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琥珀之剑 > 第二百四十五幕 亡灵北迁,石板战争 下
    有这两个人的帮助,布兰多有理由相信芙蕾雅接下来的一行应该会比较顺利,只要在此之前埃鲁因王国内部不要出现太大的变故。

    而另一方面,梅蒂莎与希帕米拉已经在近一周之前便向他告别,与七极龙王芙西娅一起前往旅法师的试炼场进行试炼,按照邪龙之王的说法,她们有可能赶得及接下来的这场冒险。不过布兰多事先已经告诉这两位小姐,如果她们来不及在试炼完成之后前往亡月内海的中央地区与他汇合的话,那么就让芙西娅带她们一起返回埃鲁因,去帮助芙蕾雅和公主殿下平定王国国内可能产生的动乱。

    因为根据玛达拉女王的说法,巨龙与克鲁兹人的联军在东梅兹遭遇了巨大的失败,虽然具体损失有多惨重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但是俄温洛丝的身故,让此刻的龙族已经失去了它们的最后一位龙王。在这样的情况下,龙族唯一的一位龙王便只有被它们所放逐的芙西娅,如果芙西娅在这个时候返回,说不定真的可以重返龙王的宝座。

    而芙西娅若要前往克鲁兹承担起这个重任,那么梅蒂莎与希帕米拉与她就刚好顺路。

    最后,安德莉亚、银精灵要与迁徙的亡灵同行,剩下可以和布兰多一起完成任务的便只剩下凰火、房奇、德尔菲恩几人,而柳先生因为必须要与玉凤一脉皇女同行的缘故,也选择了参加此次行动。至于房奇身边那些原本属于鬼车的人,布兰多则将之遣散,少数几个长老,则交给玛达拉的女王陛下,让她看管监视起来。

    唯一的例外是玛格达尔公主,本来布兰多想让这位公主殿下与勃兰克一起返回埃鲁因,再想办法从埃鲁因返回安妥布若公国。但没想到安德莉亚却建议让他带上这位公主殿下同行,偏偏玛格达尔公主自己也表达了这样的意愿,据说是和她的身世有关。这个理由布兰多无法拒绝,只得同意,因此她此刻才会出现在这支队伍之中。

    事实上修女公主自从得到了大地之书后,这一个月以来安德莉亚与她的战争女神同僚们就一直在轮流教导她如何使用‘缔造者’的能力。虽然这位公主殿下几乎从未真正参与过战斗。不过她埋藏在灵魂深处另一人格的本能与记忆还在,学习的进度还算不错,时至今日也算是拥有了足以自保的战斗力。

    只是对于这位公主殿下,布兰多倒是没考虑太多战斗力的因素,只不过因为答应过勃兰克的缘故。所以才没有拒绝。何况对于白银平原的秘密,他本身也十分好奇。

    亡灵之都凋敝破败的情景似乎也影响到了队伍中众人的情绪,除了那次争辩之外,一路上都没有太多人说话。房奇时不时将玉珑圣剑从剑鞘中拔出来,细心地擦拭一番,显得有点无所事事的样子。柳先生一言不发,神色肃穆,和平日里到没有太大差别。

    玛格达尔公主与凰火都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只不过前者显然是为了自己的身世,而后者则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反复所听到的关于黄昏之战的传说的缘故。

    无论如何。这位玉凤一脉的皇女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她所心系的,除了自己的修行之外,还有九凤王国的未来。

    很快,队伍便抵达了亡月圣殿。这座圣殿看起来比几天之前更加令人触目惊心,这座圣殿曾经是永亡之城内最高大、最雄伟的一座建筑,但此刻几乎已经看不到往日那种肃穆、神圣的气息,圣殿的主体几已经坍塌殆尽,只留下一片单薄的断墙残垣摇摇欲坠,仿佛只要有一阵风吹过。随时都会轰然倒塌。

    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废墟,只有少部分偏殿的建筑群能够存留下来,但大都受到了极严重的破坏。要不是表现出现了一道道可怖的裂痕,要不就是内部的支撑结构已经出了问题。整座建筑虽然外表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地基其实已在向一个方向隐隐偏斜。

    冥思圣所所在的偏殿便在其中,因为玛达拉女王早已料到亡月女神的堕落与降临,所以在修筑传送阵之处就已经用魔法阵加固过此地,所以冥思圣所所在的建筑群此刻反而是整座圣殿中保存最完好的一处。

    黑骑士禁卫此刻正在这座圣殿外围巡逻,这里是亡月女神降临的中心区域。但因为有些强力的亡灵生物的缘故,这里的邪神子嗣反而是最少的。事实上在经过几天的激战之后,大部分邪神子嗣都被驱赶到了城市的东面,否则在这里也看不到如此多的难民。

