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157章 快活林

  
      鲁智深这时看着向了张三,深感歉意,“洒家没想到却会连累到你们几个,高俅那恶贼真是该杀!”
  
      张三道:“智深师父不必如此,我与李四他们既与师父结识,自不后悔做出当初的选择!”
  
      几人听后,都是不由的点了点头,张三、李四等人本事或许不怎么大,但却是讲义气的汉子,只得大家结交。
  
      大家伙又交谈了一会后,便都坐上了马车。
  
      韩泼五等众人都坐稳后,便一挥马鞭,驾着车继续往孟州的州府而去了。
  
      孟州的州府,名叫河阳,离大河不远,所以武植等人离了十字坡后,没花去多少时间,就已到了河阳城附近。
  
      不过武植却提议不忙着进城去。
  
      河阳城是那施恩的地头,他的人又是认识汤隆的,如果被施恩得知汤隆带了他们这么多人重返河阳城的话,那就打草惊蛇了。
  
      鲁智深问道:“哥哥,那我们该去那里安顿才好?”
  
      鲁智深在武植答应他入伙后,对武植的称呼,也改了口。
  
      “哥哥”一词在绿林好汉中,既是尊称,又显得较为亲近。
  
      当然,称武植为“哥哥”的人,本事和身份也得较高才是,像张三、李四,就不敢这么叫,以免失了本分。
  
      武植道:“河阳城的东门外十四五里田地,有一座市井,地名唤做快活林,也就是施恩想让徐教头帮他抢夺的地方,咱去那里落脚最是适合不过了。”
  
      武植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称赞。
  
      那快活林,确实是他们现在最适合的落脚之地。
  
      但凡是山东、河北的客商,都会来快活林做买卖,那里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睹坊、兑坊,是三教九流的聚集之地,且多有亡命之徒。
  
      武植他们一行人去快活林中落脚,定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而且快活林虽是施恩弄起来的,但现在却跟他没什么事。
  
      施恩在建了快活林后,明面上在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卖与众店家和赌钱兑坊里。
  
      实则带了八九十个平安寨的弃命囚徒,在那收取“保护费”、租金。
  
      但凡去快活林的青楼女子、流放囚徒、商旅,都要先要去参见施恩,给了好处后,才可待在那里。
  
      若是想在快活林中做生意,除了每月都要给租金外,赚的每笔钱,施恩都要抽取一定比例的钱财。
  
      所以靠着这快活林,施恩可谓是日进斗金,每个月至少也能赚他个八百贯钱。
  
      不过快活林这棵摇钱树,现在已被孟州本营内的张团练给夺走了。
  
      那个张团练,是新从东潞州调来的。
  
      张团练不是独自一人来孟州上任,还带了一些得力的手下。
  
      其中带一人最为厉害,那人姓蒋名忠,有九尺来长身材,因此江湖上起他一个诨名,叫做蒋门神。
  
      那蒋门神不仅长得高大,还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枪棒、拽拳飞脚,又最为擅长相扑。
  
      蒋门神常自夸大言道:“三年上泰岳争交,不曾有对;普天之下没我一般的了!”
  
      施恩的爹虽是安平寨的管营,但也就在犯人中威风,那张团练却是不怕他的。
  
      张团练瞅见施恩的快活林很是赚钱,便派蒋门神去夺了过来,施恩一开始自是不肯让他,吃了蒋门神的一顿拳脚,两个月起不得床。
  
      所以这时的快活林,是由那张团练的手下蒋门神守着,施恩的人只要进了快活林,就会被赶出来,武植他们去了那里,保准施恩探查不出来。
  
      到快活林寻了家客栈住下后,武植便让张三出去打听关于安平寨、施恩的情报。
  
      而武植他们,则打算在客栈中暂歇,养精蓄锐,准备营救徐宁。
  
      营救徐宁,也不用想其他的办法,以武力将他劫出来就是了。
  
      施恩又不是位高权重的高俅,他也就在孟州的河阳城地界有些能耐而已。
  
      只要将徐宁带出了河阳,晾他施恩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不过到底该怎么行动,还需张三去探得情报再说。
  
      其实武植更为担忧的,是徐宁不知肯不肯跟他们去梁山。
  
      若是徐宁自己都不肯跟他们走,那就比什么都麻烦了。
  
      所以在等张三情报的同时,武植也立即让汤隆去安平寨问问徐宁的意思。
  
      这天,汤隆花了笔大价钱,买通了安平寨的大小狱卒,终于得以见到了牢狱中的徐宁。
  
      “表兄,你可还好?”
  
      汤隆递给了徐宁吃的后,关切的问道。
  
      徐宁咳嗽了一声,“还行,死不了。那施恩恁地狠毒,只因没答应帮他办事,就立即翻脸不认人。”
  
      汤隆看了看四周,见附近没人后,便压低了声音道:“表兄,我去叫来了武寨主他们,打算劫你出这牢狱,咱一起投梁山去。”
  
      徐宁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心中一惊,连忙道:“不可,我徐家世代清白,怎能去当了强盗?我虽在这里受苦,但总盼望着能遇到天子大赦,好重返东京与家人团聚。”
  
      武植之前的担忧,看来并不是没道理。
  
      像徐宁这种曾经处境算是较为优渥的人,即便是现在身处困境之中,也是不怎么乐意去落草为寇的。
  
      汤隆劝道:“表兄,你若能在这好好过着,我也就不来劝你了,但那施恩明显是如果你不做他的狗,他就决不罢休的,你的身体虽好,又能坚持到几时?”
  
      徐宁听后,虽然已是有些意动,但最后还是只长叹了一声,没有松口。
  
      汤隆又劝道:“表兄,嫂子在你离开的时候,已是才怀了两个月的孩子,若是你十年八年没能回去,那就这么让表侄子没爹教养下去?
  
      徐宁的妻子在他刺配之时,刚刚有了孩子不久,现在应该是怀胎三月了。
  
      想到孤苦伶仃的妻子与她腹中的胎儿,徐宁也是流下了两行眼泪。
  
      汤隆最后劝道:“听说那梁山有八百里水泊,足以自守,而武寨主的为人,又值得信赖,咱去梁山,虽于祖上无光,但总比在这受人欺凌、使得家人孤苦无助强吧!”徐宁听到最后的时候,眼神才逐渐的变得坚定了下来……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