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术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走私枪支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走私枪支
  
      “是也是,不是也不是。”叶凡淡淡说道。
  
      “在粤州军方这一块,赵家并没有什么能量插手。所以,张天明就是赵宝刚发展的一个门人罢了,估计跟你的身份差不多。赵宝刚作为曾经的军委副主席,不说门生顾旧满军界,但在军界一块,还是有些门生的。”陈进平倒出了实情。
  
      “就这么简单?”叶凡仿似不信样子。
  
      “当然就这么简单,不过,张天明所干的事,估计就是京城赵家也不怎么清楚的。不过,也许人家清楚也指不定。”陈进平一脸凝重,说道。看了叶凡一眼,又说道,“不过,赵家只需要张天明在军界一块支持着赵昌山在粤东的施政,其它的,赵家也不会过问的。”
  
      “说得也是,你张天明想干什么,那是他的事。”叶凡淡淡的点了点头,“你是不是想通过我去探探赵家的底子,抑或者说是把张天明所干的事露出去,试探一下赵家的态度?”
  
      “不不!有用吗?我不是说过了,张天明干的事是张天明干的事。赵家不会掺和进来的。即便是张天明有干一些出格的事,赵家即便是知道了,也会装着不知道的。毕竟,跟失去张天明这个门人相比,不如装糊涂了。”陈进平到是看得很远。
  
      “呵呵,赵家可以不管,但是,我倒是可以过问一下。”叶凡突然诡异的一笑。
  
      “你……”陈进平摇了摇头,一份失落溢于颜表。
  
      “我给你介绍个朋友,想必他能帮助你。当然,你相信我的话。”叶凡淡淡说道。
  
      “什么朋友,如果没有份量,相见不如不见,徒增烦恼。并且,有的事我也不想搞得尽人皆知。某些同志,会狗急跳墙的。我还有一个家,还有一个老卧床不起的老母亲。”陈进平摇了摇头,旋即,眼中狠厉一闪而逝,哼道,“当然,如果够份量,我豁得出去。不就一百八十斤的肉!下辈子还会长回来的。”
  
      “行,够不够份量咱们换个地方再说。”叶凡哼道,转身走了出去,陈进平犹豫片刻,也跟了出来。出门后,叶凡发现*华居然没走,正贴在过道墙边抽烟,一脸的焦急。
  
      “老张,你先回去。”叶凡心里有些感动,这*华还是不错的,是个能用的人,轻轻的拍了拍他肩膀。
  
      “你们……”*华看了看陈进平,发现这两人有些怪异,刚才打起来能要人命。这个时候,居然好像没事人一样,真是把*华这个八面玲珑的老干部都搞糊涂了。
  
      “我们没事。”陈进平*的说道,居然还挤出了丝笑点了点头证明一下。
  
      “回去吧,准备过年了。前次搞龙舟大赛你也给累着了。不过,我跟陈进平将军见面的事……”叶凡讲到这里看着*华,相信他懂的。
  
      “我明白。”*华很懂得揣摩人之心理,一听就知道了。显然是叶凡不愿意让这些事声张出去。
  
      两人上了车子,叶凡把陈进平带进了‘九转角’一座古旧的民房里。陈进平巡视了周遭几眼才进房的,看来,还是有些不放心,警惕性蛮高的,怕叶凡下套什么的。
  
      “张主任,陈主任,这位是曾经的第七集团军军长陈进平少将。”叶凡开口就直白的介绍道。
  
      “你好陈将军。”张雄淡淡说着,跟陈进平淡淡的握了握手。转尔说道:“叶部长,请坐。陈将军,你也坐。”那边总理特使陈恒峰也差不多态度。
  
      张雄对叶凡客气,并不等于对所有人客气。所以,讲话的口气和方式都不一样。对叶凡用了个‘请’字,对陈进平就随便了。而且,这个还是看在叶凡面子上的。
  
      张雄是镇东海派来粤东查案的。前次王朝跟叶凡把跟踪的人解决掉后,发现那自杀性毒药好像是军方生产的。
  
      所以,这事牵扯到了军方,估计跟有关系。镇东海听了叶凡的汇报后,立即把张雄派了下来,叫他配合叶凡把这事查清楚。
  
      而叶凡,也正在组建粤东查案班底。像监察厅的副厅长粟一宵就是目标之一。不过,到目前叶凡还没叫他来见张雄和陈恒峰。
  
      当然,陈恒峰是总理暗中派来的,跟张雄两人心照不宣。表现上看,各查各的,实则两人早汇成一堆共同查案子了。虽说分属不同的部门,但国家利益这个大方向是一致的。
  
      其实,两人都是特勤组的正式成员。说白了,陈恒峰还是镇东海安插在政府这一块的钉子。
  
      倒并不是说镇东海在怀疑总理什么,陈恒峰实则是镇东海派到总理那边协助总理干一些机密工作的。这一点总理也清楚,所以,叫陈恒峰下来查案子,倒也知道陈恒峰能量非凡。因为,他是来自那个部门的。
  
