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545章 银翼的魔法师 航空

  “放轻松点就好,”过道对面的酒井夏树笑道,“飞机还没有起飞呢。”
  
  “啊,不用在意我。”
  
  高成礼貌笑了笑,视线转向前面的牧树里,毛利大叔跟妃英理斗气坐到了牧树里旁边,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不过柯南始终没有放松警惕。
  
  “怎么了?”高成轻声问道,“绝对基德也在这里吗?”
  
  “嗯,”柯南凝重道,“我有想过,他昨天真的是想偷宝石吗?完全不像过去的基德……”
  
  “你是想说,基德昨天的目的是为了让剧团的人放松警惕吗?”
  
  高成换了个舒适的姿势。
  
  “的确,那封预告函似乎并没有说要在昨天演出时出手……”
  
  “我也是才发现,”柯南解释道,“预告信开头的那4个英文单词其实指的是通讯代码。”
  
  “哈?”
  
  “就是无线通信代码,从a到z这26个字母,为了防止听错,都用了相应的单词代码,romeo就是r,juliet是j,victor是v,bravo则是b……”
  
  柯南微微笑道:“这种通讯代码在飞机的无线通讯中也会用到,所以预告中‘在26个字母飞舞交错中’的意思,就是说他要在使用这些字母的飞机上作案,而且还是在这艘去程的飞机上……”
  
  “为什么?”
  
  “因为那张扑克牌,他将黑桃2撕成两半,意思就是用2除不尽的奇数,只有从东京出发的班机才像这艘865班机一样是奇数,返程的则全部是偶数……”
  
  “原来是这么回事。”高成淡定地点点头。
  
  所以说发这样的预告信到底有什么意义,突出柯南的能力?警察就没一个能看出来的。
  
  “不过……”
  
  “不好意思,”新庄功忽然在急促脚步声中赶到头等舱,“让大家久等了!”
  
  “新庄先生?”
  
  剧团众人纷纷回过头看向出现在楼梯口的新庄功:“你不是不舒服不能一起来了吗?”
  
  “是啊,不过我现在好多了,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所以还是决定跟大家一起。”
  
  新庄功轻笑着收起墨镜,径直走向牧树里,绅士地蹲下身子亲吻牧树里手背:“约瑟芬女王,抱歉,我迟到了……”
  
  牧树里并没有领情,反而压低声音责怪道:“你为什么不照我说的话去做?”
  
  新庄笑道:“没关系,放心吧,到那边再准备也来得及……”
  
  高成视线落在牧树里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新庄刚好亲在了蓝宝石上,不过却没有进一步动作。
  
  就算是魔术也不可能这样调包……
  
  “你觉得他会是基德吗?原本不来的人突然过来……”高成小声朝柯南问道。
  
  “不知道,”柯南皱眉看着新庄另外找位置坐下,“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
  
  “各位同仁请注意,”飞机广播响起,“机内人员请立刻关闭舱门……”
  
  “各位旅客,非常感谢各位搭乘天空日本航空……如果各位有需要什么服务的话,请按服务铃,我们会尽快过去为您服务……”
  
  飞机起飞在即,高成看了看外面的机场,挪动屁股戴上安全带。
  
  头等舱果然还是要舒服得多……
  
  “树里,”前面另一名女优田岛天子看到牧树里有些难受地扶住额头,出声问道,“你不舒服吗?”
  
  牧树里脸色有些难看:“有点,总觉得头有点晕……”
  
  “吃点维生素吧,”田岛天子倒了两粒维生素片到牧树里手中,又转向后面的高成道,“城户侦探要不要也吃点?”
  
  “谢谢。”
  
  高成接过两粒维生素片放进嘴里。
  
  酸酸的,似乎真的有点用,要是有甜点就更好了……
  
  经过短暂的颠簸后,飞机成功升空,高成回头看向安静坐在窗户边的小哀,被回瞪了一个“甜食没有”的眼神。
  
  “啊咧,”步美忽然感觉周围静下来,耳朵里边有点难受起来,“耳朵怎么怪怪的?”
  
  元太揪了揪耳朵:“我也是。”
  
  “是因为气压改变的关系……”
  
  小哀看着杂志提醒道:“可以试着捏住鼻子,哼地吐口气,不过也不能太用力,不然头一下就晕了……”
  
  “真的没事了!”
  
  “我先去一下厕所……”
  
  高成解开安全带站起身,前面那个剧团导演却先一步动了身,经过牧树里旁边时因为飞起突然晃动差点摔倒,让一直关注的柯南目光一紧。
  
  “放心吧,他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手。”高成重新坐回座位,等待间看向帮大叔用签名板签名的牧树里。
  
  这趟航班里,出行的剧团成员一共有7位,牧树里,成泽、新庄功,矢口真佐代,田岛天子、酒井夏树还有刚才抢着上厕所的导演伴亨。
  
  此外就是柯南一群小孩,小兰跟园子,再加上毛利大叔和妃律师,以及他自己。
  
  目前看来,坐到牧树里身边的毛利大叔,还有坐在牧树里周围的剧团成员们都很可疑。
  
  不过还没有人打过蓝宝石主意……
  
  “各位旅客,”服务员推着餐车走到前面,“西式和日式甜点,请问您要哪一种呢?”
  
  牧树里似乎还是不太舒服,没什么兴趣道:“我两种都不要,饮料也不用了。”
  
  “请给我一瓶啤酒,”毛利大叔高兴道,“再来点下酒菜!”
  
  “好的,请您稍等一下。”
  
  “喂,”高成用手肘推了推专注的柯南,“帮我要两份甜点……”
  
  “你自己叫不就好了吗?”柯南塌起眼皮。
  
  “帮我要就是了,我帮你盯着蓝宝石戒指。”
  
  高成说着看了看牧树里手上的戒指。
  
  不管黑羽快斗那家伙打什么主意,不管啥暗号不暗号的,有他在的时候就别想偷走宝石。
  
  如果那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应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吧?
  
