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338章 师兄弟对阵

  
      当猛然看到有人拦道时,栾廷玉心中一惊,连忙勒马细看。
  
      只见眼前之人身有八尺,淡黄面皮,落腮胡须,坐一骑踏雪乌骓马,使一支长枪及一条虎眼竹节钢鞭。
  
      长得这个形貌、使这武器、骑这乌骓马的,除了现在的梁山头领、“病尉迟”孙立,不会有别个了。
  
      孙立这时勒马横枪,神情复杂的看着栾廷玉道:“师兄,别来无恙啊!”
  
      栾廷玉道:“以前听说你在登州府当了个兵马提辖,好不风光,却为何要来这梁山泊落草?现在你拦住道路,难道要捉拿我这个师兄去立大功吗?”
  
      原来,这“病尉迟”孙立与栾廷玉两个竟是自幼同师学艺的人。
  
      孙立祖籍就是琼州人士,幼年时也有幸拜得那高人为师,这才与栾廷玉结下了同门之谊。
  
      孙立道:“我之所以到这梁山落草,无非是被逼无奈而已,官府既然容我不得,那也只能落草了。
  
      而我之所以在这时拦住师兄,也不为立功,只是为了邀请师兄同去梁山聚义而已。”
  
      栾廷玉哼了一声,“你这能说会道的本事,倒是还跟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随后,栾廷玉又道:“师父传我们武艺时,是期望我们师兄弟几个能杀外敌、报效朝廷的。
  
      我虽没这本事,于这大宋朝半点用处也没有,但此生却不会逆了恩师之意,与这朝廷为敌!”
  
      孙立听后,却忽然嗤笑了一声,“恩师所说的就一定是对的?他老人家那么大的本事,曾孤身杀得大漠众马匪闻风丧胆,曾在万军之中来去自如,轻取敌将首级……”
  
      说到这时,孙立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激动了,“但这又能如何?他最后还不是被奸臣排挤,只能原居在那海岛琼州活命?
  
      以他老人家这么大的本事,都是只能如此,又怎可期望我们这几个只学了他半分本事的,做那他都尚且做不到的事情?”
  
      栾廷玉听后,立即变了脸色,喝声道:“想来你是翅膀硬了,竟敢在我面前如此诋毁恩师?”
  
      栾廷玉又冷冷的道:“你离开师门也唷十年了,不知手里那虎眼竹节钢鞭,有恩师的几成火候了,让我来领教领教吧!”
  
      孙立听后,将长枪插到了地上,单握钢鞭,说道:“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孙立平时虽同时长枪和钢鞭,但真正的看家本事,还是在这钢鞭上。
  
      因为长枪是他家传的,但钢鞭却是那恩师所传授的,孙立此时手里这条虎眼竹节钢鞭,也是在离开琼州时,他恩师的所赐之物。
  
      栾廷玉不再多言,横着铁棒便纵马向孙立疾驰而去,随后朝着孙立就是当头一棒劈去。
  
      孙立不避不闪,立即挥鞭迎接。
  
      孙立这条虎眼竹节钢鞭柄上有个机括,使得这钢鞭可软可硬,所以能直接去格挡栾廷玉的铁棒。
  
      栾廷玉的铁棒每一击都是力压泰山之势,而又如汹涌的海浪一般连绵不断,一招出了又一招。
  
      孙立的虎眼竹节钢鞭则是变化多端,让敌人永远都猜不透他接下来会是如何的应对,直如那隐在乌云闪电里的苍龙一般神鬼莫测。
  
      师兄弟两个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厮杀了上百个回合,仍是不分胜负。
  
      在这时,只听得马踏声响,这树林道上很快便出现了几百骑来,打的都是梁山旗号,将栾廷玉与孙立包围在了中间。
  
      栾廷玉见此,心里一沉,知道自己只怕是逃不掉了。
  
      孙立见了率领这些骑兵的为首之人后,立即猛攻了栾廷玉几下,然后忽然纵马回身,与栾廷玉拉开了距离。
  
      孙立来到了那为首之人的面前,下面拜道:“哥哥,这个就是我的师兄、‘铁棒’栾廷玉了。”
  
      这个为首之人,自然便是那梁山寨主武植了。
  
      与武植一道来这的,还有徐宁、杨志、糜貹、鲁智深等头领,其余的头领都去追杀祝彪等人了。
  
      武植事先并不知道栾廷玉是要往这里逃的。
  
      不过武植对这栾廷玉很看重,又知孙立与他的关系,所以早吩咐了孙立,让他对阵时首要任务就是看住栾廷玉。
  
      故而在栾廷玉逃走时,孙立第一时间就追了上去。
  
      又因为孙立的坐骑是千里挑一的好马,非栾廷玉的坐骑能比,所以就在这里包抄拦住了栾廷玉。
  
      武植这时向栾廷玉道:“栾教师,你可愿归降梁山?”
  
      栾廷玉决然道:“栾某誓死不做贼寇!”
  
      武植听后,心里感到有些为难了。
  
      他看出这栾廷玉与史文恭、苏定有所不同,栾廷玉的神情太过坚定,就算是关他一些时日,只怕也是不肯改口的。
  
      孙立劝道:“师兄,你何必如此固执……”
  
      孙立话还没说完,栾廷玉便哼了一声,“要战便战,要杀便杀,多说其他的也无益!”
  
      孙立听后,只得收住了口。
  
      武植沉吟了一会,向栾廷玉道:“教师这是打算要去哪?不会想着再回祝家庄吧!”
  
      栾廷玉知道武植问这话的深意,如实答道:“我要去西北投小种经略相公处做活,有你梁山寨在这一天,就再不回这山东来。”
  
      武植听后,点了点头,让众骑兵让开西北方的道路出来。
  
      糜貹道:“哥哥不怕放虎归山了?”
  
      武植道:“他一身的好本事,不忍就这么将他害了,而且他又是孙立兄弟的师兄,既然承诺不再回山东,放了也无妨。”
  
      “哥哥仁义!”众好汉都心服的道了一声。
  
      栾廷玉神色复杂的看了武植一眼,向他重重的一抱拳,然后拍马便要离开。
  
      “师兄且慢!”这时,孙立却叫了他一声。
  
      栾廷玉勒马瞪着孙立道:“你还要留我做甚?”
  
      孙立脸有迟疑之色,吞吞吐吐了一会后,才说道:“师父他……他……”
  
      栾廷玉心中一颤,瞠目看着孙立,厉声道:“快说!师父他如何了?”
  
      “唉……”孙立长叹了一声,神情怆然萧索无比。
  
      孙立说道:“在我出发来梁山的半个月前,收到了老家亲戚的来信,师父他已然驾鹤西去了……”“什么!”栾廷玉顿时大叫了一声,感到眼前一阵眩晕,然后跌落了马下去。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