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术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难缠的对手


    第四百五十三章难缠的对手

    “郑场长经营好几年了,以前不如现在的。 飞景阳林场经过七八年的发展,丝毫不输给城市里的一些单位了,甚至有过之,因为山沟沟里地域广,再加上绿化得当,相当的漂亮,可惜地理位置太差了一些,不然人人挤破头都想进来了。”赵铁海笑道。

    “嗯!俨然一个国之,很气派!郑场长可以当一山大王了,哈哈哈……”卢伟点了点头直笑。

    “叶兄弟,好久不见了,稀客啊!”车子刚停稳郑轻旺和方家姐妹,郑力,段海等人早等在草坪上了。

    “提前来给郑哥拜个早年,力,段海,还有方主任,过得还好吧!”叶凡淡淡一笑。

    “还行,就是年底了事忙,有点累。”郑力强颜欢笑,恭敬的说道。

    “听说你到农机站管几台破农机去了,段海更厉害,到庙坑当传达室老伯去了,哈哈哈……还是倪妹厉害,党政办主任位置还能占住。”叶凡直言不晦。

    “算啦叶老弟,不说这个了,咱们喝酒去。”郑场长眉头轻皱了一下又舒展开去。

    “郑哥,给你介绍一个人,我的好兄弟卢伟,刚到县里公安局上任。”叶凡说道。

    “欢迎欢迎,卢局长大驾光临使得咱们景阳是蓬荜生辉啊!想不到,想不到咱这山沟沟里一下子冒出了几尊大神。”郑轻旺热情的说道,脸上并没一丝异样发生。

    “哪里的话,咱们是专程来拜访郑场长这尊大神的。听说景阳的狼铛谷的野猪大如小犊子,我很是渴望能亲手打一头,炖上一锅野猪王汤,那个带劲。”卢伟打着哈哈,隐晦的观察着郑轻旺其人。

    “那敢情好,咱们明天去逛逛,幸许能遇上一次,能让大家看看卢局长的枪法那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郑轻旺轻松自若的说着,没有一丝异样显于脸上。

    卢伟暗暗称奇,心道:“从面相上看郑轻旺绝不像个下阴手能设计害死人的凶手。整体形象趋向于一个书生样子,谈吐也挺风趣。谈到叶水根的遇害地点那也是不着痕迹。如果真是他害死的叶水根,至少也得在心底里留下一丝阴影的,往往会不愿再谈那个地方。难道此人已经修练成精了,害人手段,心智,都达到了炉火纯青,不'露'痕迹的地步。

    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那此人堪称一个强劲的对手。好!好!我卢伟就喜欢跟高手过招,人生难得几回斗,斗斗更有趣。”

    突然,卢伟被一个魁伟的身材吸引了,笑道:“这位是……”

    “卢局长好,我是景阳林场分局的韦虎。”这时一个脸上有块小刀疤的青年人主动上前热情的介绍了自己一番,然后指着那魁伟汉子说道:“他是我们林场的马副场长,马副场长那枪法一点也不含糊的。倒是跟卢局长可以比试一番。”

    “韦局长,马副场长,你们好。难道马副场长也玩过枪?”卢伟装着一脸的讶然。

    “呵呵呵……玩过几年了,以前在部队经常打靶子。这些年回来后就丢啦,手生不行了,哪能跟卢局长比试。韦虎,你不是叫我去丢脸吗?”马占魁抬眼扫了卢伟一下,态度有些莫名。

    “不会是他害死的叶水根吗?”卢伟头脑莫名的划过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随即摇了摇头,认为自己是不是破案都破得有些神经过敏,草木皆兵了。看到高大威猛型号的都成了嫌疑犯,高明的罪犯往往是最知道隐藏自己的,就像郑轻旺一样。

    酒桌上狠煞劲头了,基本上形成了两派,也就是景阳派跟外来派的对决。郑力和段海,方倪妹当然也是力助叶凡一伙了,喝得是胡天蒙地,个个都堪称酒国好汉。

    郑轻旺好像也早有准备,今晚这张能坐下20个人的大圆桌上全是景阳的酒英雄,居然有三四个女子,丝毫不输给男士们。

    叶凡和卢伟,赵铁海三人成了进攻的对象,酒炮轰了几轮下来大家都有些醉意了。

    这时玉标转回车里拿来了一个清致的木盒子递给了叶凡。

    不久,古巴产的高档雪茄叼在了男士嘴里,屋里更是香烟袅袅,颇有股子人间烟境势头。

    “叶老弟,你这雪茄估计不便宜?”郑轻旺优雅的吐了个烟圈,扫了一眼那雪茄标志,略显异外,笑道。

    “呵呵……嗯!”叶凡应了一声。

    “叶县长,这一只可能要几十块吧,比一包华估计都要贵。”林场分局局长韦虎同志贪婪的猛抽了一口,叹道:“果然好货'色',淡生猛,纯!”

