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612章 推理,恶灵退散
    “可以肯定的,就是3楼还有一个人。”
  
      高成回了柯南一句,继续前往胖管家房间查看。
  
      柯南暂时解不开谜题,其实他也好不到哪去。
  
      虽然对佛灭日事件有点印象,但也没指望能想起什么,这么久来就没一次提前想起完整手法,几乎都是靠自己收集线索进行演绎推理。
  
      正好得到侦探卡片系统后,自己也有能力展开名推理。
  
      唯一比柯南更有优势的,就是他学到的推理方法,还有因为看过《柯南》剧集形成的一丝直觉……
  
      高成思绪翻飞。
  
      这次线索收集相当有限,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带入罪犯的视角后,他对这次案件差不多有了一些概念。
  
      回归原点。
  
      事件起源来自13年前事故的报复,罪犯自称“第五人的魂灵”,从2年前佛灭日开始陆续发生灵异事件,导致3名幸存者之一的国友淳大心脏病越来越严重,而且从那以后,每次佛灭日之前关口都会到国友家,和国友夫妇关系密切。
  
      考虑到3人都是13年前事故的幸存者,可能串通隐瞒了当年事故的真相,因此才对佛灭日发生的事情敏感到过头。
  
      疑点之一是当年事故已知遇害者只有4人,都是胖管家几人的亲属,有女仆、厨师、司机还有偶然一起的绵引弟弟,第五人的说法无法解释。
  
      然后就是关口之死,没有不在场证明的管家4人却恰好因为各自的怪癖被排除在犯人之外。
  
      如果凶手不是为了混淆视听,就是不希望这几人被当作凶手。
  
      关口之死的疑点是犯人怎么进入3楼,能够按门铃的只能是国友家几人,准确的说是胖管家这几人,因为才招不久的几名女佣都没录入指纹,而且当时只有在3楼的关口自己可以开门。
  
      第二起案件,凶手在警方录指纹问完口供的空档又进入了3楼,这次开门的是国友淳大,也就是第二起案件的死者,似乎对凶手相当信任,最后不知道在犯人开门时看到了什么,心脏病发作致死。
  
      “就是这里……”
  
      高成看完符合完美主义者特征的胖管家,离开时脚步一顿。
  
      连警察都不信任的国友淳大,却看起来相当信任地把凶手放进3楼,听最后通话的语气,像是准备和凶手谈事情,所以才让国友太太等待。
  
      关口被杀后,国友淳大最信任的除了一同前往医院的国友太太……
  
      就只有担任司机的绵引。
  
      拥有不在场证明的两人,在国友淳大看来的确比警察更值得信任。
  
      至于不在场证明,如果是两个人,绵引的弟弟13年前活了下来的话……
  
      高成微微抬起头,思绪飞速运转间,海量画面在脑海中闪过,最后只留下两个画面。
  
      初到国友家绵引改日程的时候,还有晚上开车送国友太太去医院的时候,两个时刻的绵引在高成眼前清晰浮现。
  
      一直戴着手套的绵引平常只有开车或者写字会摘手套,也是这两个时刻,第二次绵引左手上多出了一个时间不短的伤痕……
  
      “是诅咒!一定是诅咒!!”3楼接受问话的国友太太忽然发出一阵惊恐的声音,“这个家果然被恶灵占据了!”
  
      “国友太太?”
  
      高成和柯南奇怪地回到3楼,看到国友太太恐惧地抱着头蹲着,一副受了很大刺激的样子。
  
      “怎么了?”
  
      “城、城户侦探,”珊瑚头横沟也被吓得脸色发白,冷汗直冒,“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在绳子和药瓶上都查出了指纹,可是和这个家里所有人的指纹都不一致,是无法确认身份的指纹……”
  
      “未知指纹?”
  
      “这怎么可能呢?”胖管家瞪着眼睛,声音打颤,“犯人到底是怎么通过那扇门的?真的是恶灵吗?”
  
