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623章 群马县与案件

  群马县一直是个特别的地方,高成轻井泽的度假别墅就在群马县边上,当然最独特的还是成了警部的菜鸟警官山村操。
  
  每次提到群马县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尖嘴警察。
  
  冬天的群马县滑雪场下着大雪,纷纷扬扬,高成跟着轿车穿行森林时,两旁已经积了厚厚一层,还有被积雪压垮的树枝。
  
  骑摩托过来似乎不是个好主意,风吹在身上冷得厉害,好在后面园子几乎整个贴在他身上,勉强提供了一点热量。
  
  “阿嚏!”
  
  轿车内本堂瑛率先打了个喷嚏,让小兰有些担心地看向后面,高成跟园子头盔仿佛都变成了雪帽。
  
  “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他们两个不要紧吧?”
  
  “死不了,”毛利大叔坐在副驾驶位置,回头看了一眼,在意地盯住小兰旁边接连打喷嚏的本堂瑛,“喂喂,你可别传染给小兰啊!”
  
  “没关系的,”小兰紧紧抱住柯南,“因为柯南很暖和!”
  
  “哼……”大叔看着脸红的柯南更加有些不爽,转向一直默默开车的委托人三角笃问道,“真的在这座山里吗?你们两人初次见面的地方……”
  
  “是啊……”
  
  大胡子青年不但没有感觉冷,反而有些微微出汗。
  
  他只是想要找一个侦探过来,最好年轻一点又能够帮忙找到失踪女友……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来了一大票人。
  
  “当时是她开车带着三个朋友来滑雪,在这座山里抄近路的时候引擎突然熄了火……”
  
  “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很重要吗?”高成有些思绪飘飞地扫视周围森林。
  
  这个世界凶杀案频繁到变态,但绝大多数都是熟人作案,其中又大都是亲人、爱人或者同事之类的关系,如果不是在柯南周围,爱情、亲情、友情这些脆弱的东西,经历的多了后恐怕很难去相信。
  
  他经手了这么的案子,一点都不想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员,不管是杀人还是被杀,又或者是相关联的亲属。
  
  山林僻静无人,就在高成还有后面的园子胡思乱想间,前面的轿车忽然停了下来,三角笃匆匆下车跑向林子里一辆被白雪覆盖的小型轿车。
  
  “到了吗?”
  
  高成刹住摩托,搓了搓手,哈着热气看向三角笃。
  
  带了小车边后,三角笃不知道看到什么,穆然激烈地锤打起车窗:“安实?安实?!振作一点!!”
  
  高成眉头微皱。
  
  小车静悄悄地停在雪地树林里,车门内部都用胶带封得严严实实,副驾驶位置上放着一个炭炉,正主一名年轻的短发女性则靠在驾驶座上,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三角笃在毛利大叔提醒下拉出备用钥匙开门,但是胶带贴得实在太紧,大叔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拉不开,三角笃见状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根金属棒球杆用力砸碎了车前玻璃,几下就砸出一个大洞,整个人钻了进去。
  
  “先把车门上贴的胶带撕开!”毛利大叔催促道。
  
  “是……可是贴的太紧了……”
  
  三角笃手忙脚乱地撕了下胶带,这才后知后觉地从储物盒里拿出一把美工刀,沿着另一边的副驾驶位置车门门缝,从胶带中间仔细划破。
  
  高成看了看去边上打电话报警的本堂瑛,视线转向动作古怪的三角笃身上。
  
  不是每个人都是犯罪高手,一般人可能完全没有犯罪天赋,犯案特别是首次犯案的时候,往往会做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傻事,举止间表现也会特别明显,毛利大叔就经常遇到这种案子。
  
  还是那句话,留心细节就是侦探最重要的成功秘诀,柯南世界的所有名侦探几乎都有出色的观察力,倒是全局推理能力不是人人都有。
  
  当然,名侦探中要排除毛利大叔一个。
  
  大叔有时候精明有时候迷糊,最初还以为大叔是装出来的,时间久了才发现……
  
  大叔是真的迷糊,就好像现在被委托人三角笃耍得团团转,差不多又要说是自杀了。
  
  “看来已经晚了,”毛利小五郎看着三角笃从副驾驶那边抱出女人,遗憾摇摇头,“虽然应该是自杀,不过还是先叫救护车还有联络群马县的警方……”
  
  “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本堂瑛像助手一样跟在毛利小五郎旁边,“那名警官还说自己也是‘沉睡小五郎’的粉丝呢!”
  
