音缓缓道,“全都回来,离我太远更危险。”
  
      特么还让不让人活了,六具尸体躺那呢,想跑迈不动腿,退又是羊入虎口,不少人瘫在了地上。到底是谁招惹上了这么一个恶鬼。
  
      这些在地上躺尸的筑基也都在问,特么到底是谁招惹了这个恶鬼!
  
      恶鬼颇为遗憾地说,“我就是来砸一下场,你们认输不就行了。”
  
      一时间“认输”的声音此起彼伏,比抢灵石还热切。
  
      这个人的行事实在是太...难以形容了,小胡子男人算是筑基里比较完好的一个,因为他根本没参战。一个文士走向的修士,攻击力也很难以形容。
  
      好在他的脑子仍在运转,他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出现得有问题,先不说那种完全异于常人的气质,完全有能力反抗甚至碾压帮主,却任人宰割一般被押回来,不是有所图是什么。
  
      先前她还说了一句,“应该想想待会儿怎么求我手下留情。”
  
      这难道不是暗示吗?
  
      只是还不等他想透彻,湛长风就清清淡淡道,“若是两帮相争,就此俘虏了你们,收缴你们所有资产也是理所当然....自然,我就是准备这么干的。”
  
      “所以现在作出选择吧,服从或死。”
  
      根本没法选择,小胡子男人扫过地上的几十号人,心思百转,终于低头道,“为您马首是瞻。”
  
      一叠声的服从示弱立马响起。
  
      湛长风觑着这些人,意味不明。
  
      半日之间,地龙帮易主。
  
      随后湛长风拿到了地龙帮的地契财产,出乎意料地没了动静。
  
      “副帮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几个不是吊着胳膊就是瘸着腿的人拦在了小胡子房间门口,小胡子左右望了望,沉着道,“进来。”
  
      小胡子名叫杜觉,也是帮里的智囊,实力在筑基中可以说是垫底,却靠着机敏助帮众躲过好几次危机,所以众推为副帮主。
  
      在北城存活下来的帮派,无论大小,莫不有一股子狠劲,实力为先,利益至上,典型的强盗作风。他们摄于湛长风的实力低了头,事后却少不了不甘和无所适从。
  
      一则他们对湛长风一无所知,更谈不上信任。
  
      二是怕利益受损,生死不知,谁知道今后她会让他们做什么。
  
      本就是为了攫取修炼资源而抱团形成的帮派,如果没有利益可取,还不如现在悄悄离开。
  
      但是这样离开又不甘,一个独眼汉子就道,“不如去投靠黄一帮,再带人夺回地龙帮。”
  
      “黄一帮虽然有脱凡镇守,但是...”她能横扫筑基大圆满,难保不惧脱凡。
  
      “这实力背景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武卒?”有人不经问道。
  
      小胡子也疑惑,在这个尚年少的阶段,如此实力和气质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培养出来的,更重要的是,在她拿到地契财产后,吩咐的唯一一件事是让他将了解的杨解城信息都写下来,这让他隐隐有一种荒谬又切实的感觉兴许地龙帮只是一不小心送到她面前的开胃菜。
  
      “副帮主,你倒是说句话,下面应该怎么办?”
  
      “先别动,如果她真的有能力在北城占据一席之地,我们为她效命又何妨。”
  
      其他人听得面面相觑,心中怎么想就不知道了,只是道,“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杜觉将人送走,面色沉重,别人不知道,他却明白还有一个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