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术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费满天的决定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费满天的决定

    【2更,谢谢‘盟主hzdwl’哥持续不断的慷慨打赏,特地加一更相谢。www.FEISUZW.com 飞晚上10点左右还有第三更。希望大家加强订阅。官术二群已满,加不进去,请大家不要加了。有***订阅的书友可以加官术超级群:116237180】

    更何况,红莲河的许多建设都捏在人家水利厅手,能搞好跟何厅长的关系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的。

    而且,何厅长还通过何斌传话了。说是上头刚好有个防洪的项目,如果能弄下来,估计还能为红莲河搞上几千万。

    当然,何厅长如此说,那也是在待价而沽了。如果何斌能正式走马上任,那何厅长也会扎一把子劲头的给搞钱的。关键还是看何斌能否扶正了,何斌扶正的条件倒是成熟了。

    不过,叶凡也有自己的打算,亲自打了电话给何厅长,说道:“何厅,红莲区的组织权是这样的。正科级及以下干部是由区委组织部考察安排的。而副处级及以上干部的考核任命得水州市委组织部来运作了。所以,何斌要上去,还得拿出让人比较关注的成绩才行是不是?”

    叶凡同志当然是在扯鬼话了,市委组织部长是费玉,现在跟叶凡有了床上的一腿。肯定会铁心支持叶凡的,而段海天又铁心支持叶凡,敲定一个副处级的位置对叶凡来了说并不是特别难的事。

    这家伙如此说,无非是想'逼'着何厅长再努把力,先把有关红莲河防洪一块的项目拿下来。叶老大可是不会嫌钱烫手的。

    虽说对叶凡的话有些怀疑,但好像叶凡同志讲得也有些道理。毕竟,红莲区区建设局长现在可是炙手可热。

    因为区里正在大搞建设,不要说伸手了,就是收不违法的小红包也得收到个手发软的地步。

    这里面油水太多了,一听说缪局长提早退了,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位置的。何厅长作为官场的老人了,也深知这个理儿。

    所以,何厅长也没丝毫犹豫,说道:“谢谢叶***加担子给何斌,关于防洪那一块的项目你们尽快弄个申请报告上来,过几天我要到部里开会,顺带着上去了。”

    “行,我马上安排何斌去搞。”叶凡说道。

    “软骨头!”嘭地一声,省军区的胡司令把茶几给捣鼓了一拳,而且,相当的重。茶几上的紫砂壶都在瑟瑟发抖,估计是怕胡茶壶对自己下狠手了。

    吴辉勤一脸苦大愁深样子,闷头坐在沙发上拚命跟那尼古丁过不去。烟雾腾腾,胡司令的办公室都快变成修道的洞府了。

    “拿一支过来!”胡司令哼道。

    吴副司令马上站起递了一支过去,并且咔嚓一声就给点上了。他知道,胡司令这是怒了。

    因为胡司令最近的烟量很少。以前一天要两包,而现在身体状况有些下降,所以,烟量不到半包。他伸手要烟的时候就是他最焦燥的时候了。

    “三个软骨头,自己家人被抓了,居然'舔'着脸去向叶凡示好,人被抓了,既送奥迪又砸钱投资。什么东西?亏得吴演跟他们家孩子还是好兄弟,好个屁?全是势利鬼,胆小的孬种!”吴辉勤再也忍不住了,当一听说了扶家、丁家、刘家到红莲区投资的事后,而三家的孩子都放了出来。吴副司令当即砸了十几个碟子才稍微消了一点火。这不,现在到胡司令办公室一说,惹得胡司令也是怒火烧了。

    胡司令再次感觉自己的权威遭到了空前的挑战,更令胡司令愤怒的就是这挑战者居然是自己的下属。

    如果是省委常委这种同级数的挑战者弄得自己没辄的话胡司令心里还是平衡一些。一个'毛'都不长全的年青人居然敢跟自己叫板,士可忍敦不可忍了。

    胡司令拿起了电话,直接就拔给了水州第二集团军军长猴平,哼道:“猴子,你到底想怎么样?跟吴演一起的扶正茂、丁浩以及刘平三人都放出来了。说明这事不是什么大事,吴演是不是也该让他回家看看爹娘了?”