  “该不会是……”
  
  “哎呀,我就知道毛利先生记得我!”群马县警察过来后,带队的山村操第一时间找到了毛利小五郎,笑着抓了抓头发,又朝查看小车的高成问道,“城户侦探也在啊?已经正式成为毛利先生助手了吗?”
  
  高成塌起眼皮回头看了眼山村操。
  
  每次群马县出事百分之百会碰到这家伙,就好像群马县警署没人了般。
  
  “群马县的其他警官呢?”
  
  “我已经跟他们保证了,”山村操开心地拿出自己的摄像机,“这次我一定会拍到沉睡的小五郎!赶快开始调查吧,毛利先生!”
  
  “真遗憾啊,这是不可能了,”大叔对山村操有些无奈,撇撇嘴说道,“你看那边,死亡的安实小姐坐的车子,从内测用胶带把门封住了,副驾驶上又放着烧完的炭炉,还是用金属球棒打破了打破了前窗从里面用刀划破胶带后,才把安实小姐给救出来……”
  
  “金属棒球?”山村操愣了一下。
  
  “是我的,”三角笃解释道,“这辆车的后备箱里一直放着业余棒球赛用的球具……”
  
  山村操狐疑看向三角笃:“你又是什么人?”
  
  “啊?我正在和安实交往……”三角笃些微有些紧张道,“其实是我委托毛利侦探来找失踪的女朋友……”
  
  “总之,”毛利小五郎眉头跳了跳,最后断定道,“这次事情只可能是安实小姐自行在密封的车里点燃炭火引起一氧化碳中毒,也就是自杀事件。”
  
  “诶?”本堂瑛失望叫道,“这样不就看不到沉睡的小五郎了吗?!”
  
  “是你自己一定要跟过来的吧……”
  
  “因为毛利侦探每次出门都会发生案件不是吗?”
  
  “所以说这次是自杀事件!”
  
  毛利小五郎额头连跳,好歹压下心底的火气。
  
  “这种事也是常有的……”
  
  山村操默默看了会本堂瑛:“这孩子又是谁啊?”
  
  “我是毛利侦探的粉丝,刚才就是我报警,”本堂瑛又兴奋起来,“初次见面,我叫本堂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警察,太棒了!”
  
  “呃,我是群马县警察山村,”山村操高兴道,“你可以叫我小山……”
  
  高成站在鉴识人员旁边,看着热闹的几人轻叹了口气。
  
  明明死了个人,这些家伙心还真大。
  
  尽管检查不全面,他还是可以肯定,现在表现过于平静的三角笃杀害女友并且伪装成了自杀事件,换个正常点的群马县警官应该也能察觉吧?
  
  唯一麻烦点的地方,在于证据。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好,但他忽然有些怀恋高远遥一活动的时候,要是能再把那家伙送进监狱就好了……
  
  “山村警官,”鉴识人员汇报道,“掉落在车内的罐装咖啡里发现了安眠药!”
  
  “安眠药?”
  
  “恐怕是安实小姐不想慢慢等死才喝下的吧……”
  
  “啊咧咧!好奇怪……”
  
  柯南又开始熟悉的套路,插嘴打断大叔,高成给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不再管这家伙,朝鉴识人员点点头后直接查看起从车内搜出的物件。
  
  “城户侦探,”本堂瑛好奇地凑近道,“你也认为这是自杀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