    因为玛达拉女王随行的缘故,黑骑士禁卫对布兰多一行人不闻不问,一行人很快鱼贯进入冥思圣所之中。一周之前德尔菲恩所见的那座还未完全建成的祭坛此刻已经竣工,布兰多穿过冥思圣所内的庭院,便看到了那座传送门,它看起来与炎之圣殿的火焰之扉有不少异曲同工之处——一座环形的拱门矗立于祭坛之上,拱门上布满了个各式各样的花纹,以布兰多的元素使等级,对这种程度的魔法符文显然是一个大字也看不懂,不过空间魔法大多大同小异,因此就算和炎之圣殿的传送门一模一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注意到此刻这座祭坛周围已经再看不到几天之前所见的那些亡灵与熊地精工匠们的身影,只有二十二位身披黑袍的巫师围成一圈,各自手持骨杖,这些人显然就是待会儿主持发动法阵的巫师们。

    玛达拉国内没有克鲁兹帝国大圣座瓦拉那样的绝世高手,要发动这种程度的传送阵,只能依靠数量。布兰多一眼就看出这些黑袍的巫师皆是巫妖,而且每一个至少都有元素开化甚至真理之侧以上的实力。

    这些巫妖的实力在玛达拉也算不上顶尖,甚至连够上上层战力都勉强,玛达拉女王将它们留在这里,显然是心存了万一发生意外,可以舍弃的想法。从这一点上布兰多再一次感受到了亡灵们的行事风格——冷酷而直接。

    事实上布兰多在元素疆界之外时就已经体验过了一次远距离传送,而且亡灵们所构建的这座传送门是一座定向传送门,甚至比梅蒂莎她们在鲁施塔所用过的那个不定向传送门还要稳固安全得多,更不是他直接穿越空间乱流的那种坑爹传送可以媲美的。

    因此布兰多到并没有表现得多紧张,直接走上了传送祭坛。然后是凰火。她作为玉凤一脉的皇女对于传送显然并不陌生,也从容地跟着自己的老师走了上去。房奇、柳先生与德尔菲恩表现得也颇为镇定,倒是经历过一次远距离传送的玛格达尔公主显得有些紧张,脸色显得有点苍白。布兰多小声安抚了她一句,暂时转移了这位公主殿下的注意力,才让她镇定下来。

    众人都走上祭坛之后,玛达拉的女王陛下才抬起头来,开口道:“临行之前还有没什么想说的。我必须提醒你们,这一行的危险无法预料,我不保证你们能够活着回来,事实上我还有另有一套计划,如果你们无法返回,我也有应对的手段。”

    布兰多知道她说的是白与埃希斯之间的约定,但他还没开口,他身边的宰相千金便微笑着回答道:“女王陛下,既然危险无法预料,那么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玛莎大人庇佑着我们。”

    玛达拉女王冷漠地摇了摇头:“布罗曼陀黑玫瑰的意志是,如果有机会,有价值,哪怕是再大的代价我们也愿意承受,对于亡灵来说,没有什么比永亡更加可怕,但即使是永亡,我们也能从容面对。然而对于你们这些脆弱的种族来说,你们无法理解我们的冷酷不仅仅是对别人,对自己也是一样。我们不会留下任何遗言,因为那毫无意义,但我想你们可能会有多余的要求——”

    “女王陛下,请收回你的话。”凰火昂起头,坚定地回答道:“玉凤的传承者一样有勇气面对一切,哪怕是死亡,否则就不会选择这条道路。”

    “但死亡并不可怕,小姑娘,你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一点。”玛达拉女王答道。

    布兰多眼见这争执要没完没了。皱了皱眉打断这位女王陛下道:“遗言还是留给其他人吧,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女王陛下。”

    玛达拉女王目光重新回到他身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说。”

    “对于玛达拉来说,如果你们向和圣奥索尔与法恩赞和解,其实有一个比埃鲁因人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你是说布加人?”玛达拉女王仿佛对于这个问题早有所料。

    布兰多点了点头,这其实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他把这个问题一直压倒最后才问出来,虽然心中已隐有猜测,但他还是希望从对方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殒月之灾后,布加人便失去了他们在天空上的国度,现在大陆之间传递信息的速度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更慢,布加人也难以向过去那样通过他们的监察点与浮空城之间来回传送,因此他们未必来得及知道此刻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玛达拉女王答道:“但这只是其一,其二是布加人与风精灵的关系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什么意思?”布兰多心中隐隐一动,问道。

    “布加人本来与四大帝国就隐有冲突,无论是克鲁兹人还是法恩赞人或者风精灵,都不会乐意有人高高在上对他们指手画脚。而且在殒月之灾之前,布加人其实就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回到大地之上,为了争夺石板,与风精灵和法恩赞人之间产生了不少摩擦。”

    “事实上就我最后得到的消息来看,布加人的一支正和风精灵处于交战的状态,虽然还没爆发全面的战争,但风精灵未必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相信他们的敌人。”

    布兰多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历史虽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偏差,但至少在这一刻,它还是固执地维持着自己的惯性。

    石板战争还是爆发了,历史上布加人与风精灵之间的摩擦,便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线。但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更加严重的事情发生。

    听完玛达拉女王的话,布兰多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如果陛下真有心于与风精灵、法恩赞人和解,并且希望对抗黄昏之龙的话,我有两件事必须告诫陛下。”

    “哦?”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绯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