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384章 戏闹

  
      晁盖那一晚为了激励士气时,故意哄骗众喽啰说朝廷已发兵攻打梁山,他们只要坚守住几天,梁山必会主动撤退。
  
      未曾想这竟一语成谶,原本的哄骗之言真的发生了,而且来势甚是不小。
  
      现在还藏在白虎山某个沟沟里的晁盖,若是知道了这事,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济水之上,长风破浪,旌旗飘展,武植离于船头之上,向远处眺望着,身边则有朱武、焦挺、石秀、董平、张清等头领陪着。
  
      石秀道:“朝廷里的人脑瓜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河北田虎造反,却派重兵来剿我梁山。”
  
      石秀的这个疑问,其实也是武植心里大感纳闷的。
  
      与田虎这种直接扯旗造反的人比起来,梁山简直就跟一等一的大好良民似的。
  
      朝廷似乎完全没理由在这个紧要关头,派呼延灼领兵来打梁山。
  
      既然想不透,武植索性也不去想这事了,转而向其他人问道:“你们可有人知道呼延灼、韩滔、彭玘此三人?”
  
      张清道:“小弟对呼延灼略知一二,他乃开国之初,河东名将呼延赞的嫡派子孙,使两条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以前受汝宁邵都统制之职,手下多有精兵勇将。”
  
      张清以前也是朝廷名将,对呼延灼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众人听了这后,神情都是肃然,焦挺道:“既是如此,那我们可得小心应对才行了。”
  
      李逵却大声道:“怕他个鸟!要是让俺撞着了,保准一斧头剁了!”
  
      武植摇了摇头,没有理会李逵的大放厥词,让别个再来说说韩滔、彭玘二人。
  
      林冲道:“那‘百胜将军’韩滔原是东京人氏,曾应过武举出身,使一条枣木槊,我在东京时,也曾与他过招几次,只是后来他升调为了陈州团练使,就再没见过了。”
  
      众人都觉得能与林冲过招的人,必然不是等闲之辈,心中都对这韩滔起了警觉之心。
  
      林冲又道:“那彭玘亦是东京人氏,乃累代将门之子,使一口三尖刃刀,武艺出众,以听说官至颍州团练使,人呼为天目将军,不过我没有与他打过照面,不知此人的武艺深浅如何。”
  
      李逵大声道:“管他武艺如何,若是让俺撞见了,保准已斧头剁了!”
  
      武植呵斥道:“你这黑厮,若再胡乱的大放厥词,看我不将你扔到水里去喂鱼!”
  
      李逵打了个冷颤,连忙道:“俺铁牛皮糙肉厚的,鱼儿定不喜欢吃。”
  
      阮小七却笑道:“铁牛哥哥你不知道,有些鱼儿就喜欢吃你这样皮糙肉厚的。”
  
      铁牛听后,神情一阵惶恐,立即紧闭着嘴不敢说话了。
  
      武植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呼延灼大军来袭,我们得认真对待,但也不要惊恐,我梁山何曾怕过官兵?”
  
      “哥哥说的是!”众人听后,都齐齐随声应道。
  
      呼延灼人马虽众,但在武植的带领下,梁山早已消除了对官兵的恐惧之心,都相信武植能再次率领众人将呼延灼给击退的。
  
      梁山或乘船,或骑马,水路并进,速度自是比从东京来的呼延灼大军快得多。
  
      当武植带着众人从青州府返回动梁山水泊的时候,呼延灼的大军仍未杀来。
  
      留守山寨的裴宣、李俊等人,还有镇守祝家庄的樊瑞、李应、杜兴、扈成这时都到了金沙滩前迎接。
  
      武植众人见过后,一起往主寨的聚义厅而去。
  
      在路上时,李俊、裴宣等人这才知道了武植他们竟已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连攻破了清风山、孔家庄、白虎山,顺带的收了大名鼎鼎的“小李广”花荣上山。
  
      李俊感慨道:“众兄弟真是神勇之极,可惜我却没能一起同往,真是憾事一桩啊!”
  
      李逵邀功似的向李俊道:“李家兄弟,你可知道此番孔家庄的先登之功是谁的?”
  
      看他这副得意之极的神情,李俊又怎会猜不到?
  
      不过李俊却故意道:“我猜定是林教头或是鲁提辖了?”
  
      李逵神色一滞,说道:“不对,不对,你再猜别个。”
  
      李俊又沉吟了一番,说道:“那定是杨制使或是小五、小七了!”
  
      李逵着急的挠了挠脑袋,“他三个也不是,你再猜猜别个。”
  
      李俊又想了想,一拍大腿道:“那定是项充、李……李衮两位兄弟了,他们擅使盾牌,最适合登城!”
  
      李逵道:“他们两个确实也是得了先等之功的,不过你却还少说了一人。”
  
      李俊脸露为难的道:“铁牛,剩下那人我着实是想不出是谁了。”
  
      武植与其他的梁山众头领见此,脸上都是露出了笑意。
  
      李逵急得跟什么似的,“没想到李家兄弟你脑瓜也不怎么好使,俺就再跟你透露一点吧,那人使得一手的好大斧。”
  
      李俊一拍额头,似是终于知道是谁了,李逵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然而李俊却道:“原来是糜貹兄弟啊,他一向是率领骑兵的,没想到却得了这先登之功。”
  
      梁山众头领众,除了李逵外,糜貹也是使斧的。
  
      不过糜貹的斧与李逵不同,他的是长柄开山大斧,适合马上厮杀,李逵的双斧则都是短柄的。
  
      李逵生气的道:“原来你是戏耍俺的,俺不与你说话了!”
  
      李俊笑道:“铁牛兄弟莫生我气,我向你赔罪就是,到厅中我向你敬酒赔罪去!”
  
      李俊说着,便拉上李逵率先走进了聚义厅。
  
      李逵见有酒喝,顿时两眼放光,猛咽口水,刚才那点小小不快,早就扔到爪哇国去了,快步跟着李俊走着。
  
      被李俊、李逵两个刚才这么一戏闹,众人原本颇感沉重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这或许就是李俊刚才与李逵戏闹的目的吧。
  
      李俊向来不是个只知厮打的人,武植对他评价极高,觉得他是现在梁山众头领中,少数不多个能独当一面的人之一。
  
      武植现在就对李俊甚是器重,以后若有机会,也定会再对他委以重任的。武植随众人都进到聚义厅各自坐下后,先是喝酒庆祝一番,然后才开始商议起事情来。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