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24章 《病牛》

  
  “此等清幽之地,怎会有大伤风雅的人在这?”儒生中有人鄙夷的看了一眼武植,很是不满的道了一声。
  牛屎的臭味传来,其“罪”在牛,但儒生不愿骂牲畜,便只能骂武植这个暂时的牛主人了,其他的儒生,大都也是眼神中带着些许愤怒的看着武植。
  武植不想与这些人做无谓的争辩,重新坐在了牛车上,准备离开去接焦挺。
  “这不是武大哥吗?你怎会在这里?”这群儒生的后头,有人惊讶万分的喊了一声。
  武植寻声看去,见那人竟是昨日以五十两的价格,买了他的“跌打损伤药”的那个徐府公子,徐韬徐剑衣。
  “原来是徐公子。”武植向徐韬拱了拱手。
  有人皱眉道:“徐兄怎会认识这种粗鄙之人?”
  未等徐韬回答,有人便笑着道:“哈哈,可能这是所谓的臭味相投、物以类聚吧!”
  有几个人听了这话后,也随之不禁笑了起来。
  “似乎这徐韬人缘也不太好啊!”武植心中暗道。
  一个群体中,最被排斥的人便是异类。
  徐韬在众儒生中,便是被许多人视为异类的存在。
  他不仅经常练武,弄得鼻青脸肿的,还经常与商贾、老农等市井俗人厮混在一起,与其他的儒生并不怎么合群。
  而且,偏偏这徐韬还挺有才华,时常在诗词雅会上,做出传颂一时的名作,从而大出风头。
  所以徐韬徐剑衣,现在俨然已是清河县最出名的才子之一。
  徐韬既是儒生中的异类,又这么出风头,自然便使得不少人对他很是排斥了。
  徐韬这时听了那人的暗讽之言后,也没有生气,走到武植身边与他闲聊了几句。
  刚才暗讽徐韬的人,名叫萧晨,字丙之,也是清河县较为有名的才子。
  这萧晨因为数次在诗词雅会上,都被徐韬略压一筹,所以一直对徐韬怀恨在心,时常与他作对。
  萧晨见徐韬竟毫不理会自己的言语,反而与武植这种粗鄙之人闲聊着,顿时感到了极大的侮辱。
  萧晨眼珠转了几下,便即向武植哼声道:“这位兄台既然是剑衣兄的朋友,那想必也是通晓天文,熟知五经的在野遗珠了,何不吟诗一首,也好让我等一览风采?”
  其他的儒生听后,也立即附和了数声。
  徐韬从昨日与武植的接触中,知道他不是文人,哪懂什么吟诗?
  于是徐韬便主动为武植解难道:“我这武大哥还有事情要做,大伙就不要耽搁他了。”
  萧晨也是认定武植不会作诗的,所以一心想要让武植出丑,以此来贬低、嘲笑徐韬一番。
  “剑衣兄的朋友,定是才思如涌的人,作首诗又能耽搁多久时间?”萧晨继续阴阳怪气的道。
  徐韬还想要继续为武植推辞,但武植却向他摆了摆手,然后走下了牛车,看着萧晨等人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了,你们出题吧!”
  萧晨等人见武植不仅答应了,还主动的让他们出题,顿时感到既气人又好笑,暗道武植这厮还真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萧晨也没有推辞,他沉吟了一会,当目光看到眼前这头老黄牛的时候,忽然感到眼前一亮,嘿嘿笑道:“就以这头耕牛为题吧!”
  一旁的徐韬听后,立即感到不妙。
  萧晨让武植以耕牛为题,出的自是咏物诗词了。
  咏物诗看似简单,实则是很不好作的。
  咏物诗讲究的是托物言志,通过对事物的咏叹,来体现作诗者的思想,若仅仅只是以言语将所咏之物描述一番,那就落了下乘了,会为人所耻笑的。
  咏物诗中,又以咏“风花雪月”这一类偏向“虚”的物较为好作,这也是他们这群儒生聚在一起吟诗时,较为常作的题材。
  但像“耕牛”这种太过于实在,而且普通的物,却很不好用来作咏物诗,到目前为止,咏耕牛的佳作虽然也有,但却不多。
  徐韬这时只希望武植能言语通畅、符合诗词韵律的将诗做出来,思想境界什么的他就不奢求了。
  而萧晨等人的心中则已是一阵冷笑,已准备好了要看武植的笑话了。
  武植听了萧晨的出题后,便绕着这头老黄牛,装模作样的踱起步来。
  当走到第七步的时候,武植便站定不动,停了下来。
  萧晨等人心中暗笑:“难道你还能像学富五车的曹植那样,七步成诗不成?”
  武植口中吟道:“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精疲谁复伤?但愿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此诗一出,原本有些喧闹的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
  良久,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皆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武植,万没想到武植竟能做出这么高境界的咏物诗。
  “但愿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高,实在是高啊!”有人喃喃惊叹道。
  “这……这怎么可能?”有人仍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而那个萧晨,这时则张大着嘴巴,震惊得久久回不过神来,表情丰富之极,羞愧、恼恨等情绪掺杂其间。
  武植重新坐上了自己的牛车,向徐韬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徐韬点了点头,看向武植的眼神中,比以前多了几分钦佩,“没想到武大哥竟是深藏不露的才学之人,以前是剑衣唐突了。”
  徐韬相信,能做出“但愿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这等上等咏物佳句的人,一定不是平凡之人,所以对武植的态度也有所转变了。
  武植没再说什么,口中哼着小调,一扬鞭子,驾着牛车缓缓离开了。
  刚才武植所念的诗,自然不是他自己原创的,那诗是南宋名臣李纲所创,名为《病牛》,被武植无耻的盗用了。
  与唐宋其他名作相比,《病牛》的知名度不算高。
  不过武植对这首诗的印象却也十分深刻,因为他前世公司饭堂的柱子上,便挂有这首诗,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能见着……
  武植离开众议论纷纷的儒生后,重新返回了之前的住处,果然见到了焦挺还在那呼呼大睡着。
  武植摇了摇头,弄醒了焦挺,然后带着他离开了。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