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制霸计划 > 第262章 公理何在!?
    何老头此刻表情的古怪不在那粗声的武堂青年之下。
  
      听了半天,他才听出来。
  
      原来不是他想的小越曦跟来头大的同阶起了冲突,然后不小心被人算计了......而是......揍了一位三阶强者!?
  
      何老头茫然:“......”
  
      揍了三阶?
  
      三阶是什么?
  
      那可不是大白菜啊!
  
      他一辈子都想晋级三阶,直到现在气血衰退了,丹田老化了,真气强度降低了,三阶依旧还是个期望。
  
      年青时,壮年时,他服过两次晋级药剂都晋级失败了。
  
      他做梦都想晋级的三阶!
  
      可惜!
  
      不是他想不想,也不是他没资源,做为一位精湛的军中工匠,他每制成一件良品优品的弓箭,都有功勋拿的。
  
      那是武修天赋的问题!
  
      三阶本就与前两阶不同,他本就是普通出身,工匠学徒,还是在北边的军营中知道了武修之路。
  
      可惜,按某位大人所说,他没有那个天赋。
  
      三阶与非三阶。
  
      是一条鸿沟!
  
      在武力更为重要的军中无比明显!
  
      是民与官的区别!
  
      何老头脑子有些混乱了,如果他有三阶实力,如果他是三阶...以他制弓上的能耐,谁敢对他大声说话!
  
      那位看中他制弓天赋的大人,也不会只收他为学徒,而不是弟子了。
  
      ‘不入三阶终成空!’
  
      大人失望的眼神他现在还记得无比清晰,之后大人离开了,他的性格也越来越暴躁了。
  
      今生不能称其为师尊,终生之憾!
  
      还有之后的事情......
  
      过去在何老头脑中回忆闪过,他眼中闪过一丝晶莹,这一切,只是缘于他没有晋级三阶的天赋罢了!
  
      “三阶啊!好......揍了三阶......”
  
      一时间,三阶强者那仿佛巨山一般压在他身上几十年的重压,一下子崩塌了大半......跟他学制弓的小姑娘,将三阶强者揍了?
  
      “就这么揍了......?”
  
      何老头眯着眼,叹气,又笑。
  
      小姑娘似乎比他想象的厉害太多!
  
      三年之约他本来没太放在心上,只想着,交好了小姑娘,等她家大人能帮他出一口气罢了。
  
      谁成想。
  
      现在就能揍三阶的小姑娘会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
  
      小姑娘真好啊!
  
      好看!
  
      就连窜来窜去找东西的样子都无比可爱!
  
      咦?找东西?
  
      震天弓?
  
      他先前似乎见得不震天弓在院内暴晒,收捡到他屋里去了。
  
      当然,他真不是因为舍不得,想留下来再把玩几天,他就是想......对了,他只是想给震天弓保养一下......
  
      兵器都是要保养的!
  
      这方面,他还得多多传授一下小姑娘!
  
      耳中传来小姑娘平平目视他后,毫无波澜的声音:
  
      “是啊!就这么揍了......我在公理堂,当着县尊监察使县尉等的面,就这么将她揍了,揍成猪头,唔,很惨......”现在更惨!
  
      全身上下没一处好的!
  
      越曦的目光透出点点意思:‘你也想这样么?’“我的弓呢?”敢反悔收走我的弓,当场让你变猪头!
  
      暂时来说,有本书上说的尊老爱幼,她没太大感觉。
  
      惹了就揍!
  
      管你老少!
  
      “公......公理堂!!”
  
      公鸭般的高昂破声又一次传出,何老头瞠目结舌,他瞬间了解了,这位小姑娘怎么可能没靠山!
  
      公理堂是什么地方!?
  
      她在那里揍了人,无视帝朝律法,居然只是最低的三级丙级小惩的劳役,那判刑的,是她亲爹吧!?
  
      公......公理何在!!
  
      ............
  
      “一心为国者要受这等屈辱,公理何在!!”
  
      商真人头发整齐披于后背,娇小的身子因激动颤抖不已。
  
      她努力压下过于激昂的情绪,挡在昏睡的岁河真人身前,被一身衣料披在身上的岁河额前轻微跳动,似乎即将醒来。
  
      时间是越曦入睡后一柱香时间。
  
      地点是,被检查了无数次的......传说中的封魔金钵内......里面没有魔物,只有一位昏睡不醒并光溜溜的岁河真人。
  
      地上有只能确认主人的储物戒指还存在着。
  
      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这里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久经古怪事件侵扰,见多识广的六阶文修大学士州牧大人也思考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
  
      特别是!
  
      传说中的丈厚金钵内部,伏魔金刚铁如今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表皮。
  
      如果说,这是里面封印的魔物做的,那为什么门户处的金属门......也就是倒在地上的那一块还有一尺厚呢?
  
      这魔物怕不是个傻子。
  
      想要脱困,不专心朝一个方向使劲,而是所有地方都使劲了,就门户大点的地方,它留下一截,并差点打开了......
  
      这是疑点一!
  
      当然,这一点如果耿真人在这里,他一定可以给出完美的解释......传说中的刮地三尺可以理解一下!
  
      这伏魔金刚铁,是好东西吧?
  
      是好东西就对了!
  
      这个水府内现在没任何好东西残余了,探索古修洞府多年,耿真人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连初级材料地板都不放过的人。
  
      印象深刻无比!
  
      言归正传,没有耿真人在,其他对越曦作为毫不了解的人,自然并不清楚这些。
  
      于是,就有了更多疑点!
  
      疑点二:
  
      据说第一个发现不对劲,而‘勇于’进入其中,‘拖延’魔物出困时间,让同修有机会加持封印,并让同伴上报帝朝的那位......
  
      居然看起来不像被魔染的样子?
  
      ‘为同伴加点光伟正,是异修们面对官府常用的作法。’
  
      就算......境遇有点诡异。
  
      比如,他的法衣哪里去了?为什么光着?
  
      可以解释着被魔物吞噬了。
  
      虽然皮都没破一点很古怪......
  
      本命法宝的自动护身也没有了,法力没有了......重点是,金丹也没有了!整个人看似废了。
  
      但还活着......看起来还无伤......这就无比诡异了!
  
      跟来的官府五阶,在州牧洪大人的默许下,准备先将之锁起来,困住,警惕起来,并不算错。
  
      毕竟,如果这里真有魔物,那魔物会去哪里了......
  
      大家都有相同的猜测。
  
      但在之后进入的商真人眼中,感情上却接受不了。
  
      与岁河真人有着感情纠葛的商真人,在看到岁河真人如今的模样,心都快碎成渣了,后怕,庆幸,绝望,悲伤一起涌了上来。
  
      她咬着牙,义正言辞的争取:
  
      “州牧大人!我等几位同道仰慕天朝多年一直定居遵纪守法,如果因擅移之罪处罚我等认罪......但岁河真人一心为公,担心造就大变,以身入魔地拖延魔物出困时间!就算误报,也不至于上刑上锁!”
  
      “还如此这般!太侮辱一位为义牺牲的修者!”

Ps:书友们,我是幻镜真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