    “‘茶壶’,吴演的事不一样。他当时动用了军匕,这可是有故意杀人伤人的嫌疑。叶凡毕竟是水州市副***,多少双眼睛盯着的。如果我们不处理一下,这个,说不过去。”猴平哼道。

    “不就是酒醉了玩了回刀,这有什么大不了。猴子,别在我面前摆事实讲什么破道理。这种事,你我心里都明白,做做样子就行了。难道你真要把吴演送上军事法庭?”胡司令尽量克制着心头的怒火。

    “茶壶,你可能不知道。前不久,跟我们一个基地的猎豹部队有个副团长叫顾伟雄。

    对了,此人跟你们省顾则飞副省长还有点远亲。听说也是喝醉了拔出军匕***。结果怎么样,不但上了军事法庭,现在已经送到西北那边的湖山监狱改造去了。

    唉……茶壶。这事说大的确也是大事。你也知道,我们的a师刚组建,各支部队的眼睛全盯得紧。

    如果a师因为纪律泛散组建不成功,我猴平无法向领导们交待。a师是一只铁血之师,是共和国未来的精锐之师。

    虽说不敢跟猎豹相比,但除了他们那种极特殊的部队以外,a师是战场上的英雄部队。打造一支铁血之师……”

    猴平正在慷慨激昂时话头却是被胡司令不耐烦的打断了,哼道:“猴子,别跟我啰哩啰嗦些没用的东西。这种事你知我知,你到底放不放人,我胡明只要你一句话?”

    “茶壶,我已经仁至已尽。好说好歹你还要相'逼',我猴平今天就明摆着告诉你,暂时是不可能放人的。吴演必须受到一定的处罚,至于怎么样处罚我可以看你面子酌情一些。不处罚他不足以正我军威。”猴平也有些愤怒了,胡司令一直想'逼',泥人也有三分气。更何况像猴平这样的集团军首长。

    “好好,好个猴子!”啪地一声电话被胡明挂掉了,这家伙,面上阴沉如墨。实在没想到猴平这个曾经跟自己同穿过一条裤子的战友居然如此的狠辣,那是一点情面不留。

    胡司令大怒了,紧接着叭啦啦的刺耳声音响起。警卫员知道,胡司令又把他那紫砂壶给扫砸到了地板上。勤力员叹了口气,已经准备重新洗一套新的紫砂壶了。

    “破茶壶,对不住了,我也是没办法。那个人我得给他面子。不过,你也太过份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至于如此要跟我较劲吗?妈的!”猴平也是气愤不已,一脚踢去,茶几都飞到了大门外,发出嘭嚓一声巨响。

    “胡哥,算啦,这都是命。吴演就让他在里头呆几天,到时最多不干这军队了,上军事法庭就上吧,吃几年牢饭也能出来。到时出来做些小生意养家糊口也行,唉……”吴辉勤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整个人眼神有些泛散。

    头微微垂着,一脸的失望的愤慨。看了胡司令一眼,又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谢谢胡哥了。这辈子,你永远是我吴辉勤的哥,永远是!我走了。”

    吴辉勤此刻把悲情牌打得是淋漓尽致,他一脸失落,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胡司令的办公室。

    “混帐东西!”后面传来了胡司令的愤怒吼声,突然,他喊道,“辉勤,你等着,明天,对,就明天,吴演肯定会回来的。而且,屁事没有。第二集团军不留他,咱们接他回来。”

    “算啦胡哥,别麻烦了。谢谢你,不管怎么样,我认命了,真的不要麻烦了……”吴辉勤摇了摇头,脚步却是一丝没停留往外走去。

    “哼!小张,跟我到省委去。”胡司令马上夹着公包,一脸怒气走下楼去。看着胡司令的车子扬尘而去,吴辉勤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淡淡苦笑。

    这厮呐呐道:“胡哥,谢谢你了!”

    胡明是阴沉着脸进的费满天办公室。

    “老胡,板着个脸干什么?我没欠你200两吧?”费满天站了起来,斜瞄了他一眼,淡淡了开了句玩笑,又指着对面一条转椅说道,“坐吧老胡!”

    “不坐,气都给气饱了还坐什么?政委,你说,这都什么事?”胡明把怒意写在了脸上。

    费满天微微一愕,寻思着什么人能把胡明堂堂的省军区司令气成这个样子,那此人还真有些能量了。难道是某个常委,好像胡明此人一向对任何事都冷漠,开常委会也甚少来。除非是后头有人打了招呼他才会吱嘣着来一回,举举手算上一票立即拍屁股就走了。

    其实,胡明跟费满天并不怎么合拍。

    按照我国的国情,省军区、军分区等地方部队设第一政委,一般由驻地的地方党委***担任,其实并无实权,是为了协调军、地双方关系。

    因为地方部队与驻地联系很多,地方领导挂着军职就比较方便。此外省委***都兼任省***常委会主任,而省军区政委大多数是省委常委。当然,这个,也符合党管军队,党领导一切的宗旨。

    而胡明却是另有东家,跟费系并不是一个政治集团的。所以,在常委会上,胡明基本上不发言,如果一发言或举手时,基本上都不会倾向于费满天那边的。

    对于这一点,费满天尽管恼火。但费家的权力对军队一块的影响力相当的弱化。而自从京城燕系的燕春来同志到任南福省任省长后。

    刚开始那段时间燕春来在蛰伏着,在寻找着机会,所以,在常委会上一般不发言。对费满天这个***的工作只是流于表面上的支持罢了。

    飞

Ps:书友们,我是狗狍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