      “这个……”
  
      横沟咽了口唾沫,3楼入口的门的确只有国友家的人才能按响门铃,而且还有国友淳大亲自开门,就算犯人和国友家某人勾结进入了3楼,也根本没机会出去。
  
      整个3楼又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现在能够断言的只有犯人是我们以外的不明身份者,而且用了非常不可思议的方法出现在国友先生面前,然后又从3楼消失……”
  
      横沟眼角流汗道:“根据鉴定科的报告,3楼其他阳台和窗户因为不常使用,所以从积灰的状态来看完全没有被犯人利用过的痕迹,如果柯南的证词可信的话,犯人没有用绳子逃走……恐怕也只有恶灵才能办到……”
  
      “果然是那些人在作祟,”国友太太完全变成了一个可怜虫,浑然没了贵妇人的气质,惊恐地抓着脸,“和我没有关系啊……”
  
      高成头疼看向惊慌失措的女人:“夫人……”
  
      “城户侦探!”
  
      国友太太看到高成,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高兴道:“你一定有办法吧?委托费我都给你,加倍都行,只要能救我……”
  
      “抱歉啊,城户侦探,”胖管家无奈道,“老朋友关口先生和老爷接连遇害,夫人受的打击太大了……”
  
      女管家扶住国友太太,朝横沟问道:“警官,有问题的话可以以后再问吗?大家都很困了……”
  
      “至少知道犯人是外来人员了,我们可以先回房休息了吧?都快3点了……”
  
      “说的也是,”横沟看了看时间,些微困倦道,“不过我还是要安排警察守在你们门口,以防再出什么事情。”
  
      “好……”
  
      “我还有几个问题,”高成叫住想要离开的国友家几人,看向不停发抖的国友太太,“13年前遇害的真的只有4个人吗?夫人,不弄清楚我也没法帮你。”
  
      “我……我不知道,”国友太太害怕张了张口,颤抖得更加严重了些,“我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夫人不说,我也大致能够猜到。”
  
      高成视线扫过国友太太。
  
      “除了遇难的国友家4人,恐怕还有另外一人,而且在海难发生前就已经遭到杀害……我已经托人调查过了,13年前关口为什么会到那艘船上,虽然具体信息需要找神奈川横滨警方,不过关口公司前任社长是在那时候失踪没错,也是从那之后关口取代了前任社长的位置……”
  
      “诶?”国友太太怔怔看着高成。
  
      “我一直在奇怪,关口先生是在去年收到‘第五人魂灵’恐吓卡片后才过来,所以第五人应该是关口在乎的事情。”
  
      高成从众人面前平静走过。
  
      “如果关口先生13年前参加出海旅行是为了处理尸体,第五人魂灵就能够对得上,而且当年遇难的4人应该还有人活了下来,并且知道关口抛尸的事情……”
  
      “说到横滨,”横沟愣道,“我弟弟就在神奈川警察总部,或许可以问问。”
  
      “和我真的没有关系啊,”国友太太愣愣看着高成,回过神后几乎要哭出来,“我根本就不知道,是绵引弟弟发现的!船突然出了故障,绵引弟弟潜水发现螺旋桨被一个包缠住了,还说包里有人的手……”
  
      “真的是抛尸吗?”横沟惊讶出声。
  
      “我当然不知道,”国友太太缩了缩身子,“绵引弟弟告诉我们的时候,关口突然推开开船的绵引先生,让船加速,可是船却侧翻了,大家都掉进了海里……”
  
      “你之前还说是在船舱里睡觉时被关口叫醒……”
  
      “那是因为……关口他只救了我和我先生,然后威胁我们,说我们是见死不救的帮凶……”
  
      国友太太迎着众人视线强调道:“当时只有一艘充了气的救生艇,我本来是打算先去求救的,可是关口他……他让我们保持沉默,说其他人反正也活不了,这些年关口也从我们这里要了不少钱……”
  
      “这件事之后再说吧。”
  
      高成看着国友太太的样子不像说谎,心里顿时有了底。
  
      “不管13年前的真相是什么,都已经藏不住了,现在关键的是找出这次案件的凶手,接连杀害关口跟国友先生的凶手还躲在3楼呢……”
  
      “凶手还在3楼?”横沟愣道,“可是我们都已经找过了,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真的没有发现吗?”
  
