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制霸计划 > 第1329章 宫殿寻宝

  他们是怎么从危险重重的环境下活到现在的?
  靠莽吗?
  越曦沉默了几息,看了眼断空王所在方向,确定那群银色傀儡的危险度远远不如她取收的这头时。
  放心了。
  大概是低烈度的攻击。
  他们打不废傀儡,傀儡也一时半会儿弄不死他们。
  “走吧!”越曦眯眼观察后,冲晋侯道。
  黑暗的区域内,各种危险都存在,晋侯不时在一旁讲述经验,越曦干脆开始一步步的布置阵纹。
  “陛下,这是......古阵纹?”
  “对!你们难道没有见过吗?”这里到处都是阵纹布下的禁制,单纯的依靠纹路形成的一种能量纹体系。
  “见过一些,可惜似乎无法学习!”
  晋侯看着坐在变化为银光鹿傀儡身上的地皇陛下。
  看她不时在傀儡身上,和地上刻画着什么。
  “应该有三种人能学习阵纹。”越曦手上不停,一边对晋侯讲解,她是很希望有更多自己人学会的。
  就算不能全部学会,会一部分也好。
  “哪三种人?”晋侯一面警戒,一面好奇追问。
  两人一傀儡到了幽黑的区域后,就能看到面前一条宽敞道路,两边雾气茫茫看不清几米外的情况。
  “阵法修为足够高的人,对道意法则了解足够透彻的人,血脉特殊的人!”
  越曦一路在十万玉梯上刻阵。
  对阵纹早就熟稔透顶。
  被她刻了阵纹的区域,一点点无光透亮起来,将周围的雾气一点点排开,看着到形成了固化的道路。
  “陛下居然不用奇物也能固化道路!”晋侯高兴极了。
  然后他又忧虑道:
  “但固化的太多,会不会给其他几方指点了方向,太浪费了,说不定还会来想办法抢我们的道......”
  “放心,现在这条道路只允许我们两人通行,回头将阵纹印在大家身上......”
  越曦可不是无私的人。
  自己人和外人,她分得很清楚。
  “原来如此!”
  晋侯看了一眼之前被地皇陛下拍了一下的手臂,上面看着什么也没有,但可能已经......印上了某种无形而神秘的阵纹印记。
  真神奇啊。
  居然完全感觉不出来。
  “还没有给你印上。”越曦瞥了他一眼,补充了一句。
  晋侯面上无波毫无痕迹的放下手臂,认真严肃的打量着前后左右,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和生物。
  轰!!
  前方有空间波动产生,什么陷井被触发了。
  晋侯正要行动。
  就见地皇陛下随便挥了下小手。
  然后,前面正疾速蔓延的某种陷井空间,一下子顿住了,空间涟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了回去。
  晋侯震惊了。
  “掌控时光!?”让暴发的陷井退后,这简直......不可思议!
  “是阵纹的作用,时光......没这么容易掌握......”越曦叹息了一声,时光之力远比空间难以参悟。
  她是有一点点领悟。
  但用出来,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不过,看到那阵纹产生的效果时,越曦也若有所思。
  她是无法直接掌控时光之力,但如果借一个媒介进行呢?
  隐约有些想法,只是现在没时间试验,毕竟最好的那件媒介现在还没有找到,对了,她得问问卫钧在不在这里。
  “晋侯,你见过这样一个人吗?”
  越曦知道光凭形容不好找人,直接用阵纹形成了一个幻象阵,将卫钧的形象输入了进去让其显形。
  晋侯看到面前浮现了一个强大之极的人。
  当下整个人都绷紧了。
  “只是幻象!”越曦解释。
  “呼~~陛下,您这是吓我啊,这真是幻象?怎么气势如此可怕?对了,这人的形象......有一点眼熟......”
  晋侯冷静下来打量。
  “我想起来了,这人和一位仙人描述相似......那是位独行仙人,似乎与几位仙人组成的联盟有仇,一直在找那些仙人的麻烦!”
  越曦点头,算起来,卫钧确实是仙人。
  至于和其他仙人有仇,她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事情也对上了,确实是卫钧没错,她还说了要助他的。
  “人在这里就好。”
  卫钧既然在这里,那她的黑龙鳞应该也在这里了。
  不过。
  为什么她人都到这里了,那带着她神游意识的鳞片在哪里呢?
  越曦稍有些不解。
  不过,既然知道卫钧在这里了,一时半会儿也不用急了。
  越曦继续打通道路。
  因为她之前听断空王说了。
  这些宫殿打通深入到核心,会有机会获得一些至宝,收获什么很随机,但每一件都是真武界早已难寻的宝物。
  而一路上也有一定寻宝的机率。
  轰轰!
  又直接布阵横推了一条长长的道路,来到一处分殿,里面的大鼎器物看着都不凡,可惜似乎和宫殿生在一起。
  越曦去搬了一下,除非破坏宫殿,否则撕不开。
  “一般这种分殿会有傀儡守卫,这回没有守卫,只要打通进来的禁制就好了,看,那桌上匣子里就放着机缘!”
  晋侯没有先伸手,而是指而越曦看了。
  越曦将这间分殿正中的几案上的匣子取了,里面是两件物品,一只华丽匕首,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种子。
  “回头用奇物种种看,说不定是件灵根!”晋侯很是喜悦。
  越曦看了看,将匕首递给他。
  晋侯摇手,他身上有着一件古神兵,看着像尺子,是件宽型的青玉尺,看着不起眼,打人是很顺手的。
  越曦看了一眼晋侯的玉尺,他挂在腰间。
  “之前不是有长戈吗?”
  “哦,那是上次在一处宫殿发现的制式神兵,由大家统一使用,这玉尺才是属于我自己的。”
  越曦看了一眼,没有再坚持,留了匕首自己用。
  她还是有一点奇怪。
  “这里找东西这么简单吗?”
  晋侯几乎想翻白眼,当然,他是尊敬地皇陛下的,就算陛下看着只有几岁幼儿大,他一样坚定的尊敬她。
  “并非如此,是陛下您的阵法太厉害了!”
  “一路陷井全被压制了,往常在雾中常有傀儡偷袭,一路又不时触发陷井,偶尔还有其他势力的潜近搞破坏......”
  现在,相当于他们走过的路都被封锁了。
  陷井又暴发不了。
  傀儡也被引走了。
  几乎天时地利全在。
  又有地皇陛下这位大能在,所以才能如此轻松寻宝。
  “虽然有一定默契,但抢对方选定的宫殿和机缘,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越曦突然问。
  “不错,反正大家也不是同路人,当然是敌人越弱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