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203章 拼命三郎

  
      就在武植等人准备上前帮杨雄的时候,却见一条原本挑着一担柴大汉,放下了担,分开众人,前来劝道:“你们因甚打这好汉?”
  
      那张保睁起眼来,喝道:“你这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乞丐,胆敢来多管?”
  
      那大汉大怒,性发起来,将张保劈头只一提,一交颠翻在地。
  
      那几个破落户见了,待要来劝手,早被那大汉一拳一个,都打的东倒西歪。
  
      杨雄得人相助后,把出本事施展出来,一对拳头撺梭相似,那几个破落户都打翻在地。
  
      张保见那大汉身手厉害,而武植、林冲等人又赶了过来,觉得不对头,爬了起来,扔下抢来的东西撒腿跑了。
  
      武植看着那出手相助的大汉,心中暗暗喝彩:“端的是好汉!真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于是武植立即出言邀请那大汉一同喝酒。
  
      不过那大汉却道:“小弟也没出多少力,怎能与各位同坐喝酒?”
  
      武植道:“四海之内,皆是兄弟,怎如此说?且请里面就坐。”
  
      杨雄得其帮助,更是有些答谢,也出言相邀。
  
      那大汉见此,便整饬整饬衣服,随众人进了酒肆。
  
      众人坐下饮过数杯酒后,武植问道:“壮士高姓大名?贵乡何处?”
  
      那汉答道:“小人姓石,名秀,祖贯是金陵建康府人氏,自小学得些武艺在身,一生执意,路见不平,便要去相助,人都呼小弟作拚命三郎。
  
      因随叔父来外乡贩卖羊马,不想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还乡不得,流落在这蓟县,卖柴度日。既蒙拜识,当以实告。”
  
      原来这人竟便是那“拼命三郎”石秀!
  
      武植心中不由感慨,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武植见石秀与杨雄二人,此时竟似乎才刚认识,想着没准刚才的情形,便是他们二人初遇的场景也不一定。
  
      石秀随后问了武植等人的名字,杨林向他介绍道:“这位是八百里水泊梁山之主……”
  
      杨林这些天来已是多次充当武植等人的介绍人,这时说得已是相当的熟练了,气都不喘一下便将武植等人向石秀介绍了一遍。
  
      石秀惊诧万分的道:“原来竟是梁山的众好汉,小人虽身处这蓟县,但也听人说过你们杀贪官、惩恶霸,替天行道的义举,心生仰慕多时了。”
  
      蓟县离梁山已算很远了,武植却是没想到石秀、杨雄等人都听说过他们的名声。
  
      武植道:“石壮士如此英雄豪杰,却流落到卖柴为生的地步,实在太过埋没一身好本事了,不若虽我等前去梁山落草,一起替天行道,这才算不枉到人间走一遭啊!”
  
      石秀听后,显得有些意动,不过还是说需要些时间来考虑考虑。
  
      武植并未强求,直接叫赶车的小喽啰去拿了五十贯钱与石秀,说是让他不用再做卖柴的勾当了。
  
      石秀本不敢取受,但再三谦让后,见武植仍十分坚持,方才收了。
  
      几个人又畅饮了一会后,金莲、李瓶儿等女便已返回了,还买了不少新奇的玩意,似乎显得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又过了不久,糜貹也返回了,他这时不仅换了一身好看的衣裳,还买许多东西,让一大帮人抬着,若再多几个吹落打鼓的人,就跟迎娶的队伍差不过了。
  
      糜貹也不是虚荣心很强的人,只是觉得如此富贵返乡,定能讨得家中老娘的开心而已。
  
      武植见糜貹已是有些按耐不住的想要回家了,便起身与杨雄、石秀二人告辞。
  
      “两位好汉,我们来日再叙吧!”
  
      杨雄本想要去武植一行去他家的,但见他们似是还有要事,便没有挽留。
  
      武植他们出了城后,杨雄与石秀继续在酒肆中喝酒,随后觉得越发觉得义气相投,便结拜做了异性兄弟。
  
      随后,杨雄便见他的丈人潘公带领了五七个人,直寻到酒店里来。
  
      一问之下,杨雄才知潘公是听闻了杨雄与人起了冲突,特带人来相助的。
  
      杨雄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后,潘公神色凝重的道:“老汉知道你爱结交好汉,但那些梁山人物毕竟是强盗,切不可与之交往太深了。”
  
      杨雄心中虽不以为然,但却没有出言反驳。
  
      潘公见了石秀英姿不俗,细问了石秀的经历。
  
      潘公得知了石秀的先父原是操刀屠户后,便道:“老汉原也屠户出身,只因年老做不得了,只有这个女婿,他又自一身入官府差遣,因此撇下这行衣饭。”
  
      于是潘公就和石秀商量着要开屠宰作坊。
  
      杨雄道:“我家后门头是一条断路小巷,有一间空房在后面,那里井水又便,可做作坊。”
  
      三个人于是又商量了一会,将许多事情都敲定了下来,这才一同回杨雄家去了。
  
      如果事情就这么一直平安无事的下去的后,石秀可能就一直在这蓟城当个屠夫,杨雄也会一直做他的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手。
  
      然而事情又岂能一直如意?
  
      武植其实是知道杨雄即将面临的家中巨变的,但因为刚与杨雄相识,没凭没据的,说了杨雄只怕会不信,所以才没有多说什么。
  
      武植打算再多留在蓟城一些时日,与石秀、杨雄巩固好交情了,这才出言提醒杨雄。
  
      提醒杨雄多留意一下自己家中的妻子,别人被戴了绿帽还不知道……
  
      武植他们当晚是在离糜貹家最近的一家客店住下的。
  
      武植他们虽跟糜貹一起回了他家,但他家只有茅草屋三间,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人,只好驱赶马车去客店睡了。
  
      当武植他们陪同糜貹返回他的村庄时,那场景相当的热闹。
  
      许多认识糜貹的人,见他如此风光的回来后,都纷纷上前来询问他是否在外头发迹了。
  
      糜貹对此只频频点头,却没细说。
  
      而当糜貹的老娘见到那个风光无比的人竟是她的儿子时,顿时激动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糜貹要说服他娘搬去梁山,也需要些时日,武植闲着无事,于是就在第二天再次进了蓟城,在杨林的带领下往杨雄家走去了。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