  高成咧了咧嘴角。
  
  谁让他知道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呢?
  
  ……
  
  “skj865,118.9,”机长室,副机长例行报告道,“东京塔台,skj865,飞航高度390……”
  
  报告结束,旁边机长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揉起眼睛。
  
  “没事吧,机长?”副机长担心问道。
  
  “没什么,”机长打起精神笑道,“只是昨晚因为小孩发烧,没怎么睡。”
  
  “请服务员送杯咖啡过来吧。”
  
  “也好……”
  
  头等舱,陆续好几人抢先去上厕所后,高成第一时间起身离开座位,但前面的牧树里还是快一步,无奈只好直接守在过道口。
  
  这些人也不知道在干啥,居然全赶在飞机起飞后上厕所。
  
  “嗯?”
  
  牧树里才进去一会就走了出来,差点和高成撞在一起。
  
  “抱歉……”
  
  高成点点头让开身子,看到牧树里回了座位这才进入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
  
  可能是他太过敏感了点,从到机场开始就有些心神不灵的。
  
  其实情况也许没他想得那么糟糕,最严重的情况无疑是出现空难,飞机出故障的可能性很低,剩下的就只有两名机长出事,这点他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避免。
  
  一般人根本没法进机长室,倒是有部电影里面出现过从厕所射毒箭杀害机长的情况,但他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这艘飞机的厕所根本办不到,也没有什么等机长出来上厕所发动的机关。
  
  “我是三泽,”一名空姐端着餐盘走到机长室外,“我送咖啡来了……”
  
  “请进。”
  
  “咔!”高成耳朵动了动,拉开门就看到空姐进了机长室,一起的还有牧树里,聊得很开心的样子,说起牧树里以前当空姐的时候。
  
  是认识的人,但也不能这么随便进机长室吧?
  
  看着机长跟副机长同时对牧树里行了吻手礼,高成眉头微皱。
  
  这个牧树里也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难怪之前剧团其他人都似乎有着怨气。
  
  “我说城户,”毛利大叔出现在后面,“你到底好了没有?”
  
  “啊,好了。”
  
  高成和跟来的柯南一起走开,返回座位。
  
  “给,你的甜点。”柯南递给高成一份甜点后,继续盯紧后面离开机长室的牧树里。
  
  “好。”
  
  高成拿过西式甜点,目光看向找矢口拿巧克力吃的毛利大叔。
  
  果然还是要有点糖分补充才行,日本桥加贺警官对甜点的认识他就很赞同,经常吃甜食的人脑子转得也快……
  
  “唔!”前面牧树里突然痛苦地抓住喉咙,挣扎着栽倒在地,剧烈动作吸引住舱内所有人注意。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
  
  高成攸地起身看向转眼就失去动静的牧树里,检查劲动脉,发现已经停止心跳。
  
  透过症状还有尸体口里的气味来看,又是氰化物中毒,几乎没有一点急救时间……
  
  “应该是氰化物中毒没错。”毛利大叔熟练断定出声。
  
  “是巧克力!”导演大叔叫喊道,“她刚才吃巧克力倒下的,一定是巧克力被人下了毒!”
  
  “应该不是,巧克力大叔刚才也有吃……”
  
  高成看向脸色发白的大叔:“有毒的话,大叔不可能没事。”
  
  “不过,”妃英理走近道,“也不是没有部分下毒的可能?问题就在凶手怎么让树里小姐选有毒的巧克力吃。”
  
  “这样的话,”毛利大叔怀疑道,“身为经纪人知道树里小姐的习惯,我想一点也不奇怪。”
  
  “怎么会?”矢口真佐代焦急道,“这盒巧克力是我下午才去银座常去的店买的,刚刚才打开,而且牧小姐每次吃巧克力的顺序都不一样啊!”
  
  “她说得没错。”
  
  高成站出来道:“矢口小姐的确是才拆开包裹,这点我有看到,因为正好是我以前买过的一种巧克力,另外树里小姐在挑选巧克力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会,不像是有什么习惯,对吧,柯南?”
  
  “对,”柯南开口道,“我也有看到!”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巧克力的问题,”高成继续转向矢口,“巧克力就暂时交给我们保管吧,时候警方会进行调查。”
  
  “是。”矢口松了一口气,感激地将巧克力交给高成。
  
  “大叔,”高成面色不变接着看向毛利大叔道,“这里的情况先告诉机长,然后尽量保持现场完整……”
  
  “好,”大叔下意识应了一声,走了一步才反应过来,蓦然脸一塌,“真是的,我干嘛听你的……”
  
  “还有,大叔,”高成让众人原理牧树里尸体后又说道,“先把树里小姐抬到旁边座位上吧,暂时还不能引起骚动。”
  
  “我当然知道!你忘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了吗?”
  
  大叔愤愤不平的将尸体搬到旁边靠窗的位置。
  
  “不过,树里小姐居然会被毒杀,到底是什么人会做这种事?”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高成视线扫过头等舱众人,“如果凶手不是喜欢乱杀无辜的话,应该就在现场我们这些人之中。”
  
  舱内众人纷纷变了脸色。
  
  “城、城户侦探,”导演大叔流着汗喊道,“犯人应该就是矢口了吧?我可是亲眼看到树里吃完巧克力倒下的……”
  
  “巧克力的事还要等降落后警方检查再说。”
  
  高成没有受到导演证词影响,只是看了眼柯南。
  
  处理这些事情他也算经验丰富了,不过未免再出乱子,得快点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