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术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搬起材料去费家


    ,省部级大员,他们,你用钱人家未必肯手。 飞

    ?

    这些官员,福利享受很高,而且,人家总是有弄钱的法门。更何况,在他们的爬升过程早弄足了钱了。不过,官员嘛,哪个不爱好政绩名声的。

    既然金钱美女人家都不要了,那咱们就砸更多的钱,投资,看他要不要。

    我不相信,这些官员难道真能忍住几个亿甚至十个亿的投资而不要。想想,十几个亿下来,能为这些官员们创造多少的政绩。

    到时地方经济发展上去了,还不是这些官员脸上风光。他们头上那帽子,不是又得拔高一层了。”苏林儿冷冷哼道。

    “十几个亿,这个,太多了。要是亏了怎么办?”苏贵才肉痛得很。

    “不会亏的,贵才步,你看我苏林儿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生意的。”苏林儿一幅xiōng有成竹架势,倒是令得苏贵才暗暗佩服不已。

    她看了苏贵才一眼,说道“官员们要政绩,咱们砸钱搞投资,拉动经济增长。

    而见到了好处的官员们,自然得为咱们效些力了。压制叶凡,丢出高潜只是一个方面。

    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也得让那些官员们为咱们苏家赚钱才对。你看到没,这苏氏娱乐所,这么大块地盘,咱们一年只要一百万租金就够了。

    这是多大的利润。当时的范远为什么肯同意,还不是看到了咱们苏家的能量。

    他范远不想升官吗?你看到没有,这次范远倒霉了。居然跑到咱们京城的家里去了。还不是想咱们家能出面为他活动活动。”

    “嗯,范远也是受不了啦?这个,解困之法在高层上面。估计,南福省的官员们都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招惹这事。要全面脱困,

    首先就得摆平纪委那一关。这事,只要纪委不管了,范远的脱困就轻松了。”苏贵才点了点头,说道“那,1小姐,不知老爷子什么态度,到底帮不帮。我看,范远已经过气了。在他身上浪费太多力气,不划算。再说,以前他帮着咱们,那好处也没少捞的。”

    “帮!一定要帮。海东的官员都晓得,范远一直在向苏家靠近。

    咱们不帮,你说,还有人愿意跟着咱们吗?

    所以,不但要帮,而且,还要一帮到底,让范远解困。再说,咱们帮了他就等于给了姓叶的一个狠狠的耳刮子。

    这事,明摆着是姓叶的搞出来的。估计,范远同志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诅咒叶凡几声吧?”苏林儿自有自己的一番理论,但也贴全人xìng心理。

    “嗯,一旦风平浪静之后范远解困,再上马时他还是一方大员。

    至少,他只摊了个党内记大过处分,关于他的职位问题目前还没说法。估计,省里也有范远的后台。这个后台也在观望。一旦范远的麻烦解除,就是后台出手的时候了。

    毕竟,一个正厅级大员丢了有些可惜。人才,来之不易啊!再说,在华夏体制内,落马后再复出的例子又不是就几个。

    有些官员在这里受了处分,换个马甲到异地后不是照样子做官。关键的问题是后台要硬朗。

    而一倒就爬不起来的同志,全是些没有后台,或者被后台抛弃的可怜弃子罢了。”苏贵才居然感叹了起来,突然又皱起了眉头,问道“范远有没可能成为弃子,如果是弃子了,咱们可就没鼻要浪费了。”“咯咯,贵才叔,你还是没看透。范远如果成弃子了,他早就被处理掉了。你看到没,他现在就背了一个处理,而关于职位问题还在空悬着,这个,就是一个信号。他有可能东山再起的信号弹。这个节骨眼上,咱们苏家从关键部位入手摆平了这事,范远,还不感恩戴德了。”苏林儿笑道。

    “也是!官员最重帽子,没了帽子,狗屁不是?这帽子就是权力,过气的人为什么没人理了,就是因为他失去了权力。这世道,又有几个一直交情不忘的同志。全是利益掺杂其!”苏贵才哼道。

