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167章 大戏开幕

  
      林娘子没有看走眼,阮小七之所以这么勤快的往林冲家里走,正是看上了她的婢女锦儿。
  
      而锦儿心中,其实也是在阮小七护送她们回梁山的时候,对他渐生情愫。
  
      所以当阮小七下次再来林冲家,林冲将事情挑明并撮合一番后,阮小七与锦儿的亲事,便定了下来。
  
      山寨中规矩不多,阮小七与锦儿两人定下了亲事后,很快就开始张罗起来。
  
      这是山寨中的第一桩亲事,武植下令要操办得红红火火的。
  
      于是整个山寨便立即忙活起来,各处都张灯结彩的,就像是过大年一般。
  
      五月十三日这天,阮小七与锦儿便开始了拜堂成亲,山寨各处,热闹非凡。
  
      阮氏三兄弟的老娘穿了件喜庆的新衣裳,见到儿子与锦儿时,脸上已是笑开了花。
  
      等到阮小七与锦儿拜了堂,送进了洞府后,三兄弟的老娘揪着阮小五道:“你两位兄弟都成亲了,这下可就只差你了。”
  
      阮小五一阵窘迫,找了个借口跑开了。
  
      阮小七与锦儿的喜事,李瓶儿也有参加,她看着穿着新娘衣服的锦儿,脸上满是艳羡,再看着武植时,眼神已是多了几分幽怨。
  
      武植看到了李瓶儿的眼神后,已是明白她心中所想。
  
      李瓶儿原本养尊处优的,却跟着他到了这梁山强盗窝,为的自然是能与武植成亲了。
  
      不过过去了那么久,李瓶儿虽与武植住在了同一个院子,却还没有个名分。
  
      这事其实也不能怪武植,他自从杀西门庆、到梁山落草后,一直都是忙得脚不着地的,期间还去了趟东京,根本就没时间来顾及儿女私情。
  
      等生辰纲的大事过后,或许就能清闲一些了吧!
  
      当晚,金莲在入睡前,将脑袋枕在武植胸膛上,幽幽的道:“郎君,今天奴见瓶儿姐姐瞧你的眼神,似是要吃了你似的。”
  
      武植神色一窘,尴尬的道:“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金莲坐了起来,表情认真的道:“瓶儿姐姐都跟着你来这里了,若是一直这么没名没分的,只怕会被人笑话。”
  
      武植试探性的问题:“那娘子说,该怎么办才好?”
  
      金莲瞥了武植一眼,“还能怎样,给她个名分呗!”
  
      武植将金莲一把搂在了怀中,“娘子,若是给了瓶儿名分,你不生气?”
  
      金莲叹道:“奴也知道男子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何况……何况奴一直不能为夫君怀上骨肉……”
  
      武植见金莲说到最后的时候,神情很是悲切,宽慰道:“这事以后再说吧,孩子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再努力努力吧!”
  
      金莲重重的点了点头,起身去吹灭了摇曳的烛火。
  
      一番绝妙的春色,又在阁楼出上演起来……
  
      就在阮小七与锦儿成亲后的第二天,远在大名府的杨志,也面临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大概在半月前,大名府府尹梁中书举行了一场军中比武。
  
      杨志在那时崭露头角,先是力压留守司副牌军周谨,之后又与留守司正牌军索超斗了个不相上下,所以被梁中书钦点为了押送生辰纲的人选。
  
      这时已是五月中旬,也时候押送生辰纲上路了。
  
      杨志却有些忧虑的对梁中书道:“恩相在上,小人也曾听得上年已被贼人劫去了,至今未获。今岁途中盗贼又多;此去东京又无水路,都是旱路。经过的是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这几处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便兼单身客人,亦不敢独自经过。他们知道是金银宝物,如何不来抢劫!枉结果了性命!以
  
      此去不得。”
  
      梁中书道:“本官多派些军校与你,一道防护送去便了。”
  
      杨志道:“恩相便差一万人去也不济事;这些厢军一声听得强人来时,都是先走了的。”
  
      梁中书道:“你这般地,生辰纲不要送去了?”
  
      杨志又禀道:“若依小人一件事,便敢送去。”
  
      梁中书道:“我既委在你身上,如何不依,什么事你且说来。”
  
      杨志道:“若依小人说时,并不要车子,把礼物都装做十余条担子,只做客人的打扮;行货也点十个壮健的厢禁军,却装做脚夫挑着,打扮做客人,悄悄连夜上东京交付,如此事情方可完成。”
  
      梁中书道:“你甚说得是。这事若能办成,回来时我定会重重保你,让你光耀门楣!”
  
      杨志道:“深谢恩相抬举。”
  
      杨志退下后,便一面打拴担脚,一面选拣军士,很快便将事情准备妥当了。
  
      不过就在临出发前,事情却发生了些小变故。
  
      原来蔡京的女儿、梁中书的妻子蔡氏,也有一担礼物,另送与蔡京府中的家眷,也要杨志一并送去东京。
  
      又怕杨志不知头路,特地再叫了个老都管并两个虞候和杨志一同出发。
  
      杨志的脸上,顿时就浮现了一丝阴霾。
  
      杨志带着十一个健壮的厢禁军出发,出、行、住全都由依杨志一个说了算。
  
      但那老都管与两个虞候,既是蔡氏的人,又属太师府门下公人,倘或路上与杨志别拗起来,杨志如何敢和他争执得?
  
      所以杨志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便又去跟梁中书争辩起来,好说好歹,总算是让唤了老都管并两个虞候来,让他们三个在路上一切都听杨志的。
  
      老都管并两个虞候当下满口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对杨志不以为意。
  
      于是在五月十五这一天,杨志则戴上凉笠儿,穿着青纱衫子,系了缠带行履麻鞋,跨口腰刀,提条朴刀,走到了府前。
  
      老都管也打扮做个客人模样,两个虞候假装做跟的伴当,十一个壮健的厢禁军,都做脚夫打份,挑了十一担金银器物,在那等候。
  
      一行共是十五个人,各人都拿了条朴刀,离了梁府,出得北京城门,取大路投东京进发了。水浒故事中的生辰纲大事,正式揭开了序幕,各方势力也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争夺这笔泼天的财富。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