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754章 工藤新一错案事件

  繁华的大都市背后不缺少眼泪,前赴后继到东京打拼挣扎的年轻人不计其数,能够如意的终究只是少部分,黑暗与苦难带来大量麻烦,高成经手过的麒麟之翼事件也只是其中一件,还是因为发生了命案,而且因为涉及到日本桥影响重大才找到他。
  不过在日本桥警署任职的加贺刑警就没这么好运了,作为辖区刑警,管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相比起命案,平常还是各种琐碎案件遇到得多,加贺最近就处理了好几起伤害案件,涉案人都是打工的年轻人。
  日本桥人形町餐厅,加贺吃完咖喱,放下餐具拿过边上的纸巾擦嘴,他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今天却意外向高成吐露了不少工作上的烦恼,或许是因为高成是个难得的倾诉对象。
  而且自从上次见面后,高成不但成了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特别顾问,平常破解的重案也是一件接一件,才发生的阿芙洛迪特号事件他也有所耳闻,听说高成第一时间就查出了真相,只是没有向外界公布而已。
  每次和高成交流都有不小的收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高成疑惑道,“加贺警官随时可以调到警视厅吧?”
  加贺警官能力优秀,从上次的麒麟之翼事件就可以看得出来,目暮警官也提到过加贺,说上面有意将加贺调到本厅,只是加贺本人不知道因为什么拒绝了。
  “警视厅也不缺我一个,或许这里更适合我。”
  加贺目光沧桑,笑着摇摇头,转向高成问道:“你呢?这次怎么会来日本桥?”
  “我本来是打算去一趟乡下的,有人寄了一封奇怪的信……可是目暮警部突然联络我,说有起案件中的女学生希望能见一见我,”高成无奈地搅拌牛奶咖啡,“正好负责的警官也需要我这个特别顾问帮忙,就过来了。”
  “哦?”加贺感兴趣地看向高成,“是中央高校的那起命案吗?”
  “自杀案,同一所学校的妹妹不相信警方的判断,就要求见我,”高成脑海里又浮现出哭肿了眼睛的女学生,微微顿住道,“拿到尸检报告后,我重新调查了一下,的确是自杀没错,因为暗恋的男生喜欢上了妹妹……警方似乎也很犹豫要不要告诉她。”
  “现在的小鬼……”
  作为经历还算丰富的成年大叔,加贺只能摇头,直到看到一脸尴尬的高成才想到高成年纪也不大,和高中生差不多。
  这家伙和自己隔了20多岁,可是聊天的时候却感觉不出来,到底经历了多少案件?
  加贺心底肃然。
  案件能使人成熟,在和高成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加贺就感受出来,不同于天才类高中生侦探享受破案乐趣,高成感情要丰富得多。
  真是个奇怪的少年……
  “下次再好好聚一聚吧。”
  加贺心底感慨,看了看时间,起身打算离开,临走时又把路上顺便买的人形烧放到高成面前:“难得排队买到的,给你了。”
  “街头那家的?”
  高成抬起头,还没说什么加贺就已经披上外套走出了餐厅,很快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这位大叔也是个怪人,深邃的眼底好像一直藏着什么秘密,不愿意离开人形町大概也有什么原因。
  ……
  东奥穗村在奥穗町外围,算是东京都乡下,青山环绕,阡陌纵横,看起来相当宁静,即使临近冬天也格外有生气。
  周末,正好大叔又受邀去录制节目,高成找了个借口从毛利大叔那边把柯南带出来,不过总是和柯南一起的小兰还是没有例外,而且连带着园子也跟了过来。
  高成开车行驶在乡下道路上,透过后视镜瞥向后面说说笑笑的两个女孩:“都说了只是处理一件委托,没必要都来吧?”
  “可是不是很奇怪吗?”小兰在意道,“为什么一定要把柯南也带上呢?柯南好像感冒了,爸爸本来要我们看家的……”
  “因为这家伙一直嚷着想跟我出来见识一下……”
  “咳咳,小兰姐姐,乡下空气好,我也想出来透透气。”柯南戴着口罩,没好气地白了眼高成。
  这个病源体,回东京没几天感冒就好了,却把他给传染上了……
  “没事吧,柯南?”小兰担忧看向连续咳了几下的柯南。
  “没事,我吃过感冒药了……”
  “唔。”
  园子抱着手臂,看了看小兰跟柯南,又一脸探究地看向高成。
  城户好像很喜欢小孩子,给那帮小鬼经常当保姆不说,还总是和四眼小鬼关系特别亲近,家里还有个小哀……
  东奥穗村不算太远,沿着路标不一会就进入村子,开到了村公所前面。
  高成带头下车走进村公所,才进入大厅就接连有村民朝他看来。
  “请问,”高成径直走向柜台,朝住民部办事员问道,“屋田诚人是住在这个村子里面吗?”
  秃顶的办事员直直看着高成,手指紧拽住铅笔:“工藤新一……你是工藤新一?!”
  “不是,我是城户高成……”
  高成笑了笑,正要解释,忽然感觉气氛有些古怪,办事员也好,村民也好,一个个突然之间全部停了下来,压抑地盯着他这边。
  “怎么了?”
  高成顶着怪异目光和小兰几个靠在一起,村民们也跟着聚到了周围,神色忌讳,一副看异类的模样,私下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骗子!”一个粗眉毛小男孩指向高成喊道,“骗子侦探!”
  “这家伙弄错了案子,居然还敢来……”
  “是啊,这家伙脸皮太厚了。”
  高成张了张口,余光注意到脸色难看的柯南,又沉默下来。
  那封信上的确说了一年前工藤新一在调查杀人事件推理错误的事情,却又没有说清楚,看样子这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吗?
  工藤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
  “不好意思,”高成从柯南身上收回视线,定了定神,继续朝办事员问道,“我们想找屋田诚人……”
  “失踪了,”办事员没有好脸色,排斥地冷声道,“半年前我们就递交过搜索请求,哼,肯定是因为你这家伙,都是你害的!”
  “到底是什么情况?”
  高成抓着头发走出村公所。
  村子里的人好像都很不欢迎他,准确的说应该是不欢迎工藤新一,甚至连话都不肯多说。
  “现在怎么办?”园子苦恼道,“村里人这个样子,估计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新一那家伙……刚才你怎么不解释呢,城户?”
  “我倒是想解释啊,那帮村民一点也不想听,”高成看到天色,“总之我们先去旅馆看看……”。
  有人写信引工藤新一过来,村里却找不到这个人,还有态度恶劣的村民们……这次似乎是针对工藤的一个陷阱。
  如果“工藤新一”本人不出现的话,也就看不到真相了,他暂时充当一下工藤新一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