    下午的时候,叶凡正在思量着怎么样才能说服费满天给自己一个常委名额。贺海纬兴匆匆的到了楚天阁叶府。

    “老贺,看来有进展了是不是?”叶凡同道。

    “重大突破。”贺海纬一脸喜气,拿出一个件袋子来递了过来。

    “你直接讲就是了,这个,要看,更麻烦。”叶凡说道。

    “虎子坝水库处于桃木县跟洪县的交界之处,其实,这个水库应该是属于两个县的。

    而据查,在去年的五月份,姜初林就打了报告上去。而当时厉志达只是省长助理,倒是协助燕省长管理着水利一摊子事。

    厉志达因为跟范远的关系不错,而姜初林又是范远一手棒上桃木县县委〖书〗记宝座上的。

    所以,通过范远,姜初林也认识了厉志达。结果,厉志达动手了一些手段,给虎子坝水库弄了2000万下来。”贺海纬说道。

    “姜初林应该有给厉志达什么好处吧,不然,厉志达堂堂一个正厅级干部,怎么可能卖姜初林一个处级干部的面子。即便是范远在,也没用。”叶凡哼道。

    “好处当然有了,这个,就得扯到厉志达的小舅子张峰身上了。

    张峰是个包工头,仗着厉志达这个姐夫的面子承揽了许多大工程。

    而且,张峰从来都只是转手赚钱而不直接接手工程。这样,钱来得快,而且,不负工程责任。

    姜初林本来是打算把虎子坝水库交给张峰承包的。不过,后来发生了变故。

    张峰觉得虎子坝水库的利润不是很高,即便是转手也拿不多,所以,张峰有些不满。

    后来,为了平息张峰之怨,倒给姜初林想到一偷粱换柱的妙法来。”贺海纬呷了。茶。

    “妙法,什么妙法?”叶凡问道。

    “这厉志达拔给虎子坝水库的钱却是被姜初林安排在了桃木县一个小水站项目上,那小水电站叫狼山水电站。

    不过,就这2000万自然也建不起来的。而姜初林有的是手段,号召县里的职工干部们投资,都有股份分成。

    结果一集资,倒是凑足了五千多万,狼山水电站也就开工了。所以,才会出现你到海东后虎子坝水库一直无法动工的原因。

    转尔你又拔了三千万下去才使得虎子坝水库得以动工。”贺海纬说道。

    “这个,好像有个问题。二千万款子很大笔了,为什么当时分管水利的市领导以及市水利局局长都没发觉这个异常状况?”叶凡问道。

    “呵呵,大家都心知肚明,姜初林是范远的铁竿亲信,谁会为了公家的钱去触范远的霉头。估计,姜初也有孝敬这些人一些较大的红包的。结果,你好我好大家好。不过,据调查,狼山水电站最多huā四千万就够了。而光是姜初林集资到的钱就达3000多万了。这其漏洞就出来了。”贺海纬说道。

    “你是说姜初林根本就没动省里拔的那笔钱,或者说是动了一小

    笔,而还有一千多万不见了?”叶凡半眯上了眼。

    “嗯,我们掌握了全部的证据。那一千多万是被姜初林以承包形式故意的给了厉志达的小舅子张峰。

    而张峰在狼山水电站转手的承包费,其实是得利就达1200万。

    而零头自然是给了真正的承包商。

    当然,这1200万的款子张峰也分成了好几份。姜初林拿了二百万,而厉志达收到了小舅子送的一座小别墅,价值600万。

    而张峰也拿了三百多万。剩下的就拿去打点了。范远那边倒是没送多少,当时张峰带范远的子女去欧洲那边免费的旅游了一圈回来,也huā去了一百多万。”贺海纬讲道。

    “国家蛀虫!”嘭地一声,桌子被叶凡狠狠地拍了一掌。

    在仔细的翻阅了材料之后,叶凡拿着这些证据确凿的材料到了费满天的住处。

    “不在海东干事,跑省城来瞎转悠什么?海东现在就你一个当家人,你不在,那不乱套了?”一见到叶凡,费满天头句话就是训叱。

    “费〖书〗记,我不得不来了。”叶凡说道。

    “不得不来,你说个理由出来。不然,我得批评你。你们啊,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人家其他地方的同志往省城跑是为了要帽子,你来干什么?难道,还真想坐范远的位置不成?不过,我实话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你先把自己屁股垫稳定了再说。好高鹜远是年青人的通病,你也不小了,在这个体制也呆了好多年了。怎么一点都没长进?”费满天**哼道。

    “费〖书〗记,您看看这份材料。如果你看了后还批评我,我马上滚回海东去。没得到你的批准,我不再回来。”叶凡也有些生气了,这事还没讲清楚,居然糟到费满天的一顿板子。叶凡知道,费满天是在借机出气罢了。

    费满天倒不再讲了,倒也接过材料后仔细的翻阅了起来。

    毕竟,叶凡如此讲这里头肯定有可看xìng的。所以,老费同志看着材料,时而皱眉,时而咂嘴。看完后,费满天的脸上微微沉着了。

    “谁弄的?”看完后费满天看了叶凡一眼,问道。!。

    飞

Ps:书友们,我是狗狍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