    “几十块,买不来的。”卢伟喷了个烟圈,摇头。见大家都一脸的惊诧,笑道:“大哥,这一只估计能抵得上我二个月工资了吧!简直是在烧钱吧。”

    “不会吧,一根烟抵咱两个月工资,虽说它个头长些粗大些。华才几十块一包呢?”赵铁海犹如一市井小民,绝对想不到有那么贵的东东的,表示极度的不信。

    “一盒一万二,20根装的。水州一个朋友送的。”叶凡也不矫情,直白了。

    “天!一根600块,真抵我二个月工资了。可惜了,咱这一抽就抽去两个月工资。叶县,要不再来一支?”赵铁海大大咧咧惯了,话一出口觉得有些不妥,脸上微有变'色',不过烟雾腾腾的也没人愿意去注意那些细节。

    “行!玉标,给大家再来一支,剩下的全给铁海了,叫他抽得痛快死过去才好,哈哈哈……”叶凡干声着打趣道。

    “那敢情好,咱发啦!”赵铁海那是一阵子狂喜,差点流口水了,眼睛在盯着玉标发烟,最后算算,居然只落下了一根,差点气蒙了。

    “郑哥,景阳林场木具厂的工艺品听说经常出口,能不能给卢老弟挑一座精致的雕品摆办公桌上,也气派一些。”叶凡随意说道。

    心道:“既然叶水根的死是从被木具厂调换到巡山开始的,那就从木具厂试探起。”

    “二顺,等下带卢局长去精品室挑挑,顺带着给叶县长也挑一座大气古马。”副场长马占魁笑道,眼睛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凡。

    喝得差不多了,一堆到到了林场歌舞厅,旋转灯已经在缓缓的转着,灯红酒绿的'迷'人眼球。

    卢伟和赵铁海跟着马占魁和陈二顺去挑办公精品根雕了,马副场长跟赵铁海关系相当的好,听说以前还在同一个部队呆过,当然年份不相同罢了,算起来还是战友。

    方倪妹一身粉淡粉'色'的尼料厚裙,静静在坐在转角沙发上不吭声。不过被她姐姐用屁股硬挤到了叶凡身边,扭捏着不想说话。

    “倪妹,怎么啦?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叶凡拉话了。

    “我哪敢,有人是堂堂的大县长了,我一个小'毛'虫哪有那福份。”方倪妹反嘴道。

    贴面舞曲又响了起来,“走,跳舞去!”叶凡'色'心又起,拉着方倪妹进了舞池,方倪妹扭捏了几下拗不过叶凡,只好顺着他了,池灯光非常的暗,舞曲刚响起不久,里面就快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一双大手在方倪妹身上游走,不过妹子也没拒绝,任由歹徒胡作非为了。

    山峰沟谷任其游走,好像还很是动情,身子拚命地向着某猪哥情里挤去,似乎想把整个人都挤进某猪哥身体里,最好两人都化成一堆烂泥,稀合一下再凑成一个人更好。

    一道长长的世纪粗吻终于令得方倪妹脸带着桃花心满意足,凑近某呆子耳旁轻声说道:“叶哥,等下妹子给你搓背。”

    “那好,有人搓背咱可不是傻子,有福享了。”某人小人得意样子轻笑不已。

    8点,叶凡进到林场舞厅包间喝茶聊天。

    “力,段海,准备一下,明天估计有人下来考核了,呵呵呵,就当是我提前送给你们的新年祝福。”叶凡呷了一口茶,对着一脸恭敬的郑力和段海笑道。

    “叶兄弟,谢谢!力的事又让你费心了。”郑轻旺心里一震,随即就明白了,那是十分的高兴,赶紧称谢。

    见郑力和段海在一旁焦燥不安,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方兰馨善解人意,替他们问道:“叶县长,是不是到招商局,唉!力能弄到一个科长就足了。总算是进城了,乡镇呆久了也不好。”

    方兰馨嘴里的科长当然不会指正科级干部,实际上指的是招商局里一个内部科室的科长,实际上就是一个正股级干部。

    “兰馨,问这些干什么,叶兄弟自有安排。能到招商局某一个科室去当主任也算是一大进步,叶兄弟,不要打哑谜了,快揭盖子吧,连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力知道了也好早作准备。不知招商局内部都有设什么科?”

    郑轻旺都有些急了,这边怪方兰馨多嘴,那边自己也忍不住相问了。

    “呵呵呵,不是科室主任,那个有点……”叶凡吊人味口。

    “叶县长,谢谢您!能进招商局就好,当不当主任无所谓。”郑力抢先说道,表个态,其实心底里还是有些遗憾,能当个科室主任总比一个普通科员强些。

    飞

Ps:书友们,我是狗狍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