      “陈将军,有什么事你可以给张雄主任和陈恒峰主任说。”叶凡也没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知道陈进平有话问,所以,他在等着。
  
      陈进平也坐了下来,觉得叶凡跟这个面相普通的中年人好像关系还不错。于是问道:“不知张主任和陈主任在哪个部门高就?”这么大的事,陈进平肯定得查清楚张雄和陈恒峰身份,不然,绝不可能讲什么的。
  
      “张主任,陈主任,把证件给他看看。毕竟,此事很大。任何人都会选择慎重的。”叶凡一脸严肃,说道。
  
      张雄没吭声,直接从皮包里掏出了证件往陈进平面前一推,说道:“如假包换,你自已看吧。相信有叶部长在,是真是假你自己查查。”
  
      而陈恒峰也差不多,拿出了一本证件。
  
      陈进平有些狐疑的拿起证件翻看了起来,当看见职位时陈进平的手颤栗了一下。把证件又是细细的审查了几遍,才轻轻放在张雄面前,又把陈恒峰的证件翻了几次,眼神明显的复杂了起来。说道:“想不到张主任是军情调查室副主任,陈主任居然是总理办公室出来的人,我陈进平看来是真找对人了,我相信你们。”
  
      “叶部,要不要来杯红酒?”张雄笑着问道。
  
      “来杯吧,不然,枯坐着也无聊。”叶凡笑道。
  
      张雄一招手,进来一个姑娘。不久,像个服务员一般,把杯子红酒都倒好了。而且,还有四碟小菜。
  
      “张雄,老狼喜欢啃全聚德的鸡腿,想不到现在你也染上了。”叶凡呵呵笑道。
  
      “唉,传染病啊!”张雄苦笑了几声还摇了摇头,颇有些感叹。
  
      “叶部长,这事……”陈进平看了叶凡一眼,好像是希望叶凡不要掺和似的。看来,陈进平心地不错,还会为叶凡考虑着。
  
      “他当听故事就是了,没事,你什么事你尽管着,不必避晦什么。叶部的嘴,是钢铸的。”张雄和陈恒峰都笑了笑,说道。
  
      “张雄,我不成铁人了。”叶凡笑了笑。
  
      “那我说了。”陈进平见叶凡表了态,先是干进去一杯红酒,沉默了一阵了,估计在整理着什么。良久,才说道:“这事说起来很复杂,牵扯面也相当的广。”
  
      “没问题,你慢慢说。我们边吃边听就是了。”张雄示意了一下,跟叶凡碰了一小杯。
  
      “要说张天明这个人,首先得说说他的儿子张春。此人二十五六岁,搞了个‘天星海运公司’。”陈进平刚讲到这里,叶凡摆了摆手,突然插话道:“停一下,是不是粤州的‘天星海运公司’?”
  
      “嗯,总部就在粤州省城的红土湾。”陈进平有些意外叶凡好像晓得这公司似的。
  
      “那就对了,‘天星海运公司’好像是挂靠在阳田集团旗下的。其实是阳田集团一个子公司。”叶凡淡淡说着,心里震动相当的大,心说这天星海运难道跟阳田集团以及88惨案有什么瓜葛……
  
      “这个我倒不清楚,张春搞的这个‘天星海运’专门以海运为主。公司里貌似有二艘万吨级货轮,还有一艘能载几百人的游船。”陈进平说道。
  
      “不会是公司吧?”张雄淡淡哼道。
  
      “还真给张主任讲对了,实际上张春搞的就是个半皮包公司。三艘船倒真是货真价实的,不过,只是挂羊头卖狗肉罢了。”陈进平淡淡笑道。
  
      “怎么说,他们不搞运输难道?”叶凡问道,倒也来了兴趣。
  
      “搞运输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几个月也难接货一趟。明明没生意,人家找上门去要求运货,他们反倒把客人往外退,说是最近日程都安排满了,如果要运的话要等到一年时间等等。这么一说,客人当然都吓得跑了,谁等得了是不是?”陈进平说道。
  
      “也是,海运公司又不止他们一家。”叶凡淡淡点了点头。看了陈进平一眼,说道,“他们不会是在干违法的事吧?”
  
      “叶部长嗅觉很灵敏。”陈进平赞了一句,说道,“没错,正是干违法的事。而且,干的还是大买卖?”
  
      “走私!”叶凡跟陈恒峰不由得同时出声了。
  
      “嗯,就是走私。张春厉害着,扯起他父亲的虎皮子,往往都能平安而过。共和国一个大军区的副司令员,那能量,是平头百姓们无法想象的。特别是在强力部门这一块。”陈进平说道。RO!~!

Ps:书友们,我是狗狍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