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制霸计划 > 第343章 观察期与怀疑
    武考只是给普罗大众一个出头的机会。
  
      “可是越曦小姐没有说不参加啊?报名后不参与考试只是失去一次考试机会,如果没报上名......”
  
      燕天星知道武考是件改变命运的事,他一向无比重视。
  
      不希望他佩服的小姑娘失去这个机会。
  
      路总武沉思了起来。
  
      一般大能弟子走的都是兑换名额或推荐名额的途径,但也不乏走正规武考途径上去的,所以......
  
      “那先将她的名字报上去,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上......”
  
      “好嘞!”
  
      燕天星铺字纸,提起笔快速记录,写了一半问:“出生地写清水镇孟家村,那直系亲属呢?”
  
      一般直系亲属写父辈名字。
  
      就算大罗女性也能进学堂修炼,但无数年前传承下来的某些思维模式,还是让血脉传承偏向男性这一边。
  
      子女基本上以父辈之姓传承。
  
      除非记录有案的男嫁之类。
  
      招夫、男嫁女,这在修炼者中也并不少见,这种情况下子女才冠母姓,燕天星并不清楚越曦父辈的情况。
  
      也没搞明白越姓到底是母姓还是父姓。
  
      路总武顿了顿,神色古怪了一下,要不是小越曦的那位大能师尊反复询问她的各种情况,这事他还真说不上来。
  
      不过,知道后,反而有点选择困难了。
  
      是写明确收养者,审异使贺勤呢?
  
      还是记录为越家......还是江越府李家分支的李越养女?
  
      或是越氏养女?
  
      前者是监察司体系的人,后者......江越府李家也不是小门小户,虽然目前处于江越府世家的第二档。
  
      但也传承久远。
  
      “就写......江越府贺勤养女好了!”越曦目前的户籍上也是如此记录的,就是报名进入武堂的那份户籍。
  
      是李方去办的入籍。
  
      孩童的户籍一般最迟12岁才录上。
  
      只有大家大户才会选择3岁前录上,这是指一为族谱,二为官府户籍,普通人家多年前的习惯是12岁记录。
  
      毕竟以前夭折机率很大。
  
      而且,正常12岁后才收人丁税。
  
      “养女?”
  
      燕天星不明所以的发出一声疑问,他并不知道越曦并非越家亲生,但见路总武没有解惑的意思,也就放下不问。
  
      过继出让寄养等也不是罕见。
  
      路总武一切按规矩来,在他看来基本上没毛病了。
  
      至于人家六阶的大能师长,这就不是普通户籍上能有记载的信息了。
  
      监察司和官府都有保密档案,监察司自有体系,五阶以上的资料就不是普通权限者可以探查的。
  
      还别说六阶大能!
  
      “完成了就先送去两处吧!”路总武内心稍有点不得劲,在他看来,越曦来参加武考的可能性太小了。
  
      这次南江城的成绩又是倒数的份。
  
      难受!
  
      燕天星应了一声后,确定报考资料无损,收起来,装入匣子里行礼后离开了。
  
      两份相同的记录很快到达了县衙和监察府。
  
      这里会再次抄录一份后,将会快马送去府城,总之,大罗武考向来秩序而繁复,一丝不苟。
  
      ............
  
      江越府城监察府。
  
      一府之权三分。
  
      这在大罗各处都是如此,政权归府衙,军权归军武,监察权归监察府,体系分明。
  
      而监察府除了府主监察使外,还有数位副使。
  
      同样三权分立。
  
      镇守、巡查、审异各自不同,都是银令使级别。
  
      实力也是四阶左右。
  
      下放即可为县一级监察府的主官,当然,就算一心为公,各令使们也一样喜欢升官与权利。
  
      做府城的副主官,也比做县城的主官来得好。
  
      有人就有竞争。
  
      坑少人多。
  
      再加上一些顺眼与不顺眼,得罪与争功,习惯性怀疑等等,监察体系中,有人密切关注了贺勤的一些关系网和情况。
  
      “这个贺勤,以为躲起来就可以将事情拖过去了?”
  
      中年人外表,目光锐利严肃的严姓银令巡查使,听着下属的汇报,面露冷笑,“常钦华和孙蒙还是拒绝交待?那李方和张洪呢?”
  
      “常铜令使和孙铜令使的两个月最高观察期限要到了,所以态度很坚决。”
  
      面无表情的属下汇报着。
  
      “李方和张洪情绪激动,言称会在年底越阶上报您打压同僚下属之事,目前没有明确证据表明,他们与那位外域奸细有关,所以......”
  
      “明确证据?哼!”
  
      严银令使目光冰冷锐利,开口无情漠然的道:
  
      “已经确定他们与那姓叶的关系不一般,本官亲眼所见!还要什么证据?”
  
      “都是那些脑子僵化的文呆子,什么法与证,后者为主,哪里来的这么多实锤证据,抓了人直接问心、审魂,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浪费我们的时间!”
  
      下属神色不动,继续汇报:“审异司那边对叶黄的失踪提出异议,并拒绝了我们打开贺勤闭关之处的要求!”
  
      “姓叶的外域逆徒肯定藏在贺勤闭关处!”
  
      严银令使眼中闪过一丝凶狠,
  
      “他以为晋级后就能保下那个外域来的奸细吗?”
  
      “这人自称对异修严酷,却总是与异修有着种种瓜葛,要不是姓叶的暴露了,就让他混在我监察司中为所欲为了!”
  
      “或许,贺大人并不知情......”
  
      一直表情无波的属下突然开口为贺勤说了一句话。
  
      收获自家上司冷冷一瞥,忙闭上了嘴,他其实也感觉,贺勤的来历和交友情况,似乎......真的不太对劲。
  
      这种与敌方关系亲密的情况。
  
      在监察体系中,是会被隔离观察一段时间的。
  
      目前贺勤受到的怀疑中,有数件:
  
      一是自称炼丹师的叶黄身份为伪装,目前证实对方出身外域大宗门,怀疑为外域奸细;
  
      二是贺勤两个多月前抓捕异修失败,还放跑了邪神信徒未抓捕;
  
      三是贺勤伪作记录,将一村中非修炼者记为入阶;
  
      四是贺勤两月前所巡视范围内,出了数件怀疑与之有关的事件,如星柱事件,某妖王夺舍事件,和其参与的抓捕一战身受重伤一事存疑......
  
      如果贺勤不能出来一一证明清白。
  
      他在监察体系中将受到内部审查和隔离,这是比观察期还要更进一步的怀疑,足够影响他的上升途径。
  
      面无表情的下属内心中立的想着。
  
      突然,严银令使的另一位心腹属下前来汇报,对方汇报的内容是他要求密切关注的信息之一。
  
      “养女武考?又是孟家村?”

Ps:书友们,我是幻镜真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