      高成再次迎向胖管家几人视线。
  
      “参与搜索的不全是警察不是吗?”
  
      “城户侦探,你是在怀疑我们吗?”女管家茂子不满道,“我们难道还能把凶手藏起来吗?”
  
      横沟苦笑道:“我只是让他们跟在后面而已,要是有可疑人物的话,我不可能看不到……”
  
      “那就再找一遍怎么样?”高成直接打断道,“不过和之前不一样,这次横沟警官要走在最后。”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多派些警察过来,也能找出犯人,这样做只是更方便一些而已。”
  
      高成站在卧室门口,轻笑看向其他房间:“先从隔壁的书房开始吧,一起找出那个凶手,或者凶手自己出来,另一个绵引先生……”
  
      “什、什么意思?”
  
      横沟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疑惑间,隔壁书房们忽然自己打开,一个和绵引一模一样的青年抿着嘴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用找了……”
  
      “这是咋回事?”横沟瞪眼道,“两、两个绵引?”
  
      “和横沟警官你一样,双胞胎而已。”
  
      高成心底轻呼了一口气。
  
      线索不足,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不能完全肯定这次犯案的是双胞胎,不过这下没跑了……
  
      “绵引先生记笔记的习惯实在两年前,也就是车子刹车事故之后,这个记录了大小事情的笔记本兄弟两人共用的话,就能够在国友家轮流扮演绵引这个角色,减少作案后被拆穿的可能……”
  
      高成看着几乎完全一样的双胞胎绵引。
  
      “绵引先生房间里的挂历也一样,上面写满日程,而且都是两人轮流在写,因为日程前面的圆圈画法会因为日期不同而不同,交替频率从两年前开始就逐渐在加快,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这次作案,我想那个未知指纹应该就是弟弟故意留下的吧?
  
      “弟弟送国友先生和太太去医院制造不在场证明,然后哥哥找机会通过指纹识别机让3楼的关口开门,从而杀害关口,之所以吊在阳台栏杆上,是为了让其他几人不被怀疑……
  
      “制造不在场证明的目的同时也是为了取得国友先生信任,因为对国友先生来说,当时和他在一起的绵引是最没有嫌疑的安全人物……”
  
      高成停顿下来,已经不需要他再继续推理下去,双胞胎两人的表现就看得出来,没有辩解的意思。
  
      “剩下的就到警署说吧。”
  
      “可是,”横沟回过神来,“之前我没有看到3楼还有人……”
  
      “因为绵引先生不管进房间还是离开走在所有人后面,只要在搜查共犯躲藏的前一个房间后,留在里面,然后下一个房间共犯就可以最后混入人群,因为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才没被发现。”
  
      “那佛灭日又是怎么回事?”波花依旧有些难以接受,“沉船明明是9月29日的大安之日……”
  
      “因为13年前,10月4日正好是佛灭之日,也就是老爷对警察提出终止搜索行动的那天……”
  
      绵引低了低头,看向高成道:“所以老爷自己一直很在意这个日子,做噩梦还有车子刹车失灵都只是巧合而已,我也觉得奇怪,直到碰到失忆多年的弟弟,才从恢复记忆的弟弟那里知道真相……”
  
      “对,”另一个绵引开口道,“我当年游到岸边,得救后就失去了记忆,两年前偶然碰到哥哥才想起来。”
  
      绵引神色复杂:“城户侦探,虽然现在说可能有点晚,不过还是想麻烦你帮个忙,至少也要证明关口那家伙犯下的恶行……”
  
      “关口吗?”高成看着双胞胎两人顿了一会,点头道,“可以。”
  
      又是一桩亏本生意,不过调查关口只是顺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