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610章 佛灭日事件3

  调查完国友家13年前海难事故基本情况已经是深夜,众人又被叫到楼下单独进行询问。
  
  当年胖管家因为晕船一直没有没有参加出海旅行,女管家先崎茂子和女儿波花则是因为感冒留在家里,然后就是失去了父亲跟弟弟的绵引胜史……
  
  高成一边让鉴识人员采集指纹,一边考虑13年前海难事故和这次凶杀案的关联。
  
  遇难的是4个人,基本家属都继续留在国友家工作,横沟认为是犯人报复杀人的可能很大。
  
  在那次事故中去世的某人可能认为事故原因在关口先生,所以杀害了关口……
  
  现在的情况看来,横沟的判断并没有问题,犯人似乎就在几个遇难者亲属里面,报复对象是当年得救的关口还有国友夫妇。
  
  “不好意思啊,城户侦探,”等高成采集完指纹,横沟歉意笑道,“为了和犯人的指纹区别出来,只能麻烦你了。”
  
  “没什么,”高成看了看旁边低着头的小哀,接着问道,“小孩子就不用了吧?”
  
  “呃……”
  
  横沟脑海里不经意浮现出喜欢在现场到处乱跑的柯南身影,干笑着擦了把汗。
  
  “应该不用……”
  
  “对了,横沟警官,不在场证明调查完了吗?”高成突然问道。
  
  “除了司机绵引先生和国友夫妇,其他人都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我们暂时取了除国友先生以外所有人的指纹……”
  
  横沟抓了抓珊瑚头发。
  
  “不过绳子上只检验出关口先生的指纹,凶手可能带了手套之类的。”
  
  高成第一时间想到大部分时间都戴手套的绵引,摇摇头继续问道:“国友先生呢?他们夫妻很可能是凶手的下个目标。”
  
  “他好像不怎么信任我们,”横沟尴尬道,“说佛灭日过去之前谁都不见,一个人躲在3楼呢……”
  
  “其他人呢?”
  
  “暂时先让他们回自己房间了,国友太太的话……”
  
  一行人走上楼,国友太太还在3楼入口按着指纹识别器大声喊话,看起来相当恼火。
  
  “老公!快开门啊!把我这个妻子也关在门外干什么?”
  
  “别这么急,”对讲机里传出国友淳大的声音,“等查到什么之后,我们两个人再商量,好了,晚点再说吧……”
  
  “老公?”
  
  “什么?怎、怎么可能?你……啊!”国友淳大突然痛苦地变了声音。
  
  “怎么了?”
  
  高成跟着横沟警官蹭蹭蹭跑上上楼,只来得及听到对讲机传出国友淳大一阵惨叫还有扑通倒地的声音,不管国友太太怎么焦急喊话都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横沟急声道,“国友先生?!”
  
  “这个对讲机连到伯母的卧室对吧?”
  
  柯南问了一句,快步跑下楼前往下面的房间。
  
  3楼除了电子门就只有阳台可以逃走,高成立马就知道柯南打算,却没有立刻跟上去。
  
  “横沟警官,可以查查国友家有谁不在自己房间了吗?”
  
  “啊?”横沟咽了口唾沫,“难道犯人现在在三楼?可是国友先生说了谁都不见……”
  
  “还有就是马上盯住3楼所有阳台,横沟警官。”
  
  高成已经很少看到这么猖狂的凶犯了,提醒横沟后也跟着柯南赶往阳台,不管是谁在3楼,只要盯住出口都绝对逃不了。
  
  可以说犯人的选择已经让自己陷入了死地……
  
  “发现入侵者!发现入侵者!!”
  
  高成才跟着柯南跑到2楼客房外,整栋别墅突然便响起一阵急促警报声,刺耳的声音让夜晚变得格外喧闹起来。
  
  柯南没有理会警报,发现上面阳台有条长长的绳子垂吊着,好像是什么人把之前用来吊死关口的绳子又系到了栏杆上。
  
  柯南诧异了一下,连忙抓住绳子慢慢爬上3楼,看得高成背心冒汗。
  
  这家伙还是这么喜欢乱来……
  
  “城户……城户哥哥,”柯南的声音很快从上面传来,“好像已经迟了……”
  
  “你先别乱来。”
  
  高成皱了皱眉头,看到下方已经有警员监视3楼阳台,忙退出房间。
  
  警报声很快就停了下来,高成回到3楼入口处时,电子门还关着,但横沟警官众人却没了踪影,只有一名警员守在门口。
  
  “横沟警官人呢?”高成问道。
  
  “警官还有其他人都进去里面了,”警员看到高成站直身体道,“我们听到警报过来后,这扇门突然自己就开了……”
  
  “自己开了?”高成身形顿住,“有什么人出来吗?”
  
  “还没有……”
  
  “城户哥哥,”柯南的声音从对讲机传出,“你在门口吗?”
  
  “在,里面什么情况?”
  
  “大家都进来了,我现在给你开门。”
  
  3楼情况情况忽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留下警员继续守住入口,高成和小兰还有后来的小哀一同进入。
  
  奇怪的是,之前开门放众人到3楼的却不是柯南,似乎是犯人在柯南爬绳子的时候开的门,警报应该犯人主动触发。
  
  高成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犯人显然也通过对讲机知道外面的情况,主动触发警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把水搅浑。
  
  看着开始检查起命案现场,国友夫妇卧室的横沟警官,高成把视线投向柯南。
  
  “横沟警官,”柯南稚嫩的童音发声道,“可不可以再到3楼其他房间找找看?因为警报响的时候,我就到楼下房间了,犯人说不定想逃跑的时候,看到我沿着绳子爬上来,就跑到其他房间去了……”
  
  “的确,”横沟醒悟道,“既然电子门是犯人打开的,又没能及时从阳台逃走,还留在3楼的可能性很大!”
  
  “让我们帮忙找到那个犯人吧,警官!”
  
  “太危险了,你们这些人不能再乱跑了……”
  
  横沟头疼看着都一副受到惊吓样子又对凶手愤恨的国友家众人。
  
  原本还想确认有没有擅自离开自己房间,结果这些人全都擅自跑到3楼来了。
  
  “总之这样,我们每个房间找找,大家都跟在我身边。”
  
  高成默默看着众人跟着横沟离开,回过身凝神打量起周围现场。
  
  落地窗敞开着,国友淳大就倒在床边,一只手抓向落地窗外阳台,可以看到阳台上还有药瓶以及被被踩碎的药片,另外就是被绑在栏杆上柯南爬上来的那根绳子。
  
  至少可以确定凶手还在三楼……
  
  高成蹲下身子查看国友淳大状况,睁大着可怕眼睛,口水从张大的嘴里流了一地。
  
  急性心脏病发作,肯定是没救了。
  
  凶手特地让国友淳大受到惊吓,在国友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又夺走药瓶,是复仇事件中常见的折磨型杀人,包括以往的恐吓……
  
  隐约有了一些头绪,却还有一些疑点。
  
  果然犯人不止一个吗?
  
  还有个隐形的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