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154章 大树十字坡

  
      武植下了令后,两方人便立即分头而行了。
  
      现在路上已没有太尉府的追捕之人,有阮小七一行人护送,张教头与林娘子一行定能安全到达梁山,武植对此并不担心。
  
      倒是阮小七有些不太乐意与武植分别,因为他在离开梁山之时,答应过其他头领,要好好看护好武植的。
  
      不过在武植的劝说下,阮小七也只好率领众人,往梁山而去了。
  
      徐韬本也想跟着武植他们去孟州的,但武植却道这时春闱将近,劝徐韬安心应试才是正理,有他们去孟州,定能救徐宁出来。
  
      徐韬听后,这才作罢。
  
      武植、韩泼五、汤隆、张三一行于是与众人分别,直往孟州而去了。
  
      乘坐马车到了黄河渡口,将马车卖了换而乘船,一直逆水而上,没两日便已到了孟州地界。
  
      武植是过年后便离开梁山的,这时已是二末月了,孟州地界的雪都已全部融化,万物已重新焕发了生机。
  
      这一天,武植他们四个乘坐马车,来到了一条大路,走到岭上时,已是巳牌时分。
  
      张三道:“寨主,赶路有些累了,不若驱车下岭去,寻些酒肉吃来?”
  
      武植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
  
      马车奔过岭来,只一望时,见远远地土坡下约有数间草房,傍着溪边柳树上挑出个酒帘儿。
  
      汤隆见了,指道:“那里却巧酒店,上次我与表兄他们来,倒是没有瞧见。”
  
      马车奔下岭来,山冈边见个樵夫挑一担柴过去。
  
      武植叫道:“汉子,借问这里叫做甚么去处?”
  
      樵夫道:“这岭是孟州道。岭前面大树林边便是有名的十字坡。”
  
      樵夫说完,便自走远了。
  
      武植听到“十字坡”后,猛然想起了什么,立即让驾车的韩泼五将马车停了下来。
  
      韩泼五、汤隆、张三都将目光看向武植,向他询问为何停下来。
  
      武植道:“各位兄弟,可曾听过江湖上说的这样一句话: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韩泼五、汤隆长于西北延安府,都表示没有听过。
  
      不过张三却道:“这难道说的,是传说中一家专做人肉馒头的黑店?”
  
      (注:这时的馒头是有馅的)
  
      武植点头道:“不错,而且那做人肉馒头的黑店,所在的位置,应该便是咱前面的那十字坡!”
  
      汤隆、韩泼五等人听了,脸色都是一变。
  
      即便是听到前面有什么猛兽,他们都不会那么大反应的。
  
      但想到人肉馒头这种东西,他们都是不由的有些反胃。
  
      汤隆更是一阵后怕的道:“我的娘,要是上次打这边走,进了那黑店,现在岂不成为别人的腹中餐了?”
  
      张三则道:“寨主,那等黑店,咱还是不去了,绕道而行吧!”
  
      武植盯着前头,哼了一声,“那等丧尽天良的地方,遇到了岂能就这么离开?今天我定要替天行道,为江湖除去这一害!”
  
      韩泼五拍手称赞道:“这样才是大丈夫所为!”
  
      汤隆与张三虽有些不太愿意去,不过见武植与韩泼五这么坚持,便也没说什么。
  
      武植他们一直驾着马车,奔到了十字坡边,但见为头一株大树,四五个人抱不交,上面都是枯藤缠着。
  
      绕过大树边,早望见一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
  
      见武植等人来到门前,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纽。
  
      这妇人,应该便是那专做人肉馒头的孙二娘无疑了。
  
      孙二娘笑着招呼道:“客官,歇脚了去。本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
  
      武植他们都不言语,入到里面,在一副柏木桌凳处坐下,然后将手中的武器,都放在了桌子上。
  
      武植手上拿的武器,便是杨志那把祖传宝刀,刀匣处镶有宝石,一看就非俗物。
  
      孙二娘瞥了一眼武植的宝刀,顿时两眼放光。
  
      孙二娘走了过来,笑容可掬道:“客官,打多少酒?”
  
      武植道:“不要问多少,只顾烫来,肉便切三五斤来,一发算钱与你。”
  
      孙二娘道:“也有好大馒头。”
  
      说话没几句,这妇人已是第二次提到她店李的馒头了。
  
      武植面不改色的道:“既然这样,也把三二十个来做点心。”
  
      孙二娘听后,这才嘻嘻地笑着入里面去了。
  
      不一会,孙二娘便托出一大桶酒走了出来,放下了四只大碗,四双箸,切出两盘肉来,最后再去灶上取了一笼馒头,放在桌子上。
  
      武植取一个馒头,掰了开来,叫道:“酒家,这馒头是狗肉做的,还是人肉做的?”
  
      孙二娘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哪里有人肉的馒头?我店的馒头,都是上好的狗肉做的。”
  
      武植从肉馅里找出了一块完整的指甲,大声喝道:“狗肉里,为何会有此等物件?”
  
      孙二娘的脸色稍变了一下,但仍强辩道:“这定是店里的厨子,一不小心将自己的指甲削去了,客官先喝酒,我现在就进去训斥他一顿,让他来与客官赔礼。”
  
      武植哼了一声,却未阻拦。
  
      等孙二娘进了里面后,武植与韩泼五、汤隆、张三,都按之前说好的计划,作势喝酒,实则将酒泼在了僻暗处。
  
      不一会,四人便纷纷趴倒在了桌面上。
  
      孙二娘进里面只虚转一遭,便又走了出来。
  
      武植等人只听得她笑道:“着了,由你奸似鬼,也得吃了老娘的洗脚水!”
  
      接着又听她叫道:“小二,小三,快出来宰猪狗了!”只听得飞奔出两个蠢汉来。
  
      孙二娘这时看着武植四人的眼神,已是看牲畜一般。
  
      孙二娘指着汤隆与张三道:“这俩家伙甚是肥胖,便做黄牛肉,可以够做几天馒头馅了,你们扛进去先开剥来厮用。”她又指着韩泼五道:“这野蛮子一身的好肌肉,倒是不可浪费了,叫我那丈夫拿去县城去卖,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