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386章 踏雪乌骓

  
      武植回到住宅附近时,便听得小虎子在哇哇大叫着,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暖,快步走了上前。
  
      以前时,但凡武植回山,都有丫鬟小厮提前禀报金莲、李瓶儿她们。
  
      不过后来武植却不愿意让金莲她们特意出来恭迎自己回山,就让丫鬟、小厮都不准禀报。
  
      武植走进院落时,只见金莲正抱着儿子于这庭院来回走动,尽力的哄着他不哭。
  
      “娘子,我回来了!”武植欣喜的喊了一声,大步走了上前。
  
      “郎君……”金莲突然见着武植回来,一时间自是惊喜不已。
  
      李瓶儿听到声音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次远去青州,这么快就将事情办完了?”
  
      武植道:“事情进展顺利,回来得也就早了。”
  
      这时,青禾上前来为武植脱去了盔甲,拿了佩刀,皱眉道:“好重的血腥气?”
  
      金莲听后,紧张的问:“郎君可有受伤?”
  
      武植笑道:“放心吧,这铠甲上,从来沾染的都是敌人的血。”
  
      金莲等女听后,这次放下心来,青禾自将铠甲、佩刀拿到里面放去了。
  
      武植看着还在不停哇哇哭泣的小虎子,从金莲手里抱了过去。
  
      在以往时,小虎子与武植甚是亲近,但凡哭泣时,武植只有抱着他,便很快就不哭了。
  
      这时武植将小虎子抱住后,哭声也是渐渐趋缓,武植见此,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
  
      但随即的,小虎子又再放声大哭起来,竟比之前哭得还更加响亮了,金莲连忙从武植手里将儿子抱了过去,这才哭得没那么厉害了。
  
      武植挠了挠头,“半个月没抱他,竟不要我抱了。”
  
      一旁的李瓶儿道:“小娃娃知道什么?你只离开半个月,他只怕就记不得你身上的气息了。”
  
      武植听后,心里一时间也是颇为感慨。
  
      小孩子长得快,若是武植以后出征个几个月回来,只怕更是互相认不出了。
  
      武植心里也是希望终有一天,自己能不用再去外头拼杀了,能有更多的时间陪着金莲、李瓶儿、小虎子等人。
  
      只是,这愿望真的有可能实现吗?
  
      ……
  
      一处官道上,黄尘漫天,树梢上鸟都四散惊飞。
  
      此时四周静默无风,自是不会吹得尘土滚滚而起。
  
      这些漫天的尘土,乃大军行进时席卷而起的。
  
      若是这时从上空俯瞰而下,便能看到一支两万人马的队伍,正在有序的向前进发着。
  
      中军的帅旗之下,有一骑马浑身墨锭似黑,四蹄雪练价白,却似踏雪一般,故而有名为踢雪乌骓。
  
      骑着这匹踏雪乌骓马的人,仪表不俗,不怒自威,正是此次征讨梁山的主将双鞭呼延灼。
  
      呼延灼的踏雪乌骓坐骑,乃当今天子所赐。
  
      不过呼延灼对此却并未感到有多欣喜。
  
      这踏雪乌骓自然是难得的好马,能日行千里,凡是武将,没一个是不喜爱的。
  
      军中一直都在传皇帝有十几匹踏雪乌骓,每一匹都是当世罕见之物,人人都希望能得到赏赐。
  
      所以,不少人都为此而奋力杀敌,呼延灼也是有如此想法的人
  
      然而,呼延灼拼杀了近十载,立功也是不少,却一直没能回东京面圣,更不用说得到赏赐踏雪乌骓了。
  
      那他现在又是怎么得来这踏雪乌骓赏赐的?
  
      这却是因为呼延灼得太尉高俅保举,得以进宫面见皇帝,天子看见他一表非俗,顿时喜动天颜,就赐了这踏雪乌骓一匹。
  
      事情说起来就是这么的有些好笑。
  
      呼延灼拼杀立功许多年也没得到赏赐之物,就因为有人保举,又长得好看,就忽然的得到了!
  
      呼延灼得到这踏雪乌骓时,一开始是感到十分惊喜的,但知道这原因后,心里却很不是滋味,郁郁不乐许久。
  
      另外,呼延灼也知道了太尉高俅之所以让他领兵来打梁山的原因。
  
      这一开始还与河北田虎造反之事有关。
  
      当田虎造反的事情传到高俅耳里时,他也并未放在心上。
  
      在他眼里,几千强盗攻占州府根本就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来,根本就影响不了自己的官位权力,理他作甚?
  
      不过随着田虎造反这消息而来的另一个情报,却引起了高俅的极度重视。
  
      情报上说,田虎已与水泊梁山勾结在了一起,立下了盟约,田虎攻占州府时,梁山也会起兵响应。
  
      而且,梁山首先要打的州府,便是离得不算远的河北高唐州。
  
      高唐州的知府名叫高廉,正是高俅的兄弟!
  
      高家在这高唐州田产甚多,商号、作坊也不少,高俅每年都能从这里得到大笔的进孝。
  
      若是高唐州被梁山给攻占了,那高俅可就得心疼死了。
  
      于是在当天的早朝上,高俅便出班奏道:“今有济州梁山泊贼首武大郎,累造大恶,攻打城池,抢掳仓廒,聚集凶徒恶党,杀害官军。
  
      此乃朝廷心腹大患,若不早行诛剿,他日养成贼势,难以制伏。伏乞圣断。”
  
      天子赵佶闻奏大惊,随即降下了圣旨,就委高俅选将调兵,前去剿捕,务将扫清水泊,杀绝种类。
  
      高俅这次是铁了心要铲除梁山,免得高唐州家业有失,当即便向天子举荐了颇有战功的名将呼延灼。
  
      天子赵佶准奏,降下圣旨:着枢密院即便差人勒前往汝宁州星夜宣取呼延灼。
  
      呼延灼得了圣旨后,火急收拾了头盔衣甲,鞍马器械,带引三四十从人,一同使命,离了汝宁州,星夜赴京。
  
      呼延灼到了东京后,按例先去见了高俅,高俅对他问慰已毕,与之赏赐,说了许多好话,言只要呼延灼平了梁山,以后定能入得枢密院,掌管天下兵马……
  
      呼延灼乃大宋将门之后,心中自有一股傲气,十分看不惯高俅的这番作为,心里很是不喜。
  
      不过高俅权势滔天,呼延灼也不敢得罪他,只得违心应付着。在次日早朝时,高俅便引这呼延灼去见了道君皇帝(赵佶素好道教,自称教主,在宣和年间开始自封为道君皇帝),得天子大赞仪表不俗,赏赐踏雪乌骓一匹……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