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郎系统 > 第523章 摇摆不定的新皇帝

  
      是月完颜宗望帅军攻破宋真定府并五千,于同月二十六日攻破庆源(今赵县),之后再破信德(今刑台县),直奔磁州邯郸而来,已是接近黄河。
  
      完颜宗望帅领的金兵,一路势如破竹,很少有官兵能阻挡片刻,战力之强悍,已使许多人闻风丧胆。
  
      宋朝因金兵直逼汴京而来,急调河北、河东置制副使何灌将兵两万增援濬州,与内侍梁方平共守大河河桥以拒金兵。
  
      然而何灌麾下那两万兵,吃空饷太过严重,只得临时招募青壮来充数,军士行军时,往往上马后便以双手紧紧抓住马鞍,不敢释手,大喊大叫,惹得路人频频发笑。
  
      这样的军队,又怎么对付得了金国的百战之师?
  
      完颜宗望大军赶到邯郸后,便要派郭药师领本部骑兵千人,急驱南下,探查南面州县虚实。
  
      郭药师同意了,不敢向完颜宗望请求再调拨些骑兵给他,完颜宗望于是让郭药师的骑兵总数增至三千。
  
      于是郭药师领着这三千骑兵向南疾驰三百里,直至黄河边上的濬州,派人向完颜宗望道:“宋之州县,全无防备,州府大官,奔逃无数。”
  
      完颜宗望听闻这消息后,再不迟疑,帅军急驱南下。
  
      数日后,完颜宗弼(女真名完颜兀术,既《说岳全传》等抗金小说里的金兀术)攻取汤阴,随后又攻取了濬州。
  
      其时,内侍梁方平镇守黄河北岸,见金骑兵忽至,一箭不发便即仓促奔逃,而在南岸守桥之人,一见金兵旗帜,就立即烧断桥梁自行逃跑,使得北岸溃兵不得过河,因此丧命者数千人。
  
      梁方平率兵遁走后,那增援而来的河北、河东置制副使何灌的军队也跟着溃散了。
  
      于是大宋在这唯一只得依赖的黄河天险,就这么变得空无一军把守,真是可笑之极。
  
      当濬州失陷的消息传到东京城后,君民震惊,原本还在这里迟疑不定的太上皇赵佶,立即在当天夜里二更时分,率车驾仓惶南奔。
  
      这时,东京城里百官一时议论纷纷,是战是和又或是奔逃都城仍未决断。
  
      初四日,宰执东上阁门事朱孝庄向天子赵桓奏事,意欲奉赵桓南奔杭州以避金兵。
  
      李纲听闻这情况后,立即入宫,急求人奏,命人告知朱孝庄道:“有急切公事,欲与宰执廷辨。”
  
      朱孝庄以旧例未有宰执未退,而从官求对者,拒绝了李纲的请求。
  
      李纲以军事紧急時期,不能沿旧例,力求入奏,天子赵桓于是许李纲入得殿中来。
  
      李纲拜见赵桓后,力书不可弃汴京南走,太宰白敏中认为都城不可以守,而李纲却认为必可守。
  
      內侍陈良弼自內殿出奏,以京城守备之具,百无二一,又城东樊家岗一带壕河浅狭,绝难保守城池,力劝弃走汴京。
  
      一时间,赞成逃离的大臣竟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李纲这个主张派显得是那么的孤立无助。
  
      天子赵桓心中仍在迟疑不定,令李纲与同知枢密院蔡懋、良弼往视。
  
      不久后,李纲回奏道:“城坚且高,樊家岗亦可以精兵強弩为守!”
  
      天子赵桓顾诸大臣道:“策将安出?”
  
      众臣子皆默然。
  
      只有李纲进奏道:“今日之计,莫如整厉士马,声言出战,固結民心,相与坚守,以待勤王之师。”
  
      天子赵桓又道:“那么谁可为将?”
  
      李纲道:“朝廷平日以高爵厚祿富养大臣,盖将用之于有事之日。今白時中、李彥邦等虽书生未必知兵,然藉其位号,抚驭將士,以抗敌锋,乃其职也。”
  
      白時中厉声道:“李纲胆怯,不能出战否!”
  
      李纲毅然道:“若陛下不以臣为儒生,倘使在下治军,愿以死报。只是臣下位微官卑,恐不足以镇服士卒。”
  
      天子赵桓于是当即提拔李纲为尚书右丞,赐袍带及笏,然而诸大臣有仍是议论纷纭,去留之计不能决。
  
      龙图阁学士范租禹言:“车驾朝发,而都城夕乱,虽臣等留守,何補于事?天子是万斤之躯,不能以身犯险,请留以待勤王之师!”
  
      赵桓正在迟疑间,內侍王守竭从旁奏道:“太上皇已先行,陛下岂可留此?”
  
      赵桓终于色色,降榻道:“卿等之言甚是,朕將亲往陕西起兵,以复都城,决不可留此!”
  
      李纲俯伏以死请赵桓留守,恰好燕、越二王至,亦认为固守是上策。
  
      赵桓见此,意志稍定,返回宫中歇息下了。
  
      李纲的好友对他道:“天子今为卿留,以后治兵御寇,必专以委卿!”
  
      李纲怒声道:“我劝天子守东京,难道是为了自身执掌大权?”
  
      他朋友本是句玩笑话,没想到李纲如此大反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天夜里,赵桓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在天将明亮时,又遺太监出宫告诉宰执朱孝庄,告之他还是想要离开东京。
  
      如此在或去或留上摇摆不定,赵桓性格上的优柔寡断,至此显露无疑。
  
      翌日天明之时,李纲入朝,见禁卫攘甲,乘车服御,皆已陈列,六宫依仗也已整装待发,便知道天子赵桓还是想要逃离汴京。
  
      李纲厉声对那些禁卫道:“尔等愿以死守都城,还是愿跟从巡幸地方?”
  
      禁卫皆呼道:“愿以死守都城!”
  
      李纲于是与禁卫殿帅王宗楚等入见赵桓道:“六军的父母妻子,皆在都城,岂肯舍去?万一中道散归,何人保卫陛下安全?
  
      而且此时敌骑已逼近,彼知圣驾离开东京未远的消息后,以健马疾追,陛下到时以什么来御之?”
  
      赵桓听了这话后,惊出一声冷汗,觉得确实逃离东京的危险,竟丝毫不低于坚守此处,这才止住了出奔之意。
  
      是月初五日,赵桓命李纲、吴敏宣谕六军,说明金人背盟,欲危宗社,天子决定留京固守,誓死不退,并勉励各军将士保卫都城。
  
      六军將士听后,皆感泣流涕。于是固守之议,方才终于定了下来,命李纲为亲征行营使、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许以便宜从事,把防御东京的战事全权交给了李纲。

Ps:书友们,我是比目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