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制霸计划 > 第437章 天女恕罪
    巫祭是一种奇异的状态。
  
      似乎开启巫祭的巫师处于一种天地的缝隙之中,以至于同阶无法伤害,但更高阶的力量却是能造成影响的。
  
      否则巫师这一道就无敌了。
  
      大巫师只对金丹级的强者臣服,因为他最强的一招,消耗寿命去施展的诡异咒术只有高上一大阶的强者才能打断。
  
      被打断就会造成反噬。
  
      但是!
  
      有过打断,却从来没有这种开启中被直接伤害到的事情。
  
      他一下子说是懵了并不夸张。
  
      就算金丹强者也做不到!
  
      只有‘天地意志’才能在这种情况下伤害到他。
  
      看着不光打断了他的巫祭,还将他从与天地玄奥之力联系中剥夺了出来一步步靠近的绝美少女。
  
      干瘦的身体上一只长长的无羽箭洞穿着胸口的大巫师一时神情恍惚。
  
      天女!?
  
      怎么可能!?
  
      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能代表天地意志的天女存在!?
  
      巫师是一种极古老的职业,从人类还处在蛮荒时代就开启了传承,沟通天地,并不是那些修者口中的邪门外道。
  
      虽然中间数度断绝。
  
      但古老的记载上,还是有着‘巫’是天之代传者,代言者,代言众生,代传天命的说法,‘巫’是一个通道。
  
      相当于一个沟通天地与众生的通道。
  
      尊贵无比!
  
      在巫师看来,这世上比他们更尊贵的。
  
      也就只有‘天地’的‘亲子’,巫者侍奉的主人,在古老传说中,接受天地意志降临,拥有天之力的天之子,天女殿下两者!
  
      巫师受命于天,尊天如敬道。
  
      他们一切的实力来源于‘天地’的赐予馈赠,不敢对天地有半点不敬,这是他们生存的根源。
  
      大巫师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他向来凶残无比。
  
      除了完全不是对手,又对他助力极多的黑盟盟主让他稍稍尊敬几分外,他向来显示于外的都是神秘凶残血腥的一面。
  
      但此刻,他捂着自己被洞穿的胸口。
  
      感受着那普通的低等法器箭支上,那隐隐可感的天地最纯粹之力......这不是法器自带的气息和力量。
  
      只能是......他念头一动。
  
      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动作。
  
      啪!
  
      ......
  
      当越曦引动意识中的符为引,加持了一道天地间的一缕寒冰气息于箭支上后,其中的威力让她震惊。
  
      只是怒中一箭,居然比爆裂箭威力强多了!
  
      有着四阶之力!
  
      不及多想,那大巫师比她想象的还不好杀。
  
      明明看着射中了。
  
      人都崩了。
  
      结果还没有死!
  
      又特么是替身术!
  
      还不止一种替身换形手段!
  
      比她见过的,杀过的四阶都难杀多了,保命手段也诡异得让她摸不清头脑,一时慎重无比。
  
      结果,对方居然光明正大的飘浮了起来。
  
      虽然看着样子透明了一点。
  
      似魂体又非魂体的样子,但她还是直接了当的又是一箭射了过去,这一箭加持了她目前识海符能引动的一切力量!
  
      星力和魂力外加符之力等等!
  
      就不信还弄不死你!
  
      既然对本座不怀好意,那就去死吧!!
  
      这一箭的成果让越曦有点失望,虽然射中了......对方傻了一般没有躲......但射中后,没有她想象中的威力不凡。
  
      对方受了一箭后,虽然化为了实体,却没有再次崩掉身体。
  
      还没有先前寒冰之力造成的伤害来得大!
  
      不过,看样子也受伤了。
  
      寒冰之力射不死,更弱的爆裂箭自然也弄不死对方,想到这里,越曦将‘逝水剑’抽出,准备上前直接近战!
  
      她其实更擅长近战!
  
      她可不是一个多月前的她了。
  
      就算体质没能恢复到本体的状态,但在武道修真同修的情况下,符文巨力加持下,也是有着不下千钧之力的!
  
      力大才无敌!
  
      术法只是辅助和方便罢了。
  
      她精神凝于一点,准备剑斩敌人于脚下。
  
      刚刚靠近。
  
      敌人再一次像那金阳一般古怪的没有抢先出手,神色诡异......或许是这个世界的人在战斗上的习惯?
  
      越曦冷静的判断。
  
      几步上前,铮!抽剑半截时,突然面前应该是敌人真身的人形身高一矮,啪的一声......
  
      跪下了......
  
      跪......下了......
  
      越曦抽剑的手一僵,表情也愣住了,这就投降了?好果断,好......那啥什么来着?脑子片刻间有点混乱。
  
      还打吗?
  
      看这人的气息,没有太过降低,也就是说,其实受伤不重?
  
      越曦警惕的观察着。
  
      但抽出半截的剑,也没有完全来个剑斩敌人,因为,事情发展得有些古怪,再加上这大巫师明显不是好杀的样子。
  
      看着都崩了好几次了,还活蹦乱跳的。
  
      给他一剑的结果,肯定又是下一刻出现在周围其他地方......
  
      “巫蛊请求天女殿下宽恕您的仆人无意中的大冒犯,愿意接受魂噬之刑,只求让您的仆人追随左右......”
  
      古怪的仿佛唱歌一般的旋律响起。
  
      那是一种仿佛古老之极的陌生语言,听了让人产生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越曦意识中源宝轻轻一颤,将她从昏睡感中拔出。
  
      越曦下一刻魂力自查了一下。
  
      星力包裹住了全身。
  
      警惕的抽出了逝水剑,冷喝道:“什么天女?认错人了!什么魂噬什么追随,骗子去死吧!”
  
      说着话的同时,抽剑向大巫师砍去。
  
      噗噗噗!
  
      那大巫师似乎颤抖了一下,将身体伏跪得更低了,头也不敢抬起,任越曦几剑将他斩首断腰,血流一地。
  
      “天女殿下恕罪!”
  
      那被斩下的人头,居然就着歪倒的样子,口中还清晰的叫着天女,喊着恕罪,看得越曦一阵发毛。
  
      上前就是一脚!
  
      嘭!
  
      踩爆了!
  
      红的白的一地。
  
      但是,她并不感觉这大巫师已经死了。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直感。
  
      越曦相信自己的感觉,她盯着成为尸体不再变化的几截大巫师,挥着剑,面色冰冷的喝道:
  
      “给本座滚出来!!”
  
      半息后,从旁边的大树中,滚出了透明状态的大巫师,他上前再次伏跪于地,五体投地,没有动弹。
  
      声音依旧,沙哑的道:
  
      “天女殿下恕罪!”
  
      越曦:“......”
  
      真滚了?
  
      到底在搞什么?
  
      这种杀也杀不死的诡异玩意儿,越曦也是第一次遇到,她也稍稍对这种保命能力产生了渴望。
  
      将计就计?
  
      看能不能骗出对方的保命手段?
  
      不过,对于计谋,越曦有点苦手,她沉默了好一阵子,警惕下,跪着的大巫师都一点点身形清晰了,依旧没有动弹。
  
      将自己的头颅显露在她的剑前。
  
      “你......自剐吧!”

Ps:书友们,我是幻镜真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